奥飞娱乐遭遇业绩滑铁卢 玩具行家为何玩不动了

奥飞娱乐遭遇业绩滑铁卢 玩具行家为何玩不动了

2020年10月31日 09:33:52
来源:北京商报

三季报业绩披露期已临近尾声,奥飞娱乐也于10月30日晚间公开了2020年三季度报告,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一栏为负数,以及作为历年重要收入来源的玩具销售也出现部分业务业绩下滑的情况,意味着奥飞娱乐正面临着自身的发展挑战。从玩具制造商到布局内容上游,再到将视野瞄向涵盖影视、游戏等更多元业务的泛娱乐,奥飞娱乐从未掩饰过寻求更大发展空间的目标,但今年以来持续业绩亏损的处境也成为该公司不可回避的一道槛。

净利同比减少139.12%

据奥飞娱乐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1-9月,奥飞娱乐共实现营业收入17.62亿元,同比减少14.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4635.8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39.12%。

今年以来,奥飞娱乐便一直陷入亏损处境中。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奥飞娱乐的营收与净利双双同比下滑,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930万元。而截至今年上半年,奥飞娱乐的亏损数额并未缩减,并增加至4996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5.08%。尽管在今年三季度,奥飞娱乐在单季度实现盈利359.9万元,但盈利规模却未能弥补今年前期出现的亏损,使得净利同比大跌的情况持续出现。

对于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变动的原因,公告显示,主要是报告期内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转让嘉佳卡通投资损失所致。

除此以外,奥飞娱乐曾在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提到,一方面受到新冠疫情带来的相关影响,公司玩具等涉及到线下终端销售的部分业务业绩下滑;另一方面,公司为了响应国家政策,嘉佳卡通要达到国有资本必须控股51%以上的相关要求;以及为嘉佳卡通引入能带来更多合作资源和渠道的战略合作伙伴,公司于2020年5月转让嘉佳卡通16%股权,该交易产生投资损失1469.23万元。

玩具业务摇摆不定

从奥飞娱乐描述业绩的一系列文字中可以发现,玩具销售成为少数被明确提及业绩下滑的业务。或许在部分人看来,如今奥飞娱乐已是一家泛娱乐公司,玩具相关业务给公司带来的影响也被缩减。但实际上,玩具销售仍是奥飞娱乐收入来源的大头,每年可带来超10亿元收入,并在公司整体营收中占比近五成。

据东方财富网资料显示,2018年和2019年,奥飞娱乐的玩具销售业务分别实现收入13.78亿元和12.62亿元,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48.51%和46.29%,是报告期内的第一大收入来源。而在2020年上半年,玩具销售业务共实现收入3.91亿元,虽然占比降至35.92%,但仍是仅次于婴童用品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且收入规模远超影视、影戏等其他业务。

“若某一项业务的收入占比较高,一旦经营出现问题,势必会影响到公司整体的业绩表现。”在数字文创产业智库研究员李杰看来,奥飞娱乐玩具销售收入占比为近五成,虽然未达到部分公司单独一项业务收入占比达七八成这么高,但由于是第一或第二大收入来源,因此带来的影响也不能小觑。

值得注意的是,奥飞娱乐在2018年出现的全年业绩亏损超16亿元和2019年业绩反转盈利1.2亿元,同样也与玩具业务有着一定联系。据2018年年报显示,当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年底计提资产减值约14.95亿元,同时玩具业务“陀螺”等项目销售不达预期等。而对2019年经营业绩反转,原因为报告期内公司战略性地主动调整玩具业务品类结构,原潮流品类占比下调;以超级飞侠为代表的头部IP持续保持高热度;婴童用品业务同期对比实现较大增幅等。

对于今年旗下玩具业务业绩下滑,奥飞娱乐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公司的玩具业务来说,今年的特殊时期使得以线下为主的销售渠道的不确定性增加。受疫情影响,国内线下渠道的恢复速度相对滞后,到了7、8月暑假才恢复到去年同期的七成。

转战游戏难挽狂澜

近年来,奥飞娱乐也在试图布局更多领域而寻找新的发展空间,市场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的游戏行业成为该公司的目标,并不断深入布局。

公开资料显示,因看好移动终端游戏行业的发展及未来的扩展性和行业性机会,奥飞娱乐于2013年开始布局游戏业务,并选择资本并购的方式将多家游戏公司纳入怀中。通过不断的“买买买”,奥飞娱乐持有的游戏公司数量不断增加,截至2018年底,旗下游戏相关公司的数量便已达到至少17家。

此后,奥飞娱乐继续布局游戏相关业务,其中在今年10月,奥飞娱乐曾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公司目前已在游戏、服装、手办、盲盒等多个领域找到合作伙伴,并陆续推出相关产品。

但游戏给奥飞娱乐带来的收入却相对有限。据近三年财报显示,2018年和2019年游戏类业务只为奥飞娱乐带来7391.10万元和8268.12万元的收入,在公司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仅为3%左右。此外在今年上半年,游戏类业务则实现收入3365.43万元,占整体营收的3.09%。与此同时,面对游戏行业监管调整和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背景,奥飞娱乐发展游戏业务也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不可否认的是,伴随着线上娱乐的需求爆发,游戏等业务成为当下的热门领域,市场规模持续增加,但要想获益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游戏行业分析师赵勇看来,从近两年部分游戏上市公司出现业绩上下波动或大跌就能看出,游戏市场火热但钱没有那么好赚,虽然能看见爆款游戏产品短时间流水便能破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但没看到的是背后还有许多游戏迟迟看不到曙光。

跟风扩张存隐患

回顾奥飞娱乐上市之初,该公司一直头戴“国内动漫玩具第一股”的光环,如今,泛娱乐则成为公司的关键词,迈入影视、游戏、早教等更多领域。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现阶段不少公司均会拓展旗下业务,以寻找更多盈利渠道来扩大发展空间,这条路本身并没有问题,热门领域也往往成为相关公司选择的目标,但与热点相伴随的也经常是激烈的行业竞争,势必会面对风险,需要做好决策和相关准备,并保证自身核心业务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从玩具背后的消费潜力以及多家行业公司实现业绩上涨的情况来看,奥飞娱乐的老本行实际仍具有较大的潜在空间。

以旗下拥有芭比玩具的美泰为例,该公司于日前公布了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由于受到芭比娃娃的强劲业绩带动,三季度公司总营收增长10%,净利润则达到3.16亿美元。且该季度芭比娃娃的销售同比增长29%,是至少20年以来芭比娃娃收获的最高季度增长。

另一家玩具公司乐高则在2020年上半年财务报告中指出,与2019年同期相比,集团收入增长7%至157亿丹麦克朗,营业利润增长11%至39亿丹麦克朗;报告期内,集团零售额同期增长14%,集团现金流达41亿丹麦克朗。

而从公开信息中可以发现,奥飞娱乐也对玩具业务存有较大的扩张野心。今年5月,奥飞娱乐曾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告,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公司总股本10%的股票,筹集金额不超11.02亿元,并拟投3.56亿元用于玩具产品扩建项目。

面对当下的发展环境,奥飞娱乐方面表示,线上对玩具业务来说,成为不可逆的趋势。疫情期间,公司的玩具业务也进行了迅速且及时的结构调整,鼓励全员向线上业务转型,学习线上内容营销新方法。其中,在运营方面,公司旗下奥迪双钻旗舰店由代运营转为自营,夯实2C基础实力;同时,启动线上内容营销,搭建自有的短视频矩阵,先后与薇娅、罗永浩达人展开合作;此外,针对适合线上业务的品类进行爆品策略,如维思积木、轨道车等。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