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越野跑中,回归跑步的本质

八百里征途
2020-12-25 11:19 来自甘肃省

生活就是如此的神奇,跑着跑着就不知道跑向了何方,一道再一道的重复,一次又一次的出发,越野跑把我们带向了生活的终极意义但每次又将我们带回了起点。在山野自然中多了几分探索未知的性质。越野跑将跑步这项运动带进人类本能领域,那种探索与挑战极限的本质。

跑,就是跑,倾听心灵的声音无关环境如何,别人说什么,想什么,我自坚守本心,与心同行。所有的荣耀,痛楚都是与奔跑同行的。越野跑大概是跑步的终极版本,因为它昭示了跑步的又一层意义,从儿时流连山间的喜悦,到如今在大山大河中奔跑。

距离不是决定性因素

对于跑步而言,大家首先都会关心的是距离与跑量。从不同的5公里,10公里直到马拉松项目的成绩,我们大概能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选手,他的水平究竟如何。凭借这些量化的指标来判断一个选手的水平如何还是比较靠谱的。

但是也没必要一定要将一场比赛的成绩单独拎出来说事儿。因为赛道总是在变的,心态也在变。同时对于越野跑来说,涉及的路况多样,比如有台阶,草地,溪涧,林道等等。即便是不论科技还是服务质量都极大提升的这两年,我们可以通过手表看到我们的配速是多少,路况现在是怎样的,但这些具象化的数字也不能完全说明什么。

因为赛道的不同因个人的技术特点导致发挥不一样;正如这几年兴起的高原越野赛,高海拔对跑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可能上一分钟还沉浸在多巴胺的兴奋,下一秒高海拔令你的跑步能力被不成样的削弱。如同我们多彩的生活一样,越野跑要面对许多事情,有长度、路况、累积爬升要素、高海拔甚至一些看似简单的温差、饮食、昼夜颠倒等来的环境要素的冲击要大。所有这些都带给越野跑一个特征:不确定性。这也是此项运动的魅力所在。跑者正是在这种未知中不断前行,不断成长。

回归初心,向山而跑

路跑中,配速,步频,心率这几词一定是被提到最多的。配速的概念即多少分钟跑一公里,经常被跑友用数字简化,比如 510,就是 5 分 10秒 / 公里,很多老派训练书籍还坚持使用多少分钟 / 英里的计量单位。马拉松比赛想跑得好,基本上是稳定的配速,心跳和步频所带来的平均功率输出。把身体跑成一个不断运转的机器。

有时无法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因为若是一会快一会慢很有可能会“撞墙”。有时这些数据显得无法让我们跑得随心所欲,离开了他们跑步似乎变得没有了头绪。

想起最快乐的时光还是小时候与家人在山中行。越野跑显得是更贴近内心与自然设定,因为它更全面,倾听身体的感觉总是没有错的。不能说越野完全没有配速步频概念,只是实际情况决定了你无法一直控制,毕竟人的心态与赛道是一直在变化的。一个配速4分内的长下坡可能让你心跳达到90%Max(最大心率的90%),而极陡上坡很可能要花上 20 分钟 / 公里甚至比平日散步还慢,相差如此之大,加上地形复杂,泥路,碎石、台阶,树干,自然沟渠……根本无法也没什么需要再去盯着数据盘。

如同我们无法预测哪种礼物能讨好女朋友一样,这种时候不如倾听“心”的声音与山野的呼唤,面对激动的下坡,你的荷尔蒙告诉你该加速了。同样的,对于显得枯燥的爬升,你疲劳的肌肉告诉你慢些缓一点,也欣然接受。

训练上尊重自己

堆跑量对于马拉松这种需要平稳输出的项目重要性对于各个国家的运动员或是爱好者重要性不言而喻。马拉松训练基本上已多种多样以“跑”为基础的训练,而世界级顶尖选手据说每个赛季不会比多于三场比赛。这种方式有它的意义,因从近两年的趋势来看,人类全马破“2”也是能达到的。

对于马拉松而言,只要你按照你的配速跑,能保持住。并且平时各种训练方式的组合保证你达到想要的目标,稳定的训练能力决定了可预测路跑成绩。从这点上讲,路跑的可控性更强,从起跑那一刻大概就知道了自己的最终成绩。

鉴于前两条,标化数据与实际跑山并无太大关联,我们基本可以知道,越野跑的训练一定比路跑多样化的多。越野跑的训练都是十分有个性且符合自己接受程度的。我的朋友圈里有每天跑步机上刷上几十公里外加爬十几趟楼梯的大神,当然我也见过每周跑步也就2-3次,其余时间都在练专项力量或是做复合训练的精英级别选手。

但是有一点已基本成为共识的是实战情节及对实战的心态,到山里,去实际的路线去跑,一个是野外自由度高,一个是有些问题不到实际场地是无法模拟的心态,何为神奇的离心力?比如很多把脚磨出水泡了怎么处理;扶膝盖还是拄登山杖;某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隘口得两脚并上的等等。

人对于陌生环境会变得精神集中和更加小心。这也是为什么越野跑实战的比例显著增加。越野跑选手会多参加比赛,经历的路况、环境越复杂,应对各种特殊情况就越有谱。当你跑遍各大山头地貌,有了庞大的经验体系,应对不同路况环境时心态也就越来越淡定了。

感受更加丰富真实

离开了城市的狂欢与荷尔蒙的麻痹,每完成一次越野赛都会带给我们新的体验。越野跑能让我们享受独处,离开了人群的喧嚣,随心所走。但跑者依然是寂寞的。我们尊敬的那些完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耐力赛的选手,他们的内心真如常人所说那么强大吗?其实他们只是学会了如何与孤独相处,对于孤独带来的痛苦甘之如饴。

雪山下黎明,午晕,黑夜,当一个人享受万籁俱寂时,呼吸,脚步,泥土磨砂,似乎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远处雪山熠熠生辉,一座座高耸的雪山模糊了轮廓...

群山深处仿佛被世界抛弃的角落,看似是孤独编织的牢笼,实际上珍藏着内心的栖所。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