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学者:中国非常重要 韩国扩大平衡战略不可能对美一边倒
资讯

韩学者:中国非常重要 韩国扩大平衡战略不可能对美一边倒

2021年02月23日 16:34:12
来源:新京报

稳定的中美关系有助于朝鲜半岛和平以及韩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韩学者:中国非常重要 韩国扩大平衡战略不可能对美一边倒

受访者:李熙玉(Lee Hee Ok)(成均馆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兼任成均馆大学国家战略大学院院长、成均馆大学成均中国研究所所长)

新京智库特约访谈员:钟飞腾(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中心主任)

李熙玉,韩国最有代表性的中国研究专家,被称为韩国的“中国通”,出版有关中国的著作40余部,其担任所长的成均中国研究所也是韩国规模最大的中国研究机构。

李熙玉长期担任青瓦台(总统府)南北首脑会谈顾问、南北关系发展委员会民间委员、韩国外交部、统一部、首尔市、京畿道等部门或地区机构的政策顾问等职位。在韩国政学两界影响力颇大,同时与中国学术界交往也很广泛。

2016年李熙玉出版的《一带一路摘要》是韩国第一部介绍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专著,反映出其学术敏锐度和对中国发展成就的赞赏。

在2020年10月出版的《成均中国观察》中,李熙玉整理了中美关系背景下中韩关系数十个争论焦点,并给出了两个基本判断:第一,相比中韩双边关系,更能影响中韩关系的是与中美关系相关的因素。第二,在中美战略竞争态势下,韩国的谨慎策略是“一事一议的支持”。

我们的访谈就从韩国最为关注的美国政府变化开始。

气候问题可能是中美两国寻求合作的重要机会

新京智库当地时间2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称拜登在总统就职首日签署了重返《巴黎协定》的行政令,美国正式再度成为《巴黎协定》缔约方。拜登入主白宫一个月来,已签署数十项行政令,在内政外交等领域进行改革,撤销前任总统特朗普的多项争议性政策。拜登政府清算特朗普“政治遗产”意味着什么?这些行动会取得多大效果?

李熙玉:拜登政府第一个履行公约就是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并通过这种方式,消除以非科学方式应对新冠疫情和气候、环境问题的“特朗普方式”,从而向国际社会展示新的美国领导力。

换句话讲,拜登政府克服特朗普式的“粗暴的美国优先主义”,展现了立足于同盟体系和多边主义的“成熟的美国优先主义”。今后,拜登政府为实现气候变化目标,可能要求盟国提出各自的碳排放减少目标。尤其是,拜登的气候变化政策,不是通过关税等引起贸易纠纷的特朗普方式,而是通过确保低碳、太阳能发电、氢动力汽车等绿色产业的霸权地位来实现,并试图扩大国内就业机会。同时,中美两国作为世界碳排放大国,都关心全球气候变化,所以有可能提供给两国寻求合作的重要的机会。

拜登政府将全面纠正美国的亚太战略

新京智库中国很多学者认为,拜登在亚太政策中起用了很多熟悉本地区事务的官员。近期,拜登提名坎贝尔(Kurt Campbell)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的“印太协调员”,此人撰写过多涉及国际关系、亚太事务的专著,也被认为是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设计师。拜登政府起用奥巴马时代旧臣,你怎么看?他会继续推动特朗普时代的印太战略吗,还是说拜登打算开启“亚太再平衡”2.0版?

李熙玉: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表面上是欢迎中国的崛起,但实际上是立足于有能力管理中国崛起的接触战略(engagement)延伸。与此相比,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政策缺乏战略上的一惯性。拜登政府将基于对中国追赶的焦虑感、部分核心技术差距的缩小等,通过吸取对华政策的失败教训,全面纠正美国的亚太战略。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拜登政府的政策团队有接触、对抗、竞争等三种政策基调,但拜登就选择了竞争。从这一点来讲,是明显区别于过去的政策。实际上,被认为“中国通”的坎贝尔将就任“印太协调员”,他就已经明确主张战略竞争论,所以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不能简单认为是奥巴马时期“亚太再平衡”的2.0版。

中国的作用非常重要,韩国不可能对美一边倒

新京智库在特朗普时代,人们的一个普遍印象是,美国政府不太重视盟友,而拜登被认为是传统的政治精英,是建制派(The Establishment)的核心成员,自然也会重视盟友。事实上,拜登本人多次强调,他将召开“全球民主峰会”,重振被特朗普破坏的美国民主和民主联盟。对此韩国是怎么看的,拜登的这一策略有助于国际社会应对新冠疫情挑战吗?

李熙玉:美国会努力召开“全球民主峰会”。这是美国向国际社会传递其变化最容易的筹码。但是,在美国国内民主并没有整合的情况下,“全球民主峰会”很难超越外交修辞(rhetoric)变为具体政策,同时,也难以向盟国提供同盟利益(club goods)。

坎贝尔期待韩国加入G7集团的扩大版(D-10)。韩国虽然认同拜登的价值外交,但很难积极参与排斥中国等其他国家的任何组织。其实,民主的本质就是能够提出不同意见的权利。在朝鲜半岛无核化、新冠疫情等非传统安全问题的跨国合作、确保全球供应链等诸多问题上,中国的作用非常重要。因此,韩国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针对个案进行处理或合作,不可能是对美一边倒。

新京智库各方普遍认为,拜登政府虽然执行一种不同于特朗普时期的对外政策,但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上不会与前任有很大的不同。不少人认为中美关系回不到过去。对于韩国来说,如果中美关系回不到过去,该怎么看待未来5-15年内的中美关系?

李熙玉:拜登时期的中美关系不同于特朗普时期,纠纷的战线将从贸易领域扩大到技术、价值、规范、制度等,会出现全方位竞争(competitive approach)的局面。这种趋势在短期内不会结束,所以今后中美关系从过去的“合作中的对抗”将转变到“对抗中的合作”

尽管如此,中美关系不同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已经形成了机制化的相互依存关系(weaponized interdependence),所以不可能出现全面脱钩,因为脱钩会有损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由此,在气候变化、朝鲜半岛无核化、国际反恐等领域,美国可能选择中美合作。这样,拜登时期中美关系就会不同于特朗普政府末期的“新冷战对抗论”。经过拜登政权初期的政策定位过程后,可能出现竞争与合作共存的复杂局面。

韩国方面基本认为今后中美关系将重复合作与对立的复杂局面,而且在地缘政治学、地缘经济学以及地缘文化学等方面重视中国的重要战略地位,所以难以全面推进对韩美同盟的搭乘(bandwagoning)战略。

因此,韩国一方面加强韩美同盟,同时扩大中韩合作,将采取扩大平衡(extended equilibrium)战略,试图为中美关系稳定发挥一定的作用。这是因为稳定的中美关系有助于朝鲜半岛和平以及韩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东亚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相对成功的原因

新京智库美国死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病例数已经超过了二战中的死亡人数。相比之下,东亚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中表现较好,你认为背后有哪些原因?中韩之间围绕应对新冠疫情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今后如何进一步推动东北亚卫生健康合作机制?

李熙玉:我也认为当今是百年大变局的重大时期。新冠疫情并不带来中美关系的变化,而是加快了之前就已经开始发生的国际秩序大变动。

在防控疫情方面,西欧国家为何失败,东亚国家为何相对成功?虽然有多种原因,东亚国家政治文化有自己的特性。在东亚国家出现危机时,对共同体的忠诚(royalty)很强烈,而西欧社会脱离(exit)和抵抗(voice)较强,没能有效地协调国家防疫政策和个人自由权利之间的矛盾。实际上,这些因素有助于危机管理治理能力的有效运用。

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远高于国际合作进展,卫生、防疫部门的跨国合作既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因此,作为东北亚健康共同体,要尽快构建多边合作机制,有必要迅速而有效地应对新冠疫情。同时,为促进国际移动、疫苗和治疗药品的共享以及消除防疫不平衡,应积极推进政府开发援助(ODA)。

韩国有意加入CPTPP参与多边合作

新京智库2020年底,中韩日之间的一件大事是,初步达成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此外,中国表示愿意加入日本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各方目前大体上认为,即便CPTPP修改一些条款,拜登政府也可能缺乏足够的政治意愿参加。最近,韩国也表示有意加入CPTPP。在这种情况下,韩国会如何打算推动加入CPTPP?

李熙玉:RCEP的签署意味着世界最大自贸区的诞生。这不仅有助于亚洲经济的区域内交流与合作,也将为政治合作提供重要契机。虽然是个较低水平的自贸区协定,但在世界贸易大幅减少的情况下,将会为扩大区域内价值链的增长与融合等提供新动力。

当然,CPTPP的动向也值得关注。目前,美国没有明确表示加入,而中国已经表明了加入意向。在过去一段时期里,中国相对更积极推动本国所主导的多边经济合作机制。对CPTPP的加入意愿则表明,中国将更加积极推进开放性多边主义。

CPTPP与RCEP相比,商品领域和投资规范的自由化水平很高,而且包括电子商务、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国营企业、劳动、环境等多领域问题。因此,拜登政府未来有可能重新加入CPTPP。

韩国并不仅仅关注哪一方主导,而是更希望参与多边合作。从这一点来讲,韩国并不是基于战略上的模糊性,而可能是更强调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

中韩经济从互补性关系向竞争关系转变

新京智库我们注意到,最近一些国外智库报告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将于2028年超过美国,而美国再次反超中国可能是到2050年以后了。在这样一种发展前景下,韩国政府会制定一种什么样的战略?

李熙玉:目前,中国的综合国力在迅速上升。虽然在人均GDP和综合国力等方面,中美的差距仍可能维持很长时期,但如果考虑到中国在新冠疫情防控过程中所显示出来的经济恢复力(resilience)、增长潜力、规模经济、科技的融合及整合能力等诸多因素,中国的市场规模和可持续发展将会给韩国经济同时带来重大机会和一些挑战。韩国作为中国邻国,在现实上,韩国企业既不可能回归本国,也不可能转移到其他邻国的情况下,中韩经济从互补性关系正在向竞争关系转变。

因此,韩国如何将挑战因素化为合作,并克服排斥性逻辑,创造出能够合作与携手的逻辑,将会是韩国所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从根本上讲,韩国将积极推动朝鲜半岛和平进程,通过构建半岛经济圈,促进地区的共同繁荣,同时为迎接第四次产业革命,通过新的创新战略,努力开拓韩国的可持续发展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