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警示伊朗,为啥空袭叙利亚境内目标?
资讯

美国要警示伊朗,为啥空袭叙利亚境内目标?

2021年02月26日 19:49:19
来源:新京报外事儿

当地时间2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对叙利亚境内的“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目标”发动空袭。美联社指出,这是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采取的第一次军事行动。

尽管空袭发生在叙利亚境内,但是美媒表示,此次军事行动的目标意在警示伊朗,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军事回应”。原本在拜登就职美国总统后,国际社会均对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抱有极大期望,如今美伊关系又生变故,中东局势再次搅起风云。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谴责美国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动空袭,要求尊重阿拉伯国家的主权。

据《人民日报》报道,2月2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回应美军对叙利亚境内设施发动空袭,汪文斌表示,“中方注意到有关的报道,我们呼吁有关各方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避免给叙利亚局势增加新的复杂因素。”

美军空袭叙伊边境地区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25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发表声明表示,当天早上,他曾与拜登通话,拜登授权空袭了位于叙利亚东部的多处设施。BBC报道称,空袭已致17名武装人员死亡。

2名美国政府官员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表示,此次空袭摧毁了位于叙伊边境检查站点的多处设施,这些设施属于由“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包括“真主党旅”“赛义德烈士旅”。

美军对叙利亚境内的“受伊朗支持的武装目标”发动空袭。/美联社报道截图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官员表示,当天的空袭规模较小,美方在叙利亚与伊拉克边境地区,向一处用于军事人员以及物资运输的非官方过境点投掷了7枚500磅的炸弹。

叙利亚军方消息人士也证实,当地时间25日深夜至26日0点左右,位于叙利亚东部叙伊边境地区的阿布卡迈勒口岸附近遭到多次空袭。

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表示,此次军事行动是与外交举措共同进行的,美方曾与联军伙伴进行磋商。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5日,拜登曾与伊拉克总理卡迪米通话讨论过此次空袭。

错综复杂的四方关系

美军为何突袭叙伊边境?这还要从十几天前说起。

当地时间2月1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首府埃尔比勒遭数枚火箭弹袭击。美军主导的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国际联盟驻地附近被击中,一名国际联盟承包商员工死亡,另有至少8人受伤。

随后,一个不太知名的什叶派民兵武装“鲜血守护旅”宣布制造了这次袭击事件。本周早些时候,伊朗方面回应称,与“鲜血守护旅”没有任何联系。

尽管伊朗否认,但美方对伊朗的说法并不买账。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明确回应称,拜登下令对叙利亚境内“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目标”发动空袭,就是回应美国在伊拉克目标接连遭到火箭弹袭击,以及美国和联军人员不断受到的威胁。然而就在两天前,柯比还表示,正在调查当地时间2月15日的火箭弹袭击,暂时无法给出幕后黑手的信息。

美军对叙利亚境内设施发动空袭。/ABC报道截图

美国认为此事与伊朗相关,背后存在一定历史原因。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有什叶派的民兵组织,这股军事力量是在打击“伊斯兰国”的过程中,由伊朗革命卫队策划组织起来的。“伊斯兰国”覆灭之后,这股军事力量就处于“尾大不掉”的状态,美国将其统一视为听命于伊朗的组织。但由于其内部体系非常庞杂,究竟这些民兵组织是否真的听命于伊朗,也很难说。

柯比称,“此次空袭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拜登将会采取行动保护美国与联军人员,与此同时,我们采取了审慎的行动,旨在缓和叙利亚东部与伊拉克的总体局势。”

不过,此次空袭的合法性,受到了不少质疑。圣母大学法学院教授玛丽·埃伦·奥康奈尔指出,空袭违反国际法。

美军在伊拉克受到火箭弹袭击,为何选择在叙利亚境内予以还击?对此,《纽约时报》分析称,这是为了避免与伊拉克政府产生外交纠纷,因此美军刻意在叙利亚这一侧实施空袭。

负责中东事务的前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米克·马尔罗伊认为,“(美军)此举是为了避免给伊拉克政府带来问题,因为伊拉克政府是美国继续打击ISIS势力的关键伙伴。”

专家称空袭不会过多影响《伊核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空袭就在拜登试图向伊朗敞开外交大门后不久。

此前,欧洲联盟提议举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参与方非正式会谈,以推动美国和伊朗重回协议轨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发表声明称,美国将接受欧盟的邀请,与《伊核协议》参与方讨论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伊核问题。然而此次意在警示伊朗的空袭事件,再次为中东局势的走向打上了一个问号。

一名匿名美国政府官员对路透社表示,拜登采取空袭的决定释放出了一个信号,即尽管美国希望惩罚民兵组织,但并不希望当前局势演变成更大的冲突。“拜登面临着一系列的抉择,他选择了最有限的回应措施之一。”马尔罗伊也表示,“此次空袭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避免事态升级,并向伊朗发出信息,即利用民兵作为代理人,是不能逃避责任的。”

在遭受火箭弹袭击后,美军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动空袭。/Politico报道截图

李绍先也分析称,“此次空袭有三个突出特点:报复性、警示性以及克制低调。”他补充称,此次空袭是针对美军在伊拉克地区所遭受袭击的回应,此为报复;空袭在叙利亚境内,但矛头指向伊朗,此为警示;对比特朗普在2017年4月刚上任时对叙利亚发动的空袭,当时动用了上百枚巡航导弹,这次空袭也凸显出拜登的“克制”。

针对拜登选择克制的原因,李绍先认为,这与拜登的中东政策有关。虽然拜登与特朗普相同,美军从中东地区整体性收缩撤退的战略方向没有变,但拜登撤军的时间、规模等具体操作策略会有所不同。拜登认为特朗普“极限施压、全面封堵”的对伊朗政策非常愚蠢,不仅达不到目的,还牵扯进美国大量的精力和物力,破坏了美国与盟国的关系。拜登选择将重返《伊核协议》作为中东战略的抓手,一方面可以限制伊朗的“核能力”,另一方面,能够与盟国在谈判过程中限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势力。

李绍先表示,而如今正是重返《伊核协议》的关键时期,所以美方表现克制,不希望此次空袭对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进程造成大的影响。就目前局势而言,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是大势所趋,只是时间、途径未定,这就需要双方再进行一番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