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价格又见高位 钢铁产业图破资源“命门”

铁矿石价格又见高位 钢铁产业图破资源“命门”

2021年02月26日 20:36:21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2021年2月25日,中国青岛港的澳大利亚61.5%品位铁矿粉价格达到1168元/吨,位于过去一年来的高位区间,上一次铁矿石达到如此高位价格,尚在2011年。

2月26日,一家中国东部沿海某大型钢企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近两年,地缘政治、国际关系、疫情黑天鹅等复杂的外部形势,给钢企原料贸易和出口工作带来显著影响,尤其是疫情对原燃料供应的秩序和节奏影响很大。

在供应端,中国钢企采购的矿山主要分布在澳洲和南美,去年这些地区部分矿山减产甚至阶段性停产,这抬高了市场的紧张预期。

在国际运输方面,上述企业表示,装卸港因防疫需要,效率降低,船期延长,导致供应节奏紊乱。疫情发生后,国内方面疫情控制得力,全面复工复产,需求增加,而资源供给不及预期,这使得,2020年矿价持续上涨,抬高了采购成本。这使得国内钢企不得不强化市场研判,同时实施国内的替代性采购。

但尽管如此,作为最主要原料成本项的铁矿石,依然给强烈倚赖进口矿的钢企带来了沉重的成本负担。

2020年2月中旬,全球四家主要铁矿石公司相继发布业绩公告。过去一年,尤其是过去半年,得益于中国市场的量价齐升,四家铁矿石公司均取得了不俗的利润水平和强劲的现金流水平。

淡水河谷公司2020年下半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达到153.27亿美元。

力拓在2020年的当期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239亿美元,实现同比增长13%,当期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率为51%,当期基本利润达到124亿美元,同比增长20%。

必和必拓在2021年下半年实现经营利润为98亿美元,同比增长17%。当期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147亿美元,利润率达到59%。

FMG销售额为9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4%;铁矿石平均价格达到每干吨114美元,同比增加42%,每干吨利润增加了80美元。由于矿价走高,以及销量的持续增长,过去六个月,FMG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增长了6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7%,EBITDA利润率提高至71%。

但中国钢铁产业的效益增长远不及此。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同比下降7.5%。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重点统计企业利润总额2074亿元,同比增长6.6%。

钢铁产业产值规模大但利润水平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即在于高昂的进口铁矿石成本。国家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1.7亿吨,同比增加9.5%;对应金额8228.7亿元人民币(约合1189.44亿美元),同比增加17.4%。两者均创下历史新高。以此计算,2020年全年进口铁矿石对应单价101.65美元/吨,同比增7.2%。12月当月,对应铁矿石进口单价121.4美元/吨,达到2020年月度最高值。

2月25日,一位熟悉国际矿山企业的业内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海外矿山企业会基于过国际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研判,来制定其投资计划,而其生产运营则需要为其股东负责,较少因国际关系而受到影响。

过去二三十年来,主要的铁矿石输出地一直保持了相对稳定的铁矿石供应。不过,市场的嗅觉却总是极为敏感,中国的铁矿石市场依然会因政治因素、天气因素以及其他偶发因素,出现剧烈反应,这给中国的钢铁行业带来了巨大压力。

鉴于最重要的原料成本项不得不倚赖进口,铁矿石一直是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关注的关键领域之一。过去多年,为稳定中国铁矿石价格市场,该协会从定价机制、下游产能监控、金融期货等多个方面尝试过诸多努力,但由于铁矿石一直以来颇为特殊的供需格局和定价机制,依然难挡铁矿石市场的剧烈波动。

2021年1月2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2020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再次表示,在构建新格局的新形势下,亟需加强铁矿石资源保障和加快完善铁矿石期货相关规则和制度。

协会表示,要从四个方面暴涨铁矿石的供应。一是要加快扩大国内矿供给,将增加国产铁矿石供给作为补短板的措施之一。建议降低铁矿企业税费负担,据协会近期对国内矿山企业的调研,目前税费占收入的比重为17.2%,涉及税费项目有24个。同时,加大国内矿山开采的投资和政策支持力度,加快和简化新矿山开采的审批流程等;二是提高废钢原料的税收问题;三是支持加快海外矿开发和扩产。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权益铁矿石资源量超过240亿吨。工信部提出,要加快推进境外项目的建设,这为进一步加快开发这些资源提供了良好的政策条件。预计在综合施策的作用下,境外资源的开发将提速;四是要加快完善铁矿石期货相关规则和制度。实物交割是抑制期货市场过度投机的重要制度保证,是期货功能有效发挥的前提条件。当前的交割制度亟须加快完善。

前述钢企表示,目前钢企的进口矿资源保障能力依然有所不足,优质主流进口矿资源长协矿比例较低,铁矿石社会贸易资源来源不稳定,缺乏资源比较优势,同时未能掌握权益煤炭、焦炭资源。而对于这些钢企的国际贸易部门来说,也普遍缺乏具有国际化视野的复合型人才。

上述企业希望,从国家战略层面加大对铁矿石资源的投资和控制力度,拓展资源获取渠道,扩大进口来源,同时加大国内矿石和废钢资源开发和利用,加快解决废钢税收问题,从总量上减少对外依赖程度,为钢铁行业的发展提供更为安全可靠的资源保障。

2018年,在全球500强企业中,对比3家矿业公司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和4家盈利能力最强的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浦项制铁、日本制铁、JFE,钢铁巨头的营业收入几乎是铁矿巨头的两倍,但其利润则仅为铁矿巨头的一半,平均利润率不到铁矿巨头的三分之一。但多数钢铁巨头会通过钢铁主业之外的多元化投资来提升盈利水平,以及保障生产的供应。这种投资,既包括对下游产业,如汽车零部件产业的投资,也包括对上游产业,如铁矿业的投资。

前述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在海外建设优质铁矿项目的确可以提升中国钢铁工业在成本、环保等方面的竞争力。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经济始终保持了高速的发展,钢铁产量和铁矿石的需求则一年又一年突破此前的体量。但矿产资源的投资,不仅投资成本巨大,同时投资周期长,需要看到数十年之后,中国钢铁产业的短视,在很大程度上错失了投资上游资源的前期良机,加之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经验的不足,造成诸多投资项目在开发过程中折戟。此后,产业在铁矿石市场每面临高位波动时即颇为被动。

中钢协在1月27日的发布会上分析认为,当前,铁矿石等原料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将极大地刺激去年受疫情影响的矿山产能复产和新项目扩张,预计国内外的铁矿石供给均将增加。同时,在国家提出今年粗钢产量要减少的前提下,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也将相应减少。总体来看,今年的铁矿石供需关系要好于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