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85后刑警办案时从7楼坠下 ICU外这一幕让人泪崩
资讯

杭州85后刑警办案时从7楼坠下 ICU外这一幕让人泪崩

2021年03月03日 07:15:25
来源:中国警察网

“鲍哥!”辅警沈刚大喊一声,探头往7楼楼顶望下去。光线昏暗,他看不清,只有楼底下那件刑警勘查服背后“Police余杭刑警”几个字反着荧光,还有工地废弃物料窸窸窣窣掉落的声音。

楼底下倒着他的同事——36岁的杭州余杭公安良渚刑侦中队技术民警鲍伟杰,一本警官证深陷在泥里。

2月27日下午,鲍伟杰带着沈刚在勘验一起盗窃案现场时,不幸从工地7楼顶楼坠楼。

刚刚,据中国警察网记者了解,目前,鲍伟杰生命体征尚平稳,意识正逐步恢复中,正在等候进一步修复治疗。

(鲍伟杰工作照)

傍晚,他勘查现场时不慎从7楼坠下

几米外的同事想抓却抓不住

这则让人揪心的消息昨天一早就在余杭警察圈里小范围传开。大家都觉得震惊,难以置信。

2月27日傍晚,刑侦大队良渚中队接到良渚派出所通知,辖区某在建工地内十台中央空调内机被盗,损失价值约2万元,需要进一步勘查案发现场。

17时57分,刑事技术民警鲍伟杰带领跟班辅警沈刚赶到现场。案发现场在杭行路某工地某幢2单元7楼,因2单元无法通行,工地报警人带着民警从1单元步行经楼顶到2单元楼顶。

雨天,湿滑的楼顶建设工地,跟随鲍伟杰勘查现场的辅警沈刚只听一声闷响。

沈刚大喊一声,探头一看,随之疯了一样冲下楼,“鲍哥,鲍哥!”

“鲍哥你挺住!我给你打120了!”沈刚一边哭喊,一边朝着电话里说,“人还有声音,还有呼吸!”

“出事前我就在鲍哥身后五六步路,眼看着他掉下去,那一下想抓住他却抓不住......”沈刚说起当时那一幕,止不住地难过, “天色黑了,我在楼顶看不清楚,只看到勘查服背后的Police几个字的反光。再到楼下,他趴在那里,满嘴都是泥,他想出气但出不来……”

“我一直‘鲍哥鲍哥’喊他,就怕他到时候没有声音了。”沈刚说,“我到凌晨三四点,一直睡不着, 闭眼就是那个画面。我配合他工作三年了,如同兄长一般.....”

出事那天他勘查了4个现场

本来第二天要送女儿开学报到

今年36岁的鲍伟杰是刑侦大队良渚中队技术民警。

2007年开始,从余杭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瓶窑中队、余杭中队到良渚中队,一身勘查服、一只勘验箱、一台勘验刑案现场用的相机,从各种错综复杂的刑案现场提取痕迹、比对印证。再还原现场,刻画疑犯,直至抓获犯罪嫌疑人,这就是他作为一名刑警的职责。

鲍伟杰的随身物品被同事们带回了中队办公室里。勘查服肩袖处断裂,满是干了的沙土,相机镜头碎了,机身也沾着土。

出事当天周六是鲍伟杰值班,他勘查了四个案件现场。

前一天,辖区有一起恶性入室案件,案件重大,分局领导高度重视,刑侦大队调集精干力量侦破。鲍伟杰当晚被紧急召到现场,通过现场访问,仔细捕捉过程中的细节点滴,最后通过认真细致勘查成功采集到关键痕迹物证,公安机关随即于周六凌晨在杭州东站抓获嫌疑人。从案发到抓捕归案,不超过12小时。根据嫌疑人交代,周六一早,鲍伟杰就到辖区一河边辨认丢弃作案工具的现场。

下午,他又去勘了两个现场,一起入室盗窃案,以及一起工地电缆线被盗案。一直忙到傍晚4点多,鲍伟杰刚回中队吃过晚饭,就接到了这起在建工地空调内机被盗的案子。

同事说, 星期天鲍伟杰不值班的,本来要送三年级的女儿开学报到,“他还说周日先早一点陪我们去河边打捞作案工具,他周六下午去看过现场点位的,就是不放心,怕我们找不到打捞位置。”

一年勘查近300起现场

远超同岗位平均量

同事眼里,他爱较真,肯钻研

爱较真、肯钻研,在枯燥的刑事技术员岗位上一条道走到底,就是大家对鲍伟杰的印象, 跟他的微信名字一样:“一条道”。

在去年的一起命案现场,鲍伟杰面对如“垃圾堆”般凌乱的现场,前后进行5次复勘,成功取得了犯罪遗留的各种物证及痕迹。

去年一起抢劫案,鲍伟杰在现场周边大范围搜索,在辖区苕溪边搜集到粪便、纸巾等物,支持一线办案民警及时抓获罪犯,充实了破案证据。

2017年夏天,鲍伟杰接到一起盗窃高山基站的案子,近40度的高温天,他和辅警弃车爬山。基站内部温度50多度,他一待就是一个多小时,从头到脚被汗水浸了个透,直到成功提取到关键痕迹物证才浑身“清凉”。

前年年底,鲍伟杰结合十多年刑事技术工作经验,撰写的论文《犯罪现场勘查详解》被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录用,“他相当于把接触性案件的现场勘查整一套流程做了一个梳理,综述性强,也相当有实践指导意义,这个在我们整个刑大也很少见。我都不知道他偷偷摸摸在钻研写论文......”副中队长阮杭华说。

2020年勘查现场共计280余起,命案1起,非正常死亡52起,共计破案48起......这个量,远超全市技术民警人均勘查案件数量。

她从未想过与丈夫相隔ICU

“他总说相处时间就那么多

尽量一家人一起吃饭”

鲍伟杰家里两个女儿,大的三年级,小的上幼儿园。

周六傍晚,鲍伟杰妻子小徐正准备去公婆家吃饭,再把孩子接回来准备第二天上学。路上,小徐接到了副中队长阮杭华的电话,“你要有点心理准备,鲍从楼上摔下来了。现在意识倒是清醒的。”

“他每天都要联系我的,中午问我吃了什么,下午问我几点下班、加不加班。那天我一直打不通他电话,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等小徐赶到医院,人没见着,鲍伟杰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了。

浙医一院专家赶往市二医院会诊。 医生初步诊断,鲍伟杰骨盆粉碎性骨折,左腕关节、左肘关节、左肩关节粉碎性骨折、左侧肋骨多发骨折、双侧胸腔血气胸、大脑蛛网膜下腔出血,脊椎骨折,生命处于极度危险状况。

当晚,鲍伟杰出现大出血,血袋一盒盒往ICU里送,小徐和公公、姐姐等亲属以及鲍伟杰一众同事在门外焦急地等。直到凌晨三点左右,出血止住,最危险的一关算是挺过去了。医生走出ICU时,衣服被汗湿了一大片。

小徐一夜没睡。直到次日一早转院时,她见到了丈夫,叫叫他,他努力睁一下眼睛。

小徐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生活里平平无奇的刑警丈夫相隔ICU外,隔着生命中最远的距离。

小徐从事幼教行政工作,鲍伟杰不值班加班的晚上,他常常烧好了菜,一家人一起吃饭,然后洗碗,“他说因为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就那么点,一家人要一起吃饭。”

朋友圈里曾写着

“看过太多生死

健康活着是幸福”

鲍伟杰爱养花,家里有一个大大的露台,种了许多月季、海棠。“我有时回家很累了,都是葛优躺的状态,他总是拉我到院子里去看花,我说累,他就把盆栽都拿到房间来,他说,你看一眼,这是我种的,长得多好......”徐婷说。

空闲时,家里老人把两个孩子哄好,夫妻俩就偷摸着去电影院看一场科幻电影,这是难得的二人世界。鲍伟杰不爱看刑侦片和恐怖片。他说,很容易会勾起一些工作上的片段,不想把那种感觉带回家。

翻看鲍伟杰的朋友圈,他很少晒加班,更多是他养的各种盆栽。徐婷忽然明白,这个闷闷的男人实际上是多么注重生活细节和家庭仪式感。

2019年12月26日,他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感想,并配了一张自己的工作照——

“看了太多的生死,活着是幸运,健康地活着是幸福。总结:健康地活着并能为国家做贡献是我存在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