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又被做空?网友爆料高途课堂虚增80%老师,教师资格证竟男女混淆

跟谁学又被做空?网友爆料高途课堂虚增80%老师,教师资格证竟男女混淆

2021年03月03日 18:14:28
来源:走马企事录

近期有雪球网友爆料,号称拥有名师“天团”高途课堂虚增了80%的老师。

据爆料人称,“高途课堂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说他们有232名持证的教师,他们在官网上列出217名教师,但教育部要求公示师资信息时,高途课堂公布全部的教师数量仅为128名,他们虚增了80%的老师,这显然是证券欺诈,已经保留相关证据并移交SEC,我们还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立即停止交易,我们还要求德勤对这些证据确凿的严重指控进行调查”。

爆料人还表示,随便查询他们网站上列出的教师证信息就发现很多明显的造假,比如:毕玉琦和翟锦鑫的教师编号同为20193702541000033,王彦虎和陈曦的教师编号同为:20196205531000335,明显的造假。

另外12位照片性别和编号代表的性别相反,明显的假老师,分别为:韩逸伦(编号20124106442000101)、褚帅(编号20181370142002366)、潘腾(编号:20113600110320618)、翟锦鑫(编号:20193702541000033)、高明静(编号:20081310142002352)、原赫梓(编号:20082210232000032)、孙丽杰(编号:20082321342000900)、曹云霞(编号:20081310142006066)、李华(编号:20021220430001062)、陈国栋(编号:20081301241005484)、白易秒(编号:20044105321001057)、陈世东(编号:20081100141000775)。

还有三位老师资格类型不符:潘腾(编号20113600110320618,学前班教师资格)、金用存(编号:20142320051012077,中等职业学校教师资格)、张冰瑶(编号:20155000172001067,高等教育教师资格)。

另外,爆料人还称,“只通过证书编号核对性别和他们的教学资格,就找出那么多虚假教师,高途课堂说他们有232名持证教师,但是实际汇报给教育部的有资质的教师只有128名,虚增了104名,还有更多虚假教师已报教育部和证监会,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走马君随后访问了高途学堂的官网(https://www.gaotu100.com/qualification),在师资列表里面共31行,每行6人,最后1行2人,合计是182人,这要低于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跟谁学所说的232名持证的教师,也低于爆料中提到的“在官网上列有217名教师”。

走马君又对爆料内容涉及的几位老师进行了核查,其中共用教师资格证的问题已经解决,翟锦鑫和陈曦更换了教师资格证。

不过在男女性别混淆的问题上依然存在较大漏洞。其中,翟锦鑫由于更换教师资格证解决了这一问题,而爆料内容涉及的其他的老师依然存在教师性别与教师资格证性别不匹配。

跟谁学共遭遇机构15次做空

高途学堂是跟谁学的旗下重要平台,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起初以对接老师和学生的教育O2O平台起家,由于难以盈利,2017年跟谁学开始转型,聚焦C端业务,大力发展K12在线直播大班课。公司于2019年6月在纽交所上市。

目前,跟谁学旗下拥有跟谁学好课和高途课堂两个平台,课程涵盖K12教育、语言教育、职业教育等多个品类,其中高途课堂是其主要营收来源。

2020年2月,针对上市不足一年的跟谁学,美国做空机构灰熊发布了第一份做空报告,此后香橼、浑水等多家国际知名做空机构对跟谁学共进行了多轮做空。

据不完全统计,跟谁学共遭遇15次做空。这些做空机构主要指控跟谁学存在虚增营收、存在刷单造假、利用空壳公司转移成本等问题。

2021年1月28日,高盛下调跟谁学的股票评级,将跟谁学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2月1日,摩根大通也将跟谁学的股票评级从中性下调为减持。摩根大通方面指出,“跟谁学的价格与我们的价值评估间的差距,是我们下调评级的主要原因”。

跟谁学大手笔营销被中纪委点名批评

一直以来,跟谁学的品牌与高途课堂的品牌相互独立,无法聚焦。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坦言,身边很多朋友并不知道高途课堂属于跟谁学。为此,跟谁学在努力纠偏,全力将“高途”这一品牌推向前台。

去年10月,跟谁学将“跟谁学”品牌下的中小学在线课程和服务合并至“高途课堂”品牌。12月底,跟谁学专门举办高途课堂品牌升级发布会。但相比于作业帮、猿辅导、网易有道等辨识度极高的品牌,高途课堂还存在较大差距。

因此,高途课堂也通过“烧钱”的形式快速缩小与竞争对手差距。所以我们也看到,在街边、短视频APP、电视台各大综艺上,都有高途课堂的身影。在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节目中,高途课堂甚至不惜在相声中直接植入广告。

1月,中纪委官网发文,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四家在线教育企业被点名批评,高途课堂赫然在列。此事件后,在线教育的广告投放正在收紧,高途课堂品牌的追赶、跟谁学的扩张步伐势必也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