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围堵经营贷炒房,浙江多家银行收罚单
财经

各地围堵经营贷炒房,浙江多家银行收罚单

2021年03月03日 21:44:40
来源:第一财经

春节刚过,监管的罚单就找上门了。被罚的原因之一,是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处罚的对象,是浙江台州的4家银行。

近日,浙江银保监局官网公布了4份罚单,该局台州分局出具的处罚决定书显示,当地的4家银行,因贷款被挪用炒房、流入股市等原因,被合计罚款331万元,处罚书出具时间为2月22日,公布时间则为2月26日、3月2日。

巧合的是,就在这些银行被罚一天之后,杭州在3月3日发布通知,严禁经营贷、消费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除了台州之外,绍兴、衢州、湖州等地的多家银行,去年底以来,也因同样的原因被监管处罚。同期,因消费贷、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江苏、四川、重庆等地监管也对多家银行进行了处罚。之前,北京、上海、广东已相继出台措施,围堵经营贷炒房之势已成。

随着监管收紧,套取经营贷炒房已非易事。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经营贷利率水平出现上升势头,有银行的经营贷利率已达5%左右,相对住房按揭贷款利率已无优势可言。

围堵经营贷炒房

3月3日,杭州发布通知称,严禁发放用于购房首付款或偿还首付款借贷资金的个人经营性贷款、消费贷款;严格个人经营贷、消费贷真实性审查,加强贷后资金管理,以防范经营贷、消费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在具体的管理上,杭州要求金融机构加强客户资质和信用状况审核,关注客户获得经营性贷款资格的时间、第一还款来源,审慎发放以企业实际控制人身份申请的个人经营性贷款,必要时要求借款人提供纳税信息,不得以抵押物估值代替借款人收入审查,近期申请过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或购买住房的客户,应审慎发放个人经营性贷款;金融机构如发现用借款人违规获得经营性贷款提供“过桥”资金、以“空壳公司”包装借款人资质等行为的中介机构,应立即终止合作。

虽然杭州尚未有银行受到处罚,但台州、绍兴、衢州、湖州等地,已开始围堵经营贷、消费贷炒房,最近几个月,多家银行收到监管罚单,就在几天前,台州4家银行因此被罚。

浙江银保监局信息显示,2月26日、3月2日,平安银行台州分行、天台农商行等4家银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贷款被挪用炒房、流入股市等原因,被监管合计罚款331万元,处罚最重的天台农商行被罚款94万元。

除了台州,1月19日,某国有大行衢州分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股市或证券账户虚增中间业务收入,被罚款95万元,湖州一家银行因违规发放固定资产贷款、贷款被挪用购房被罚款85万元,绍兴则有两家银行各被罚款30万元。

“利用经营贷炒房,主要发生在去年上半年。”浙江某上市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种情况出现后,监管、银行及时调整了策略,去年下半年经营贷炒房就比较少了,但也难以杜绝。

除了杭州,经营贷、消费贷炒房已经遭到监管全面“围剿”。2020年底,央行、银保监会将银行分为五档,设定了房地产、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两条红线”之后,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的房贷额度开始吃紧。北京、广东、上海等地监管近期均下发通知,防范个人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从监管处罚信息来看,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近期未有银行因经营贷、消费贷违规流入楼市被罚。但江苏、成都、重庆等热门地区、城市,监管对此开出了多份罚单。

江苏银保监局信息显示,去年12月以来,苏州、常州的3家银行或相关人员,分别因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执行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用途管控不到位、消费贷款流入房地产领域,两次被监管罚款。四川、重庆各有一家银行,因同样原因被监管处罚。

为何小银行居多?

在银行信贷资金中,经营贷是违规流入楼市的主力,但消费贷的作用也不可小觑。

浙江银监局信息显示,在台州、衢州等地受罚的8家银行,监管虽然没有在违规事中提及经营贷,但7家银行的处罚决定均明确表示被罚原因包括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重庆银保监局近期开出的一份罚单则称,受罚银行的小微快贷产品无法有效管控资金用途,贷款被挪用于购房、以贷还贷、贷款用于给他人提供借款等。

还有多家银行因消费贷用于违规炒房受罚。根据监管信息,苏州一家银行或相关责任人,因个人消费贷流入房地产领域,近期两次被监管处罚。浙江绍兴、四川也各有一家银行,因消费贷违规流入房市而受罚。

从数量上看,近期受到处罚的银行中,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等占据了大多数,而国有大行、股份行则为数不多。

监管处罚信息显示,台州最近处罚的4家银行中,只有一家为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其他3家均为地方性银行,包括一家当地农商行、两家村镇银行。而绍兴、衢州、湖州等地去年底以来受罚的4家银行,除了一家为国有大行,其他两家为城商行,一家为村镇银行。

而江苏因同样原因近期被罚的3家银行中,也有两家是城商行、农商行,只有一家为股份制银行,四川、重庆两地被罚的银行中,亦有一家城商行。

“去年经营贷竞争比较激烈,有些银行完不成任务,特别是上半年,为了完成考核目标,一些银行贷款审核不严,刚好那时候热门城市房价又涨得比较快。”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说,进入下半年之后,随着监管、银行政策调整,类似情况比较少了。

“监管比较关注的是个人通过买‘壳’、‘借壳’,利用没有实际经营业务的企业,贷款炒房,但是一些企业主利用正常经营的企业,套取经营贷炒房的情况也很难完全排除。”上述浙江银行人士说,虽然类似情况难以完全避免,但企业大量套取经营贷炒房的可能性不大。

经营贷利率已涨

即便监管政策没有收紧,眼下通过经营贷、消费贷炒房,已并非一件划算的事。

去年2月疫情期间,为了减小疫情对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的冲击,监管推出了小微企业无还本续贷、减免利息、延期还款等支持措施,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贷款贴息等政策。在此情况下,小微企业经营性贷款的利率低于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利率。此时,恰逢部分城市房价上涨,经营贷逐渐成为一些投机客炒房的资金来源之一。

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扶持政策逐步退出,以及监管严控资金违规流入楼市,部分银行经营贷的利率开始出现上行。

第一财经记者从某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获悉,该行目前的经营贷利率比去年小幅上升了0.1个百分点,如果住房按揭贷款仍然按照4.65%的利率执行,经营贷利率已没有优势。虽然部分经营贷利率可以下调,但对企业资质要求比较高。

上述浙江上市银行人士说,去年上半年,经营贷年化利率可以降到3.4%,最低的甚至在3.3%以下,高的则在3.8%左右,但目前基本要按5%执行,套取经营贷炒房的空间已经不大。“除非是企业特别优秀,或者季末冲业绩的时候,才会下调贷款利率。”

而今年,银行贷款利率上升也将是大概率事件。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3月2日称,因为整个市场利率回升,估计今年贷款利率会有回升和调整。

除此,由于银行在准入门槛、审核标准、贷后管理方面趋严,利用经营贷炒房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第一财经记者此前从深圳多家银行获悉,银行审核时,要严格审核贷款人的经营、收入,是否与贷款金额匹配,贷款用途的监管也更为严格。

“如果自有资金不足,用经营贷炒房的还款压力会很大。”深圳某股份制银行支行行长说,相对于住房按揭贷款,经营贷的期限比较短,即便是分期还款,每次还贷的金额也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自身现金不足的情况下,贷款人将承担极大的资金压力,一旦资金出了问题,风险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