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为何急于搞联盟?樊纲:中国也应该积极“建群”|凤凰《封面》

拜登为何急于搞联盟?樊纲:中国也应该积极“建群”|凤凰《封面》

2021年03月04日 10:37:50
来源:《封面》

迈入“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凤凰网财经《封面》特别推出两会特辑,与多位专家、学者共话新时期的经济形式与社会发展,共同回顾疫情常态化下的经济发展,展望步入新发展格局下的中国未来。

以下内容节选自樊纲:解决科技“卡脖子”要统筹思考 谨防“科技烂尾楼” |凤凰《封面》

嘉宾: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

自动播放

《封面》:在新的双循环格局下,外循环和内循环对我们的经济增长贡献率是一个什么样的比重?

樊纲:我们是大国经济,大国经济永远是国内部分是主要部分。比如以前我们老说出口依存度很高,但是出口依存度指数的分子分母的量纲是不一样的,分子是出国总额,分母是GDP增加值,是在产品当中的增加值部分。虽然出口依存度看起来蛮大,但其实GDP当中产品的增加值占的比重并不高,反而是在国内市场销售的产品增加值占比多。

另外,从经济发展的动力的角度,确实过去我们借助全球化,借助国际大循环加速了发展,而现在,我们要加大国内的循环所起的作用。

这几年过来,我们更加认识到了开放对我们的意义,更加认识到了国外市场对我们的意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更应该看到开放的重要性,建群的重要性,和别人的市场关系越深,大家关系越紧密,越可以使自身在国际上获得更多的商机,所以双循环不等于用内循环替代外循环,它是补上外循环的短板。包括我们加入RCEP,跟欧盟谈的投资协定,在谈的中日韩贸易协议,我们的进博会对很多国家降了关税,我们搞一带一路等等,都是使我们外循环更加充实。

真正的出路在哪儿?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可以接受的而且真正最后可以成为出路的你继续发展,通过双循环你再(发展),“十四五”期间得做好,我们高增长十年二十年,它那个时候遏制不住你了它会来跟你谈谈合作的事情了。

为什么建群比较重要?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重谈北美贸易协定时候就加了一个毒丸协议,就是加入我这个协议了,你就不能再和别的不符合我们这种标准的经济体再建立关系。

如果我们跟别人建群了,加强了双边或者多边的关系,就使它这一条比较难实行了,因为我们是建群在先,你再出一个条款就比较难了,我们现在如果不建这个群,那它搞了很多毒丸条款,就会让你和其他的人都没法再做生意。

《封面》:所以我们赶在别人“服毒丸”之前先去“建群”?

樊纲:赶紧,至少使它这个毒丸条款落实更难了吧?因为它要用更多的条件去游说它的盟友。

《封面》:(通过建群)我们也给这些伙伴国家一点主动性?

樊纲:给他们一些主动性,使他们更难和美国那边建立这种联盟,使他们更有理由不去选边站,这些对我们都是有利的。

所以不是说双循环就不去积极主动地争取国际的战略地位,相反在这种发达国家一个劲儿地嚷,“美国再伟大”,“美国再领导”的背景下,你如果不积极努力,可能你会更被动。

拜登为何急于搞联盟?樊纲:中国也应该积极“建群”|凤凰《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