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连续7年财务造假的“秘密”
财经

中信国安连续7年财务造假的“秘密”

2021年03月09日 08:42:02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2009年至2015年间财报均存在虚假记载,涉及利润总额逾10亿元、投资收益多计3347.98万元,9名高管因此受罚。

日前,中信国安公告了一份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告知书称中信国安2009年至2015年间财报均存在虚假记载,涉及利润总额逾10亿元、投资收益多计3347.98万元,包括董事长罗宁、总经理孙璐在内的9名高管因此受罚。

值得关注的是,现任总经理孙璐自2008年1月8日起就担任总经理,而董事长罗宁自2014年4月9日起担任董事长,在造假发生的2009至2015年间都担任公司领导职务。

资料显示,中信国安的造假主体是一家远在青海的子公司青海中信国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科),后者在11年前定下了10亿元的销售目标,而正是为了完成这一目标,青海国科成为了“造假工具”。

相比康得新破纪录的300亿元造假金额,中信国安长达7年的造假时长同样引人注意,仅次于之前ST抚钢创下的8年造假纪录。

另外引人注意的是,中信国安20年间一直聘用同一审计机构,期间后者曾多次更名、对财报均是“无保留意见”,其中更是有10年的年报签字记录出现了同一注册会计师。

3月8日,中信国安股价低开低走,最终收跌3.60%,股价报2.14元/股,总市值83.88亿元。

青海国科成“造假工具”

根据证监会的告知书,青海国科造假主要是为完成当年10亿元的销售目标,方式则是预售,同时按照10%价格让利和同期商业贷款利率支付客户预付款利息。

青海国科收到客户预售款后,借记银行存款(或应收票据),贷记预收账款,同时虚构货物的销售合同、出库单等资料虚增收入,在账面借记应收账款,贷记主营业务收入,月底将预收账款和应收账款进行对冲核销。

2009年-2014年间,青海国科累计虚增营收5.06亿元,少计财务费用5.07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0.12亿元。2015年1月至6月,又虚增净利润6832.61万元。

具体来看,青海国科财务造假涉及的客户有中农集团、邦力达、四川农资、中农上海、湖北楚丰、安徽辉隆、河北农资、吉林倍丰、广东天禾和江苏永德丰等10家客户。

在实现10亿的销售目标后,中信国安选择将青海国科出售。

2015年,中信国安将手中持有的青海国科股权转让给了中信国安投资,上市公司也在2015年1月至6月确认了相应投资收益,(虚假记载)导致公司当年账面投资收益多计3347.97万元,占投资收益总额的6.24%,利润总额的8.56%。

2004年、2006年,中信国安先后斥资3.61亿元、4.97亿元收购了青海国科51%、46.5%股份,后者拥有青海西台吉乃尔盐湖采矿权,中信国安在2004年财报中称:“该盐湖卤水蕴藏着丰富的钾、锂、硼、镁等高价值元素,潜在经济价值达1700 亿元。”

至此,当时宣称正致力于改进锂离子正极材料生产工艺的中信国安,又借此进军了资源开发业务。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交易的交易对手方正是中信国安大股东中信国安集团。而到了2014年底,已经全资控股青海国科的中信国安开始筹划出售这一子公司,“接盘方”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则是中信国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截至2015年,中信国安已经将青海国科股权全部出售,《财经天下》周刊发现,青海国科两次出售金额分别是10.87亿元、10.45亿元,合计21.32亿元。

通过青海国科,中信国安获得了不菲的利润。根据证监会披露的处罚文件,2009年-2014年间,青海国科账面虚增利润总额分别占到中信国安当年利润总额的30.95%、51.54%、47.24%、154.23%、189.66%、6.56%。

同一审计机构服务20载

上市公司子公司连续7年造假,历年年报审计结论却均是“无保留意见”。

自1997年登陆A股20多年来,中信国安看似多次更换会计事务所,但只是“换个马甲”。

公开资料显示,中信国安2012年以来聘任的会计师事务所是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之前名字虽然不一样,但其实是同一家机构。

2008年12月,已经为中信国安提供8年审计服务的北京京都会计事务所与北京天华会计事务所合并,并更名为北京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

2010年1月,北京京都天华吸收多个会计事务所,并再次更名为京都天华会计事务所;

2012年6月,京都天华与天健正信会计事务所合并,更名为致同会计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人)。

这也意味着,中信国安表面上几次更换事务所,但实际负责公司审计的仍是原班人马,比如公司2011年、2012年年报审计机构名称不同,但签字会计师均为王娟。2005年-2019年15年间,签字注册会计师钱斌的名字出现了10次。

“连续审计会使得审计与被审计双方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但更可能影响到审计的独立性,出问题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知名财税审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审计师丧失职业道德,可能就会视而不见,甚至共同合谋。一旦获取了证据,对审计师的处罚会很严重,甚至会被刑事处罚。”

按照证监会计字[2003]13号规定,同一上市企业签字5年以上的签字注册会计师必须轮换,在2年以内,不得重新为该上市企业提供审计服务。也就是说,每隔2-3年就出现的钱斌做到了“精准”保证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

近年来,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也因审计工作违规多次受到处罚。2020年3月,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因太化股份(600281.SH)2014年年报披露违法违规、财报审计时未尽勤勉尽责义务被证监会罚没120万元;同年9月,因雅迅网络IPO(已终止)审计项目违规而收警示函。

60万罚单或不是终点

相比300亿元货币资金“无故蒸发”的康美,百亿存款“离奇失踪”的康得新,以及多次让扇贝“背锅”的獐子岛,中信国安造假数额虽不是最大,但长达7年的造假时间让不少投资者气愤,在此之前创下纪录的是连续8年造假的ST抚钢。

对于上述违法违规事实,证监会拟对中信国安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9名相关责任人被分别处以5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

尽管涉事公司相关负责人均受到不同程度处罚,去年3月1日起实施的新《证券法》也明确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处罚上限上调至100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因为上述公司造假行为均发生于去年3月1日之前,故依然适用于原《证券法》,顶格处罚仅60万元。

除了法律处罚,等待中信国安的或许还有投资者的巨额索赔。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主任臧小丽认为,在2010年2月6日至2020年5月17日间买入中信国安股票,且到2020年5月18日及之后卖出或者持有的受损投资者,有望获赔。

从近年净利润表现来看,中信国安业绩波动不断加大,2018年因子公司股权转让投资收益归母净利润骤增6.7倍超过20亿元,但扣非净利因为有线电视投资收益下降降至-3.78亿元低点。2019年,有线电视业务再次下滑,扣非净利润为-2.79亿元;2020年度,预计亏损18.5亿元至2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9.4亿元至22.9亿元。

二级市场上,中信国安也在2017年达到股价高点后“一泻千里”,目前股价仅2.14元/股,总市值不足85亿元。早在2015年年末,公司曾对未来市值做出的预判“预计2018年年底市值将达到或超过千亿”,如今变得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