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信托产品踩雷新三板:5年都兑付不了,投资者欲哭无泪
财经

中融信托产品踩雷新三板:5年都兑付不了,投资者欲哭无泪

2021年04月08日 21:53:22
来源:易简财经

“拼单”买信托,结果5年都无法退出

近日,受害者刘甜、陈芳(均为化名)向易简财经爆料,中融信托在销售产品的时候,存在违规行为。

具体还得从2016年讲起。

2016年2月1日,刘甜和陈芳,在中融信托广州财富中心副总经理赵继东的强烈推荐下,购买了一款产品,叫博盈1号定增(南孚电池),产品预计期限为1+1年。

但是,刘甜和陈芳俩人的资金,并未达信托合格投资人门槛100万。

于是,赵继东就建议,把她们俩的资金,合计60万元,打到中融信托另一名员工徐某的账户上,由徐某代持。由于想着只有1+1年,时间不长,二人就同意了此方案。

这种操作方式并不罕见,正是监管部门严令禁止的信托“拼多多”。

2018年,产品到期,赵继东表示,产品可能要通过借壳“鹏博士”需要延期,但南孚是好项目,让刘甜和陈芳继续等待。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项目一点进展都没有,刘甜和陈芳越来越不安。5年过去了,赵继东都从中融信托离职,去恒天财富广佛事业部任负责人,项目还是无法退出。

更让二人感到恼火的是,最近她们才得知,五年前购买的所谓信托产品,实则是信托公司旗下公司中融鼎新的新三板定增基金,和信托毫无关系。

二人表示,“当时,我们整个签约过程都是在信托公司财富中心进行,也从未听说中融鼎新这家公司,怎么信托突然变成了私募基金?”

中融信托:员工个人行为,与我无关!

刘甜和陈芳忍无可忍,便将此事投诉至中融信托,指出赵继东存在明显的违规销售,当时其作为中融信托广州财富中心的负责人明知故犯,要求赵继东和中融信托回购其持有产品份额,并且退还手续费,并补偿相应的利息。

3月8日,中融信托回复,认为这是个人行为,如果认为赵继东存在犯法行为,建议报警。

截至目前,双方仍未就此事达成协议。

接下来,刘、陈二人欲将此事,进一步投诉至广东银保监局、广东证监局以及广州金融管理局。

对此,有律师人士指出,信托公司“一推了之”的态度显然不可取,给公司挣钱时是员工,出问题就让报警抓人,有甩锅嫌疑。

在从严打击非法集资的大背景下,信托公司需要严格履行投资者适当性核查和充分的风险告知义务。本案例中,不管是销售方还是代持方均为信托公司从业人员,信托公司需要对客户进行适当性的严格核查。

这场纠纷的背后,是项目的一地鸡毛

在刘甜、陈芳与中融信托及其子公司中融鼎新,闹得不可开交的背后,其实是项目一地鸡毛。

故事真正开始于2015年,当时知名投资机构鼎晖投资,将南孚电池60%的股权,通过定增方式以26.4亿元的价格,装入新三板公司亚锦科技的“壳”中。

2016年2月,这笔资产收购完成,鼎晖投资总裁焦树阁成为亚锦科技的董事长。

收购完成7个月后,亚锦科技又展开了一笔定增,称为做大电池行业,计划发行股份募集资金。主要募资计划包括了购买南孚电池剩余40%股权,并购国内锂电池公司、碱性电池公司以及海外电池公司。

这次募资引发了机构投资者的热烈反响,发行价格为2.5元/股,共有64名投资者认购了11.05亿股,合计27.6亿元,这其中就包括了中融鼎新。

定增之后,亚锦科技动作不少,2018年3月发布了对外投资公告,公司以15亿元入股鹏博实业,占股40%。市场推测,亚锦科技准备借壳鹏博士上市,而当时亚锦科技原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杜敬磊也开始在上市公司鹏博士担任总经理。

然而,今年1月19日,亚锦科技披露的涉及诉讼公告显示,2018年12月,公司发现时任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杜敬磊,在未经董事会知情及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大额资金以往来款形式支付给北方智德。后经公司一再追讨未能收回该笔借款。

经司法机关的调查,所谓北方智德借款,实质上是杜敬磊涉嫌挪用、侵占公司资金犯罪行为的一部分。法院判决被告人杜敬磊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此外,亚锦科技不仅没能够参与云南联通的混改项目,还被云南联通追索2.692亿元的违约金。

结语

公开资料显示,中融信托,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2010年,在资产管理规模快速上涨后,中融信托与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并列信托行业第一梯队。彼时,中融信托地产项目遍布全国,最快时从项目方考察到做信托计划,再到风控通过,只需要3天。从2010年到2014年,仅4年时间,其规模增加近5500亿元。

不过,这一涨势并没有持续太久。从2018年开始,中融信托进入“滑铁卢”,罚单、暴雷、违约频现。

2019年,中融信托曾一次性收到5张罚单,合计被监管部门210万元罚款。被处罚的理由包括:因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因信托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因信托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因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因投资者适当性审查不到位等。

2020年,中融信托接连踩雷北大方正、华普、泰禾等多家上市公司,还在二级市场的投资频频失利,被困在多家ST公司中。据不完全统计,中融信托是*ST兆新、ST尤夫、ST昌鱼等多家ST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

2021年其又被爆出涉及华夏幸福两笔信托违约,涉资11.2亿元;2月份还有38名投资者联合写信,举报其托涉嫌业务违规导致客户巨亏、资金流向不明。

一位信托人士对易简财经指出,对中融信托发生这样的情况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其指出,常规信托公司的提成比例是千二千三左右,中融信托却能一反常态给出双倍,去到千五千六,这接的到底是什么项目?此外,他们内部管理也很乱,对销售人员的专业能力并没有很高要求,有资源就行。

而从其公布的财报来看,整个2020年,中融信托已进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尽管营收获得54.88亿元,同比增长2.41%;净利润却只有13.73亿元,同比下滑近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