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得物:球鞋鉴定起家,涉足奢侈品鉴定,这门生意靠谱吗

起底得物:球鞋鉴定起家,涉足奢侈品鉴定,这门生意靠谱吗

2021年04月12日 18:45:37
来源:红星新闻

“现在随便去个高校或者在市中心拉个年轻人,问他们买了个奢侈品或者很贵的球鞋要去哪里鉴定,90%的人都会说得物App。”

不过,备受年轻人推崇的鉴别平台得物App,最近正处在舆论的“暴风眼”。李宁球鞋在得物APP被炒到48889元的热搜还没有过去,其又因为和唯品会的“GUCCI皮带真假之争”成为舆论的焦点。

在“GUCCI皮带真假之争”事件中,得物App的奢侈品鉴定遭到各方质疑。靠鉴定文化起家,又将鉴定做成一门生意的得物,真的靠谱吗?

得物·物

在得物购买的商品

被得物鉴定为假

“你过毒了吗?”这是球鞋爱好者小于与朋友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过毒”听起来像是一句“黑话”,而这里是指将球鞋各项细节拍照上传,由得物App平台上的鉴别师是否为正品。

现如今,不只球鞋,潮服、箱包、手表等等都可以在得物App上进行交易、鉴定。

“权威鉴别,正品保障”一直是得物App宣传语。但是,在年轻人心中备受推崇的得物鉴定真的靠谱吗?

今年3月,小陈在一家电商平台买了一件潮牌T恤,为了确定是否为正品,他花费10元购买了得物的线上鉴别服务,鉴别结果为真。

随后,得物App给小陈推送了一个“晒鉴别,享免单”的活动,只要在购物评价中晒出得物App的鉴别详情,就可以返“得币”,而得币可以用于商品打赏或者支付鉴别费。

得物的鉴定给小陈吃了一颗“定心丸”,小陈想将这件T恤放在得物上转卖,随后却得到线下鉴定不通过的消息。

“得物都不能保证线上鉴别与线下鉴别结果一致,这种晒图活动不是在误导消费者吗?”小陈很气愤。得物最终返还了他10元的鉴别费用,但这样的处理结果很难让小陈满意,“我被诱导买了假货,只返鉴别费给我毫无意义。

不只小陈,小刘的遭遇更令人“哭笑不得”。去年6月,小刘在得物上购买了一条LV手链,到货后觉得质感不对,经过得物App线上鉴定,确认这条在得物购买的手链为假货。

在得物购买的手链被得物鉴定为假

随后,红星资本局就小刘的情况向得物求证,得物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需要进一步核查。

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得物App”的投诉量高达7万余条,“假货”“退货难”“客服响应慢”等情况屡屡出现。

“得物APP”的投诉量高达7万余条

得物·人

鉴定师月薪6000

要求星巴克工作经验优先

小于是得物App的忠实用户,他告诉红星资本局,选择在得物买鞋的原因,一是得物有自己的鉴别团队,可以信赖,二是价格较低,能找到特别的款式。

在得物App的宣传页上,其自称“鉴别服务开创者”,推出“先鉴别,再发货”的购物模式,并宣称签约了数百位业内顶尖、具备多年经验的潮流商品鉴别师。

红星资本局从得物的客服专员处了解到:“得物的鉴定分为两种,一种是鉴别贴,即用户自己在鉴别讨论区发布鉴别意见,另一种就是平台聘请的鉴别师,可以在线上、线下进行鉴定。”

在得物App的鉴别讨论区中,用户可以发帖让大家帮忙鉴别商品真伪。

用户只要发布一条评论,就可以成为鉴别爱好者。之后再根据用户在鉴别区的活跃程度,累积分值逐渐升级。从鉴别小白、鉴别爱好者、资深鉴别爱好者、鉴别达人、鉴别大师到鉴别王者,共分为六个等级。

发布一条评论,就可以成为鉴别爱好者

但从鉴别小白到鉴别王者,很难看到标准化的鉴别方式,更多的是用户个人的见解和经验,所以常常出现鉴别结果不一致的争议。

除此之外,得物还会聘请鉴别师,负责线上、线下鉴定。红星资本局在某招聘平台上发现,得物开出了6000-8000元的月薪,招聘奢侈品鉴定师助理,职位描述为:“负责奢侈品手表、轻奢日用品综合商品线下线上鉴别,并研究潮流商品的真假特性。”

该岗位要求的第一条是:“2年以上轻奢用品、奢侈品手表销售工作,星巴克工作经验优先”。为何鉴别工作需要星巴克的工作经验优先?红星资本局就此询问了发布招聘的HR,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此外,得物招聘的奢侈品鉴定师助理,均未要求应聘者有鉴定相关的证书。红星资本局就此致电得物公关部,相关工作人员拒绝回应。

得物招聘鉴定师助理

得物·事

曾被中消协点名

与中检合作被指“只是宣传形式”

去年6月,得物因为假冒伪劣、鉴定费等问题被中消协点名。中消协发布“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监测期内共收集“得物App”有关负面信息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等问题。

在中消协展示的案例中,就包括:消费者买鞋后发现尺码不对,退货时平台要求赔偿89元鉴定费;买到了右脚鞋头歪的瑕疵鞋,消费者质疑得物的检测鉴定水平,怀疑其可能售卖假货。事后得物回应称,人工的鉴别难免产生极小概率的误差,将在质检环节加强审核,进一步细化各项处理标准,改进客服售后。

据界面新闻报道,对于监测期内的8735条负面信息,得物未在回应中给出解释。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得物App在商品购买页宣传其与中检集团的合作:“牵手‘鉴定国家队’鉴别‘标准化’”。得物表示与中检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将在球鞋潮品鉴别领域展开长期的多形式合作。

但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日前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跟得物没有实质性的合作,只是在宣传方面,目前他们还是自己平台鉴定,我们没有参与。”

而被称为消费者“定心丸”的防伪四件套,也给不法分子留下了造假空间。今年3月,上海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制售“得物”注册商标标识案,不仅能“克隆”得物的虚假网页,还生产、销售“得物防伪四件套”。

现如今,造假的现象仍然存在。红星资本局上周在闲鱼上发现,只需花费20-30元便可以买到“得物防伪四件套”。得物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都被明码标价,闲鱼卖家还宣称“鞋盒可扫描”,并向红星资本局发来了扫码成功的视频。

闲鱼卖家发来的扫描成功视频

得物·钱

将鉴定做成一门生意

已获得三轮融资

市场研究&咨询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全球球鞋市场总值将达到950亿美元,其中二手球鞋转售市场的市值约60亿美元。潮流媒体Highsnobiety信息显示,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的规模就已超过10亿美元。

但二手鞋的真假也是买家们最大的痛点。艾媒咨询发布《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指出,球鞋真伪是球鞋二级市场发展的最大阻碍,也是阻碍交易平台发展的主要原因。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球鞋二级市场真假鞋混杂,“散户”消费者对球鞋的鉴别不够专业,要承担较大的交易风险。

而得物输出的“过毒鉴定”文化,不仅为二手商品的交易提供了信用背书,也渐渐成了得物的一门生意。

得物原名为“毒”,在球鞋玩家心中意味着“沉迷”与“疯狂”。2015年7月,脱胎于虎扑论坛的“毒App”上线,虎扑联合创始人杨冰为其第一大股东。

依靠虎扑社区多年积累的球鞋鉴定师和球鞋消费者资源,“毒App”聚集了一大批热爱球鞋、潮品穿搭和潮流文化的爱好者。2020年1月,“毒App”更名为“得物App”后,将品类扩展到球鞋之外的整个潮流领域。

截至目前,得物App已经获得三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等。

除了商品售卖、二手抽佣,得物App的商业模式还包括鉴定收费。根据卖家须知,想要在得物平台上出售一件商品,需要缴纳技术服务费(保证金)、包装服务费、查验费、鉴别费以及转账服务费。

红星资本局试验发现,在得物上出售一双价值700元的鞋,需要缴纳以上费用共75元。

此外,得物的客服专员称,如果个人卖家的商品售假、货不对板、有瑕疵等,就会扣除保证金。红星资本局此前曾报道,在唯品会购买GUCCI腰带到得物转卖的用户,因为被鉴定为假货,被扣除了150元的保证金。

而得物的线上鉴定功能,只能首次免费,之后便会收取10元/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得物平台线上鉴别数量累计超过9000万。

值得注意的是,在得物App的卖家须知中,显示其接入了第三方鉴别服务商即睹煜(上海)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2020年12月7日,得物的实际控制人杨冰已经将股权出质给了该公司。

也就是说,转卖平台与第三方鉴定服务商变相属于同一家公司。外界也对此发出质疑:既转卖物品,又进行鉴定,如何保证得物鉴定服务的公正性?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实习记者 强亚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