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再谈中美高层对话:中国给美国的信息——我们现在是平等的
资讯

美媒再谈中美高层对话:中国给美国的信息——我们现在是平等的

2021年04月14日 07:00:38
来源:环球网

《华尔街日报》4月13日文章,原题:中国向美国释放信号:我们现在是平等的 上个月在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举行的美中高层会谈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外交特使带来了一种新的世界观:北京方面已经结束几十年来不挑战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做法,在台湾问题上“没有任何妥协退让的余地”。中国专家表示,此举意在表明,中国认为自己与美国是平等的。

这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一大转变。此前数十年间,中国领导人一直颇为小心地不去挑战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3月初,习近平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上称,“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对此中国媒体广泛解读为一种宣言,中国不再仰视美国。

美国经常将中国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但北京方面很少使用这样的词汇,而是强调“双赢”和合作等论调。

中国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称,中国一个比较明显的态度变化是,现在承认竞争的存在,这在以往从没有表达过。

特朗普执政期间,中美关系急转直下。双方打了两年的贸易战,后来以谨慎的方式休战,特朗普指责中国泄漏了新冠病毒。中国否认这些指控,称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末日小丑”。

知情人士说,在拜登上任之前,中国外交官就曾试图安排双方的高层会晤。拜登政府的官员从未同意这一请求,而是多次讨论与盟友合作对抗中国。与前任一样,拜登团队认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军事、技术和经济对手。

北京方面试图夺回话语权。中国外交官和官方媒体强烈谴责西方干涉中国内政,并宣传中国的崛起。

在3月18日和19日的阿拉斯加会议之前,美国发出了会采取强硬立场的信号。拜登与印、澳、日领导人进行了视频会晤。国务卿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飞往日韩与对等官员举行磋商。在会议前一天,美国以涉港问题为由扩大了对中国官员的制裁。

有美国外交政策专家认为美方有些走极端,其中包括曾在克林顿和奥巴马两届政府担任高级中国事务官员、现任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的贝德。“你越是断言自己不是一个衰落的大国,”他说,“你就越没底气。”

在安克雷奇会议对媒体开放时段,布林肯批评中国在香港和新疆的行动以及“对台湾的威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对此作出了长达16分钟的疾言厉色的反驳。

拜登入主白宫后,中国继续采取强硬态度,暗示那些不遵守中国政府规则的企业将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没有人强迫他们留在中国”,杨洁篪在安克雷奇会谈上提到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时说。(作者魏玲玲{音}、鲍勃·戴维斯)

香港《南华早报》4月13日文章,原题:好战的美国将不得不接受与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并存的世界新秩序 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无所顾忌地反华。拜登上台后,北京期待重启双边关系。然而,北京看到拜登及其团队在安克雷奇会议之前,并没有改弦易辙,而是策划了一系列施压北京的国际行动时,感到非常失望。

美国对崛起的中国所带来挑战的看法显而易见。然而,正如美国著名外交家、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3月23日发表在《外交》杂志的“新的大国协调”一文所说,不能把“想要的但不可能”当作“可行和可实现的”来追求。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极限施压,但又害怕卷入战争。人们不禁要问,鉴于拜登坚信美中两国处于“极端竞争”,但不必是冲突,而他的做法与前任并无根本差异,那么其目标是什么?

拜登的团队似乎在依靠国际同盟,并为美国的盟友积极响应其对抗中国的号召而高兴。但如果认为日本和欧盟的合作姿态会转化为除此之外的任何东西,那就太天真了。

否则,他们为什么还要与北京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欧投资协定,而且是在美国政府过渡时期签署的?

3月2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对跨大西洋价值共同体表示赞许,但她强调,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和欧盟在所有问题上意见一致。她说,在中国问题上,欧盟与华盛顿“并不一致”,“这一点是绝对明确的”。 这说明华盛顿若认为欧盟会为了美国与北京的竞争而理所当然地牺牲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那将是不明智的。(作者特里·苏,乔恒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