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与庄严之美:中国佛塔2000年
历史

静谧与庄严之美:中国佛塔2000年

2021年04月16日 14:19:34
来源:最爱历史

建筑学家梁思成在地图上寻找一座佛塔。

当时,他读到一份日本学者的考古报告,

得知山西应县有一座建于11世纪的木塔,

却苦于找不到影像资料。

1933年夏天,经过一番筹备,

梁思成与营造学社的同事踏上了寻塔之旅。

他们从大同下火车,搭驴车前往应县。

到达这个小城时,天已经黑了,

梁思成远远望去,木塔最上一层的南面点着一盏灯,

就像一个黑色的巨人,俯视着城市。

他在木塔前,竟喘不出一口气来。

应县木塔。图源:图虫创意

梁思成在应县住了7天,

对这个独一无二的伟大作品进行考察

怀着崇敬之心,测量了木塔的每一个构件。

有一日乌云密布,

他在塔尖顶上测量,险些被一道惊雷击中。

这座红白相间的宝塔,是应县木塔,

全称“佛宫寺释迦塔”,

建于辽清宁二年(1056年),

是我国,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最高的木构建筑。

梁思成。图源:图虫创意

木塔高67.31米,建造时没用一个铁钉子,

至今已历经近千年的风霜雨雪与动荡岁月。

有学者统计,从东汉到清末,

中国修造的塔不下数万座,

现存还有25000余座。

如果说,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

矗立不倒的佛塔就是文明的无声之证,

瞭望着两千年的人世沧桑。

1.浮屠初兴

相传,佛陀的弟子问过师父:

“我要怎么做,才能向您表达我的崇敬呢?”

佛陀一言不发,

将身上穿的袍子往地上一铺,

倒扣上化缘用的钵盂,并在上面立了一根锡杖。

直到佛陀涅槃那日,弟子才恍然大悟,

如当年覆钵和锡杖摆出的样子,

建起八座窣堵坡(即塔)供奉佛陀圆寂后留下的舍利子。

此即印度佛塔的起源。

印度桑奇佛塔,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佛塔,与常见的中国佛塔截然不同。图源:图虫创意

窣堵波形似坟冢,随着佛教东传,

这一象征性的宗教建筑与中国传统建筑结合,

逐渐改变了样貌。

此后两千年,古老的建筑文化在碰撞与融合中,

诞生了一朵奇葩。

这就是,中国佛塔,

世人谓之“浮屠”(梵语音译词)。

鸡鸣寺药师佛塔。图源:图虫创意

佛陀圆寂的数百年后,

东汉永平年间,

汉明帝梦见一个全身金色的人,在殿前飞绕而行。

大臣告诉他,在遥远的西方有相似的传说。

于是,汉明帝派中郎将蔡愔、博士秦景等向西而行。

在西域,蔡愔一行遇到了天竺僧人迦摄摩腾与竺法兰,

抄得佛经四十二章,

并邀请两位高僧前往大汉都城洛阳传授佛法。

永平十年(67年),

蔡愔一行陪同迦摄摩腾、竺法兰跋山涉水,

用白马驮着佛经回到洛阳。

汉明帝为此在洛阳修建了中国第一座佛寺——白马寺。

有寺必有塔,汉明帝同时在白马寺修建了齐云塔,

佛塔就此在中原扎根。

此后,汉齐云塔几度兴毁,

直到宋代被雷火焚毁,现存塔为金时重修。

白马寺塔,又名齐云塔,始建于东汉永平年间,原塔为中国第一座佛塔,现存塔为金朝重修。图源:图虫创意

然而,最早在中国掀起立塔之风的人,

并非汉明帝,而是东汉末年的地方豪强笮[zé]融。

笮融是徐州刺史陶谦的部下,

掌管广陵、下邳、彭城三郡的运粮。

生性残暴的笮融却笃信佛教,

他用漕运所得的经费,

在下邳(今江苏徐州)“大起浮屠”,

修筑可容纳三千人的楼阁式木塔,

内有金铜佛像,并在路旁设席布施,供上万流民饮食。

尽管笮融最后兵败身死,

但他主办的盛大佛事,带动了当时的崇佛风潮。

南京灵谷寺与灵谷塔。图源:图虫创意

三国时期,

西域康居国的一个富二代康僧会随其父经商,

东游至孙吴都城建业(今江苏南京),

与吴大帝孙权有过一番关于佛法的讨论。

最终,孙权为康僧会打动,

答应为他建造佛塔,安置他带来的舍利子。

史称,此为江南造塔之始,

可惜佛塔的遗物没能留到今天。

南京栖霞寺舍利塔。图源:图虫创意

2.南朝四百八十寺

历经三国归晋的短暂统一,

神州大地先后陷入了东晋十六国与南北朝的战乱年代。

在前后共计约300年的乱世中,

民不聊生,兵燹不绝。

无论是统治阶级,还是黎民百姓,

许多人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寄托给了宗教。

因此,南北朝成为中国历史上佛教思想奔流的时代,

也是一个造塔的时代。

北魏石雕释迦牟尼佛与二胁侍菩萨像。图源:图虫创意

北魏熙平元年(516年),

执掌权柄的灵太后胡氏登上了洛阳的永宁寺塔。

大臣上表切谏:“宝塔高华,堪室千万,

唯盛言香花礼拜,岂有登上之义?”

北魏大臣的意思是,佛塔是用来存放舍利子的,

咱们对庙社坟茔都应恭敬,

岂能登高眺远、嬉笑游玩,

如果京城仕女都跟您学可咋办啊?

由此可见,当时尚无登塔的习俗。

印度原版的窣堵坡,主体为实心覆钵,

无法登临,信徒也不会有这想法。

但永宁寺塔是一座楼阁式木塔,

每层间距较大,楼层间设有楼梯,可供登临。

杭州钱塘江畔六和塔及内部图。图源:图虫创意

楼阁式塔是佛塔中国化的形式,

也是中国历史最悠久、

体形最高大、保存数量最多的佛塔样式。

与之相对的是密檐式塔,

在楼阁塔基础上形成,各层的塔檐紧密重叠,

内部一般是空筒式,犹如仰天而立的箭簇,

简化了楼阁性,大部分不能登临。

二者都是地道的中国式佛塔。

北京天宁寺塔及局部图。图源:图虫创意

永宁寺塔为九层浮屠,

经分析研究,其复原后的总高度接近120米,

比自由女神像还高,

在当时的土法施工中堪称奇迹。

这也难怪胡太后少女心泛滥,一定要登临眺望。

永宁寺塔的命运,恰似北魏的国运。

这座建于洛阳永宁寺内的高大木塔,

在18年后就毁于大火,燃烧了3个多月,

仅在遗址上留下一个土堆,

至今仍是中国建筑史上一大遗憾的空白点。

在北朝的风云变幻中,

另一座佛塔,河南登封的嵩岳寺塔,

却幸运地保留了下来。

这是一座砖石砌成的密檐式佛塔,

塔身以上15层的塔檐层层向上收缩,轮廓缓和而优美。

登封市嵩山嵩岳寺塔风光。图源:图虫创意

嵩岳寺塔始建于北魏正光四年(523年),

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砖塔。

史书记载,其所在的嵩岳寺,是魏孝明帝的离宫。

魏孝明帝元诩正是胡太后的儿子,

他不满母后夺权,密诏岳父尔朱荣进京勤王,

却不小心泄露了机密,

被胡太后毒杀,年仅19岁。

胡太后在政治上的任性妄为,

最终导致尔朱荣率军进京,引发河阴之变。

北魏在不断衰落后分裂为东魏与西魏,

之后演变为北齐与北周。

嵩岳寺塔。图源:图虫创意

与此同时,

南朝也出了一个崇信佛教的皇帝,

他就是梁武帝萧衍。

梁武帝在位48年,四次舍身同泰寺为僧,

要群臣筹集巨资为他赎身。

虔诚的他在南方大兴寺塔,使王侯子弟皆受佛诫,

还给自己加菩萨之号,南朝佛教至此达到鼎盛。

在梁武帝生命的最后一年,

侯景之乱爆发,

萧衍眼见繁华的建康(今江苏南京)毁于叛贼点燃的战火,

南朝国力就此一蹶不振,

自己也忧愤成疾,被软禁后困厄而死,享年86岁。

南朝的佛塔绝大多数没能留存下来,

或许正应了那句唐诗,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梁武帝的佛国随着他晚年的昏聩,终成一梦,

但信仰与现实本不矛盾,

只有坚定信仰的践行者,

才能在出世与入世之间干成实事。

在之后的隋唐帝国中,就出现了这样一位西行者。

南京鸡鸣寺樱花盛开。鸡鸣寺据说位于同泰寺旧址,但近年考古表明可能为讹传。图源:图虫创意

3.大唐玄奘

隋文帝杨坚是一个佛教徒。

他在血雨腥风中夺取北周的皇权,建立隋朝,

并于开皇九年(589年)灭南陈,实现了全国统一。

虔信佛教的杨坚深信因果报应的说法,

他曾在旧长安城中用暴力手段翦除北周宗室,

甚至派人暗杀年仅9岁、被迫禅位的北周静帝。

杨坚对旧城产生心理阴影,

再加上其他原因,

便在旧城外新修大兴城,即后来的唐长安城。

西安清凉山森林公园隋文帝雕像。图源:图虫创意

不仅如此,隋文帝还在全国大规模建寺造塔,

要求绘制统一样式,

在数十个州开工建造舍利塔,

共计113座,分三次建造完成。

历史上,隋文帝修舍利塔,

是堪比营建大兴城、开挖大运河的庞大工程。

隋代佛塔,唯一自古留存至今、未曾被毁的

只有山东历城神通寺的四门塔。

这座塔为方形单层亭阁式石塔,

之所以能保存到现在,

是因为它全部为石料构造。

而今神通寺已毁,唯有佛塔尚在。

山东历城四门塔。图源:图虫创意

西安周至县的仙游寺法王塔,

亦始建于隋,为隋文帝下令修建的舍利塔之一,

于唐玄宗开元年间重修,形制属密檐式砖塔。

1998年,当地为修建水利工程,

对法王塔进行整体拆迁,

在地宫内出土了隋代石碑与石棺。

西安周至仙游寺法王塔。图源:图虫创意

隋朝大修佛塔,也没能挽救其短暂的国运。

隋末乱世之中,一名陈姓少年在洛阳出家,

此后刻苦修行,前往关中、蜀地、荆楚等地游学,

逐渐在佛教界崭露头角。这位僧人,法号玄奘。

同时,年少的李世民随父亲李渊在晋阳起兵,

攻入关中,南征北战,夺取了表亲家的皇位。

他们一家开创的王朝,被称为大唐。

唐朝两百多年间,

以都城长安、河南嵩山、

山西地区、山东历城等地为中心,

无数佛塔拔地而起。

带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佛教宗派也相继崛起,

天台宗、律宗、密教、禅宗等如百家争鸣。

当时,中原佛典匮乏,亟需注入新的源泉。

西安大雁塔广场玄奘法师雕像。图源:图虫创意

贞观三年(629年),

年轻的玄奘放弃了朝中官员推荐他到京城名寺做住持的机会,

不惜以生命为代价,

毅然前往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求取佛经。

此去十万里,尽是茫茫风沙,一路凶多吉少。

谁也不曾想到,17年后,

玄奘竟然带着经书,回到了长安城。

他在生死之间走过一遭后,

谢绝唐太宗的出仕邀请,呕心沥血研译佛经近二十年,

并与弟子撰写了著名的《大唐西域记》。

这次旅程,成为自汉代凿空西域以来又一次地理大发现。

大雁塔。图源:图虫创意

为纪念玄奘的贡献,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

皇帝同意玄奘之请,在长安的大慈恩寺修建大雁塔,

安置其带回的经书佛像。

唐末以后,大慈恩寺屡遭战祸,

寺庙被焚毁,只有大雁塔独存至今。

大雁塔底层南门两侧,还镶嵌着书法家褚遂良书写的两块石碑:

《大唐三藏圣教序》与唐高宗撰《大唐三藏圣教序记》。

小雁塔的修建比大雁塔晚了半个世纪,

建于唐景龙年间(707―710年),

是为了纪念取道海路西去取经的高僧义净。

底层的门框上布满了精美的唐代线刻,

经受了1300多年的风雨侵蚀与70余次地震。

冬季的小雁塔。图源:图虫创意

双塔守卫着长安,直至唐末,

又一个乱世五代十国即将到来。

此时,唐塔已将帝国的气象,

永久地封存于其身影之中。

山西永济普救寺的莺莺塔,始建于唐,

相传为后来《西厢记》张生与崔莺莺爱情故事原型的发生地。

庄严肃穆的寺院,

因现实与戏剧的交织,多了几分浪漫。

更为神奇的是,莺莺塔具有回声效应,

在塔的附近以石相击,可听到类似青蛙鸣叫的回声。

山西永济普救寺莺莺塔。图源:图虫创意

北京房山云居寺塔,

四隅各有四座唐塔,它们也是北京现存最古的塔。

云居寺塔一带藏有自隋唐以来的大量石经,

历时千余年,藏经数万卷,素有“北京的敦煌”之称。

北京房山云居寺塔。图源:图虫创意

河南汝州风穴寺七祖塔,

为九层叠涩密檐式空心砖塔,

建于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由唐玄宗亲自赐名,

其所在的风穴寺塔林,为中国第三大塔林,

仅次于嵩山少林寺与长清灵岩寺。

风穴寺七祖塔。图源:图虫创意

唐贞元七年(791年),

嵩山少林寺砌成寺中最古老的一座砖塔“法玩禅师塔”。

此后千余年,

少林寺中建起宋、金、元、明、清各代佛塔241座,

形成中国现有古塔数量最多的塔林。

少林寺塔林。图源:图虫创意

江苏高邮的镇国寺塔,被称为“南方的大雁塔”,

其位于京杭大运河上的扬州,始建于874年,

几经修葺,保留着唐骨明风。

1956 年拓宽大运河,镇国寺塔本在拆除之列,

有关部门反复研究,最终不惜耗费重金,

“让道保塔”,在运河中留有一块河心小岛安置宝塔。

江苏高邮镇国寺塔。图源:图虫创意

宁波的天宁寺塔,诉说着港口大城涛声依旧。

山西运城泛舟禅师塔,

古朴的砖石默默守卫着这位唐代禅师。

山东历城九顶塔,

塔上筑有小塔8座,造型独特,国内罕见。

唐塔尚在,

大唐的余音,一直都在。

宁波天宁寺塔。图源:图虫创意

4.南北分合

古印度的阿育王,

为公元前3世纪孔雀王朝的一代雄主。

据说,他在开疆拓土后皈依佛教,

从此不再大动干戈,

而是在印度各地兴建了八万四千座佛塔,

由此将佛教推向了黄金时代,并使其向世界各地传播。

上:代县阿育王塔;下:连云港阿育王塔。图源:图虫创意

五代十国的吴越王钱俶酷爱佛教,

是一位模仿阿育王的造塔狂人。

他晚年一心要做善事,

依照阿育王建造八万四千塔的壮举,

也在江南造了八万四千塔,建成“东南佛国”。

八万四千塔,乍一听不可思议。

实际上,钱俶所造的佛塔种类多样,

尺度大小不一。

有的耸立于江湖之畔,有的埋藏于国内名山,

有的流散于异地他乡,

在浙江、福建、湖南、安徽、广东等地都有出土,

甚至还有日本收藏家珍藏吴越王佛塔。

鎏金纯银阿育王塔(五代吴越国)。图源:图虫创意

中国佛塔的类型,发展到宋元时期,

除了高大挺拔、雄伟优美的楼格式、密檐式外,

还有小巧玲珑的亭阁式塔、雕刻巧妙的造像塔、

圣洁端庄的喇嘛塔、稳重敦厚的金刚宝座塔、

精致华丽的花塔、陶土烧制的陶塔、

铜铁铸造的铁塔等等,工艺日趋复杂。

两宋立国319年,

挡不住游牧民族的滚滚铁骑,

先后与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部族建立的政权并立,

终至偏安一隅、梦断崖山。

宋辽夏金形成互相制约的整体,

而佛塔也在不同的地域,

形成不同的形制,分布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

北京妙应寺白塔。图源:图虫创意

吴越亡国前一年,公元977年,

钱俶在杭州修建雷峰塔,

此塔因建于西湖南岸夕照山的雷峰上而得名。

旧塔历经多次重修,于1924年轰然倒塌,

近年重修后,再现“雷峰夕照”奇景。

坐落于西湖边,

与雷峰塔同时期修建的保俶塔秀丽挺拔,

与雷峰塔形成鲜明的对照,

素有“雷峰似老衲,保俶如美人”之说。

上:雷峰塔;下:保俶塔。图源:图虫创意

钱塘江边的六和塔,建在江北岸的山腰上,

本来也是钱俶所建佛塔,

后来成为民间传说中镇压水妖的宝塔,

顶层装有明灯,为夜晚航行的船只指路。

这意味着佛塔超越了宗教意义,日渐实用、世俗化。

钱塘江六和塔。图源:图虫创意

在审美功能上,富有文艺气质的宋塔不能输。

与雄健的唐塔相比,宋代佛塔更为飘逸。

定县开元寺塔,建于北宋,为现存最高的砖塔之一,

塔身十一级,高达80多米。

宋军为了防御契丹,

曾利用此塔瞭望敌情,称之为“料敌塔”。

苏州虎丘塔。图源:图虫创意

苏州虎丘塔,是一座楼阁式砖身木檐塔,

因地基不均衡沉降等原因,

塔身向沉降的东北方向倾斜,

成为中国著名的斜塔,

现在塔顶已偏离底层中心约8米多。

泉州开元寺双塔,与大殿鼎足而立,

其所在的泉州城,

于宋元时期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港口。

泉州开元寺双塔。图源:图虫创意

佛塔给予了吴越王钱俶心灵的慰藉,

但无法挽回吴越国的颓势,

宋太宗在位时,钱俶奉旨入汴京,

纳土归降,吴越国灭亡。

十年后,钱俶庆祝生日,

与朝廷使者宴饮至深夜,当天晚上暴病而亡,

而他营建了多座佛塔的西湖之畔,

在靖康之变、北宋沦亡后,

成为南宋朝廷偏安江南的大本营。

这一繁华都会,偏偏叫做临安。

雨后临安。图源:图虫创意

在三百年间先后与两宋展开对峙的辽金两朝,

也大肆崇佛,造寺立塔,

一些得到尊奉的寺院富可敌国。

金末元初,流传着“辽以释废,金以儒亡”的说法。

元世祖忽必烈为此召见金朝遗老张德辉,问是否真的如此。

张德辉反对“金以儒亡”的观点,

却对“辽以释废”一语未予置评,

可见当时对佛教的狂热崇拜确有其事。

除了前文所述的应县木塔,

辽金佛塔中的瑰宝,

还有位于辽中京故地的内蒙古宁城大明塔,

其体积雄居辽金佛塔之魁首,

在万里晴空下,即便在百里之外,也肉眼可见。

内蒙古宁城大明塔与辽塔。图源:图虫创意

当宋辽分分合合之时,

党项人李元昊割据西北,

建立了西夏,与二者鼎足而立。

西夏200多年间,历代诸王大多崇信佛教。

1048年,李元昊去世后,

太后没藏氏为了祈求继位的幼主李谅祚长寿,

派兵数万,历时五六年,

在今宁夏银川城西南角修建了承天寺与承天寺塔,

并在塔基埋下西域僧人进献的佛骨。

这是目前我国唯一有修建年代记载的一座西夏古塔。

银川市西北,贺兰山东麓的拜寺口,

原名“百寺口”,自西夏李元昊以来,

曾有多达100余座分布在此山口。

随寺庙建立的拜寺口双塔,

相对而立,形影不离,

至今诉说着西夏佛国的往事。

银川承天寺塔。图源:图虫创意

远在西南的苍山洱海,

始建于南诏国时期的崇圣寺三塔,

在大理国统治云贵高原时,成为王室的圣地。

史载,大理国开创者段思平“好佛,岁岁建寺,铸佛万尊”,

大理国历史上有9位国王到崇圣寺出家,

或因诚心信奉佛教,或为远离朝政,避位为僧。

金庸笔下大理段氏的天龙寺,原型即崇圣寺。

三塔中最大的千寻塔前,照壁上书“永镇山川”。

三塔修建至今,历经多次劫难,

即便是在1514年和1925年的大地震中,

大理城几乎夷为平地,三塔却依旧屹立,

这便是古人造塔的精妙之处。

云南大理崇圣寺三塔。图源:图虫创意

宋夏金的纷争最终一统于元朝,

而建立元朝的忽必烈也信仰佛教,

他将西藏喇嘛教奉为国教,

奉藏传佛教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为国师,

建立了大量极具特色的藏传佛塔。

有别于汉传佛教,

元代统治者扶植的喇嘛教没有清规戒律,

再加上蒙元朝政混乱、动乱频繁,

元代佛塔缺乏定制,奇形怪状者不在少数。

从北京、五台山再到丝绸之路,

从内蒙古黑城遗址到湖北武昌长江畔的胜象宝塔,

白石砌成巍峨的洁白塔身,留下帝国的印记。

额济纳旗黑城遗址。图源:图虫创意

其中,位于今北京西城的妙应寺白塔,

是现存最大的一座藏传佛塔,高50.9米,

始建于元至元八年(1271年),

也是元朝营建大都最重要的工程之一。

元明清三代,妙应寺白塔都是京城的地标性建筑,

清乾隆皇帝的“千叟宴”就曾在此举办。

5.破碎的奇迹

我国佛塔的发展,

以北魏、唐、宋、辽、明五个朝代建塔最多。

除了修葺旧塔,明代新建的佛塔数以千计,

其中,就包括明初重修的大报恩寺塔。

大报恩寺塔复原模型。图源:图虫创意

明太祖朱元璋驱逐鞑虏、一统天下后,

花费黄金两万五千两,

在京师应天府(今江苏南京)修建了大报恩寺、塔。

但大报恩寺命途多舛,不久后即遭焚毁。

明成祖朱棣从侄儿建文帝手中夺取皇位后,

永乐十年(1412年),

为了报答他爹朱元璋与母亲马皇后的养育之恩,

朱棣在原址重启大报恩寺工程,

并要求工匠“造九级五色琉璃塔,曰第一塔”。

南京大报恩寺塔遗址公园玻璃塔。图源:图虫创意

大报恩寺塔,这一震撼后世的世界奇观,

通体用琉璃烧制,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

高达78.2米,有“天下第一塔”之称。

据说,朱棣为了打造这座宝塔,

动用军夫工匠10万人,历时16年,

把郑和下西洋剩下的100多万两也搭了进去。

当时,明朝每年给官员发的工资总额也才66.6万两。

因此,民间编织了神乎其神的传说,

说朱棣如此烧钱,并不是为了朱元璋与马皇后,

而是为了纪念他真正的亲生母亲,

一个史书无载的高丽妃子。

遗憾的是,真正消失在历史中的,却是大报恩寺塔,

宝塔建成后,为此后400年中外人士游览南京必去的打卡地,

直到1856年毁于太平天国战争的炮火中。

当时的老外认为,这一“瓷塔”是中国的象征,

其知名度堪比万里长城。

它的毁灭,不免让人感到悲痛。

明清两代,随着制砖业的发展,

佛塔的建造达到历史的高峰。

明清佛塔都有塔基,

工匠在基座之上搭脚手架建立塔身,塔身更为牢固,

显示出古代工匠的科学精巧与高超绝伦的智慧。

明清佛塔的塔梯、楼层、外壁、雕刻等构成一体,

继承唐、宋、辽历代佛塔之精华,

如明嘉靖年间建成的洪洞飞虹塔,

以其各层表面镶嵌的琉璃

与风格独特的塔刹(塔最顶端的构造)闻名天下,

在阳光照射下不时发出彩光,飘动欲飞。

洪洞飞虹塔:飞虹塔顶端的塔刹,是一个独立的金刚宝座塔。图源:图虫创意

此外,远在边地的僧侣也兴建了造型各异的佛塔,

如明宣德二年(1427年),

藏族僧人在海拔3900米的白居寺修建十万佛塔。

这是迄今西藏保存最完好,最为雄伟华美的建筑珍品之一。

白居寺十万佛塔。图源:图虫创意

清朝统治者对汉式佛塔不太感冒,

更热衷于建造这些奇特的藏传佛塔,

如北京玉泉山妙高塔、琼华岛白塔。

满清皇室与蒙古贵族联姻,

顺治帝母亲孝庄皇后布木布泰就是蒙古族。

蒙古族笃信喇嘛教,因此,清廷入主北京不久,

便在北京城周边建造佛塔,到清乾隆时达到全盛。

6.守护佛塔,守望历史

当近现代的动荡时局到来,

守护佛塔,成为梁思成日夜担忧的难题。

以中国营造学社为代表的古建筑学家,

不愿让大报恩寺塔的悲剧重演。

1933年的盛夏时光,

在梁思成与应县木塔的邂逅中匆匆流过。

此后多年,他与妻子林徽因始终牵挂着那座木塔。

由于当地乡绅无知,对木塔进行破坏性改造,

导致木塔严重变形倾斜,在此后的战争中,

应县木塔又一度被200多发炮弹击中,伤痕累累。

梁思成称此为“木塔八百余年以来最大的厄运”,

他的忧虑,变成了不幸的现实。

历经风雨侵蚀、地震损伤、战火破坏,

应县木塔已然摇摇欲坠。

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人提出修葺方案,

但这一修缮工程,难产了30年。

迟迟无法动工,是因为太难了。

这一座始建于辽、无钉无铆的千年木塔,

代表着无法复制的古老工艺。

塔在,历史就在。

应县木塔。图源:图虫创意

有句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在漫长的沧桑历史中,

佛塔却早已不止象征佛教,

中国佛塔,更是两千年的历史回眸。

佛界,融入了人间。

站在洛阳齐云塔下,

犹可见白马驮着印度高僧与经书缓缓走入洛阳城。

敦煌白马塔,倾听丝路铎铃声声,

1600多年前,高僧鸠摩罗什骑着心爱的白马,

由此步入阳关大道,东归传经。

大小雁塔前,尽是大唐盛世气象,

梦回长安,当年玄奘法师穿过西域的风沙,

完成一段旷古烁今的传奇旅程。

崇圣寺三塔东对洱海、西靠苍山,

循着茶马古道,飘荡着西南佛国的祥云。

栖霞寺舍利塔,这座南唐孤塔,

总会让人想起李煜那一曲悲情挽歌: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守护佛塔,

亦是守望文明。

中国人不曾停止造佛塔的脚步。常州天宁寺塔,塔高13层153.79米,为现代最高佛塔。

参考文献

[北魏]杨衒之:《洛阳伽蓝记》,中华书局,2012

南怀瑾:《中国佛教发展史略》,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

曹春平:《中国建筑理论钩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

张驭寰:《中国佛塔史》,科学出版社,2006

释惠如:《中华佛塔》,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