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原工会主席集资诈骗21亿!波及4、5千名员工,自首前服50片安眠药

中兴通讯原工会主席集资诈骗21亿!波及4、5千名员工,自首前服50片安眠药

2021年04月22日 06:44:37
来源:21财闻汇

图/图虫

图/图虫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个大型企业的工会主席能够撬动多少资金?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原工会主席何某梅利用职务之便, 使用大量私人账户接收、转移集资款,将所募集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房地产、买卖股票等,累计募集资金21.19亿元,未退还资金8.99亿元

最终,何某梅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等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二十八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决定 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

随之,本案大量的案件细节也浮出水面,真相令人震惊!

中兴通讯前工会主席非法集资超2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何某梅出生于1970年,1998年入职中兴通讯公司,2012年3月任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2017年6月6日辞去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职务。

自2015年初至2017年3月,时任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的何某梅,通过其微信公众号、“何粉俱乐部”、易秀个人微博、微信群、QQ群等途径发布集资信息, 鼓吹其拥有低风险、稳健收益的投资渠道 ,以高回报为诱饵,在中兴通讯公司工会全资控股的益和天成公司的“中兴E家”电子商务平台上分26期向众多被害人募集资金。

随后,何某梅使用大量私人账户接收、转移集资款,将所募集资金用于 购买高风险的信托理财产品、购买房地产、在二级市场买卖股票、归还所挪用公司资金、偿还个人债务、侵吞转移至境外 等。

在因理财亏损和转移资金导致难以归还集资款时, 何某梅虚构理财业绩继续募集资金 ,并以新募集资金归还到期集资款本息。

此后,何某梅为掩盖犯罪事实、逃避返还资金,指使他人销毁账目、注销银行卡及安排相关人员躲避。

经审计,何某梅累计募集资金21.19亿元,参与人员8819人、25580人次,未退还3921名人员理财资金的数额合计为8.9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裁判文书显示,案发后,中兴通讯公司全部垫付了未清退的资金。

鼓吹有“低风险、高回报”理财渠道

实际自己投资亏7800万

裁判文书显示,针对集资诈骗,中兴通讯公司汇总了9082条出资者的信息。出资参与人员除中兴通讯公司员工外,还有 中兴通讯公司控股公司、参股公司、关联公司、外部合作单位人员、外部人员 等。

在整个过程中,中兴通讯公司工会干事胡某,受何某梅指示,接收统计集资款、进行转账操作、买卖股票、代持股票和理财产品、解答集资对象问题、清退集资款。

王某梅系益和天成公司商贸服务部副部长,受何某梅指示,提供其个人银行账户接收理财款,收集他人股票账户和相应银行卡、网银U盾供何某梅使用,代持理财资金和理财产品。

何某梅是通过公司的内部网站BBS以及中兴E家网站、她个人的QQ群来宣传理财产品的,会定期发布一些理财的资讯、收益等。例如她和某个很牛的基金经理合作等,在推出前会做很多铺垫,千方百计表明她是一个有信用的人,如在某某期的保本理财产品亏了,她不会让员工损失,她用自己的钱补贴给购买产品的员工,让员工对她深信不疑。

然而真相却恰恰相反。

裁判文书显示,根据募集资金的情况说明,何某梅用胡某等7个私人账户用于接收募集资金。侦查机关对何某梅所借用的股票账户盈亏情况以2017年7月12日为节点进行统计, 总计亏损7800万元

从2015年2月16日到2015年5月21日,何某梅共推出陈某2基金两期(每期分基金A、基金B、基金C三种)和陈某2基金二期基金A定增(保本保息,年化收益9%),已全部清退完毕本息。其中,基金A是保本保息,年化收益9%;基金B是保本不保息;基金C是不保本不保息。以上保本保息的都是按照9%的年化收益付息的;保本不保息的实际按照9%或2.5%的年化收益付息;不保本不保息的有一期只退还了本金,另一期本金全部亏损,部分员工接受了何某梅本金13%的补助。

从2015年5月15日到2017年4月1日,何某梅共推出员工理财17次(全部是保本保息,年化收益10%)、短期理财1次(一个月,3.8%收益,已清退完毕)、宜和天利众投基金(收益不确定)。以上17次员工理财因为截止日期未到, 均只有部分员工退款 ;宜和天利众投基金还在封闭期中。

曾给出接近5万倍的高额回报

对质疑其员工大发雷霆

在整个集资诈骗过程中,何某梅最重要的大招便是惊人的高额年化回报

裁判文书显示,何某梅于2015年11月向前中兴通讯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中兴宜和公司董事曾某表示,自己有收益较高的理财渠道,希望曾某投资。

2015年11月24日,曾某转款30万元。三天后,曾某账户收到回款327900元,3天收益率为9.3%,年化收益率为4997786%,也就是接近5万倍的年化回报

2016年4月20日,中兴通讯公司人力资源部三部部长、中兴宜和公司监事唐某投资10万元。14天后,收到回款资金11.8万元,并备注“主席超短期理财”,14天收益率为1.8%,年化收益率达7383%。

但这种高回报的游戏并不能长期持续。

被害人段某表示,2015年初,何某梅在公司内部网页和商城窗口刊登理财产品,说是她个人组织的,她有关系,认识很多专业理财人士,叫员工不用个人浪费精力去投资,由她统一组织,共同委托专业人士进行投资理财。她提过资金投向股市,但她说得很含糊,从不说理财产品的具体投向和标的,只说分三种,年收益10%左右。段某一共投了5笔(10万、15万、10万、5万、15万),前三笔收回了本金和利息。5万那笔只收到了4500元收益,本金没拿回。后来追加该基金投了15万,本息没拿回。

也曾有人对何某梅的行为表示质疑。受害者马某表示,何某梅在QQ群、公司网站上都说购买理财产品自愿,买了不要问东问西,她没时间回答。有 的不相信的员工跟帖时问多了几句或者表示了质疑,何某梅会大发雷霆,谩骂这些人是小人之心 ,威胁要向这些员工的上级反映,开除这些员工,还说她在社会上能量非常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她的一些粉丝也会参加对质疑员工的围攻。

钱都被用到了哪里?

据何某梅供述称,她从2015年3月份陆陆续续安排季某调拨公司资金,主要用于四个方面:“第一、通过借用他人的股票账户(由我本人控制)直接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第二、向基金公司购买信托理财产品;第三、支付向利某购买房地产项目的款项;第四、归还部分员工理财款项。”

同时,据何某梅供述称,从2015年1月到2017年4月, 其一共收到4、5千名员工的投资款大概13亿元 ,已经还了4亿元,还有9个多亿没有退还员工。

其中,员工理财款的资金去向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 投资地产。2016年投入深圳市龙岗区横岗的阿波罗工业厂房项目2.5亿元人民币,后来将这笔投资转到了业主利某在广州南沙的商业街项目,分别于2017年5月、6月以此项目房产抵押从利某处拿回1.2亿元和1.05亿元,共计2.25亿元,都用于退还员工的理财款;

第二、 海外投资。2015年转了1亿元人民币给利某投资海外项目,具体什么项目不清楚,听利某说已经全亏完了。

第三、投资股票,大概投入3个亿,亏了5000万,还有2.5个亿 。其中,何某梅股票账户的股票在停牌,王某梅、胡某、张某、季某等人的股票账户的情况由胡某做账登记。

第四、 投资基金,2015年通过天津民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基金4亿元,亏了2亿元,拿回来的都退还给员工了 。“因为在之前购买的基金产品中,我购买的是劣后级,由于2015年6月股票市场大跌,因此造成了这笔巨大的资金缺口。我是通过天津民晟购买的劣后级基金,产品名称是红鹭11期、14期等,这些产品都已经清盘了,当时负责的人是该公司副总蔡某。”

据何某梅称,剩余的资产只有股票账户上的资产了,大概还有2.5个亿。

另外,其称, 记不得有无将员工投资理财的资金用于偿还个人借款、购买珠宝或借用他人

2017年东窗事发

自首前曾服下50片安眠药

与此同时,法院还查明,何某梅在工会主席任上侵占中兴通讯310万元。

在2011年12月29日至2015年4月8日期间,何某梅利用其身为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的职务便利,指使手下工会干事以向中兴通讯公司员工发放保险理赔款的名义填写借款单或直接填写报销单,由其审批后从中兴通讯公司账户向魏某、等十人转款共计310万元,用于支付其住所及其经营酒店的装修款、借贷给他人、其个人出资成立的重庆云泰包装技术有限公司的生产经营、偿还个人住房贷款,或者经其他账户转账回其本人账户后供个人使用。

何某梅的这些问题,是2017年上半年中兴通讯在对工会财务进行审计过程中发现的。

2017年6月21日,中兴通讯公司委托法务唐某报案控告何某梅等人挪用资金、职务侵占。

据红星新闻,唐某称,何某梅原是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是该公司工会下属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兴宜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和公司)、深圳市益和天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成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季某2014年被派到宜和公司任财务总监。

据称,2017年,该公司在例行审计中,发现2015年3月至2016年12月期间,何某梅在没有经过宜和公司董事会决议的情况下,指使季某以借款和投资的名义,擅自从该公司对公账户向个人(包括宜和公司员工和非员工)及与该公司没有业务往来的公司账户转款累计约3.99亿元。

经调查, 宜和公司被挪用的上述资金已经被归还,但借款流向和还款流向不一致 。唐某称,该公司认为何某梅伙同季某挪用了宜和公司上述资金。“我公司认为何某梅涉嫌职务侵占罪。其一直不配合我公司调查,不说清楚上述事实及相关资金走向。”

侦查机关于当年7月11日以“何某梅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立案侦查。

另据裁判文书显示, 何某梅曾于2017年7月11日入院抢救,其称自服氯硝安定(一种安眠药)50片。 次日,何某梅因病到蛇口医院治疗出院后,在中兴通讯公司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返回公司并表示愿意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当天下午被带走调查。

最终判刑20年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何某梅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二十八年,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

此外,中兴通讯公司工会干事胡某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中兴宜和公司财务总监季某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益和天成公司商贸服务部副部长王某梅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裁判文书显示,此后胡某、王某梅提出上诉,何某梅和季某未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0日作出终审裁定,认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红星新闻、中国基金报、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