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国美,黄光裕归来60天都做了什么
财经

拯救国美,黄光裕归来60天都做了什么

2021年04月22日 22:44:05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国美对未来发展具有野心。下一步,或许引来战投。

中房报记者 许倩丨北京报道

“谁也灭不了谁。”黄光裕说。这放在巅峰时期,他可不会这么温柔。

两周前,国美零售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黄光裕发言称,“只要经营路径和战略对,谁制约谁都是暂时的”。

2月18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归来。51岁的黄光裕当时放言“18个月恢复市场原有地位”的目标,国美零售的股价当日大涨逾10%。2月底股价一度站上2.55港元的阶段高点,近期股价一直在1.3港元区间摆动。不到两个月时间,股价已近“腰斩”。

黄光裕一直在向外界传达各种红利和信心,但资本市场表现出来的还是信心不足。黄光裕归来的60多天,到底做了什么?

━━━━

资本市场大腾挪

4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嘉实国美零售鹏泽商业物业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终止。

该只债券受理日期为2019年12月30日,其品种为ABS,拟发行金额10.5亿元。原始权益人为国美电器有限公司,计划管理人为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ABS被终止一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企业因市况变化而主动终止,另一个是发行人提交的注册资料不满足交易所形式要件要求,且在规定期限内也未提供必要补充。”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

不过,对于早年就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黄光裕来说,与其被动等待债券审批,或许还有更多的“财技”可以施展。

3月初,国美零售以每股1.97港元(每股折让15%)的价格配售了22.8亿股(占现有股份的10.58%),一次募集资金44.49亿港元。国美零售公告显示,此次配售将通过扩大股东权益,降低负债率,增强财务实力。不过,配售当日,国美股价出现暴跌,单日跌幅达18%。

接着,黄光裕又将178亿元商业资产注入到国美零售。

4月7日,国美零售与大股东国美管理订立协议,国美管理同意向国美零售出租位于北京、长沙的三个物业,总代价为178.65亿元,其中175.76亿元将由国美零售以发行代价股份支付,剩余2.9亿元通过向国美管理转让Hudson Assets(全资附属公司)的全部股权支付。租期自2021年7月1日及2023年3月1日开始至2040年12月31日截止,共682个月。

这三处物业分别为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国美商都,位于湖南长沙的湘江玖号,以及位于北京朝阳区的鹏润大厦。其中,国美商都总建筑面积约52.46万平方米,虽闲置已久,但因身处寸土寸金的北京,估值在百亿元级别;湘江玖号总建筑面积约13.05万平方米;鹏润大厦目前租赁面积为4.25万平方米,为国美零售的总部所在地,项目将于2023年3月1日扩展至7.05万平方米。

假设上述三处物业的租赁费用均一致,且每月只有30天,粗略计算,国美零售相当于以1.2元/平方米/天的价格,租赁到位于北京、长沙的核心商业物业。

4月13日,国美零售公告称,拟向国美管理定向增发99.24亿股股份,每股作价2.11港元,总计175.76亿港元,用于一次性上述三处物业近20年的租金。

借此,国美管理用近20年的房租收益一次性换回了99.24亿股的国美零售股票,约占目前已发行股份238亿股的41.5%;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在国美零售的投票权权益由约51.17%增加至65.52%;大股东国美管理的权益将由约23.08%增加至45.69%,进一步强化了大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

黄光裕为何做了一笔跨度约20年的出租协议?或是由于依据中国《合同法》,租赁期限不得超过20年;超过20年的,超过部分无效。柏文喜认为,相当于变相将母公司旗下三个项目物业出售给了上市公司国美零售,但178亿元交易标的太大,若是由现金出让,显然会影响到国美零售的现金流和经营,于是采取发行股份及转让附属公司股权作为对价。

这次行动再次激起了小股东们的不满情绪。有人称,“黄光裕此次是把上市公司当财务肥肉和提款机,琢磨怎么利益输送、养肥自己;通过配股增发,稀释小股东权益,为国美换取未来的融资。”

有资本市场人士分析称,国美自去年以来,在业务层面不断释放利好,不但在产品层面推出“真快乐”APP,实控人黄光裕还放言“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当小股东和普通投资者蜂拥而入、不断推高公司股价时,公司却选择在股价高位大笔配售,还通过增发方式斥178亿元巨资一次性购买大股东自持物业近20年租售权,不断“稀释”小股东和普通投资者的权益,“这也难怪大家‘用脚投票’,选择‘杀价’抛出国美股票。”

━━━━

黄光裕的盘算

这一系列资本动作的背后,黄光裕或许在酝酿一个更大的计划。他选择“左手倒右手”的资本运作,而非卖掉三个项目,有着进一步的打算。

柏文喜认为,黄光裕在进一步增强对上市公司国美零售的控股权后,有利于其下一步对国美零售的股票做质押融资、或者通过减持方式获取资金,有了钱才能展开后面的宏伟计划。

几天前,国美零售发布了2020年报。这是黄光裕宣布18个月重回巅峰后的第一份年报,但数据堪称惨淡。

数据显示,国美零售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441.19亿元,同比下降25.83%,归属母公司的净亏损达到69.94亿元,同比扩大了170%。这几乎是过去两年亏损额之和——2019年亏损25.9亿元,2018年亏损48.87亿元。国美在2008年时营业收入就已达到491亿元,现在相当于跌回了12年前的水平。

从规模上看,2020年度京东营业收入7458亿元,苏宁易购营业收入2584.59亿元,国美的营业收入不到450亿元,不足苏宁的五分之一、京东的十分之一。12年过去,国美停滞不前,已远远被对手甩在身后。

2020年,“国美系”旗下的国美零售、*ST美讯和拉近网娱纷纷亏损,仅有国美金融科技和中关村实现盈利,分别为1431.6万元和2553.14万元,杯水车薪。

国美零售的高负债率也是个问题。截至2020年末,国美零售有息借款总额为329.28亿元,同比增长22.63%;资产负债率高达98.2%,并已连续六年增长;货币资金约95.95亿元,同比增长17.2%。

4月7日晚间,黄光裕在出席国美零售的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时说,“我们虽然丢失了时间和机会,但是学到了很多,算是有成有败。国美零售将从全供应链、零售商用户的角度,进行全面的整合和优化。”

黄光裕还对资金问题进行了回应,他表示,疫情期间亏损是小数目,其他板块未来不排除通过融资等手段引入现金流,未来将以不同形式吸收专业人才加盟,包括放开股权合作,增强供应链能力。“国美会尽可能做到现金流为正,而从资金流来看,现在国美的规划基本上能够做到正向循环。”

黄光裕谈到国美零售未来存在两大机遇:一是电器领域增长空间大;二是国美零售从电器扩展到全品类,线上全品类销售对线下赋能,空间巨大。

这次讲话后,令国美零售股价大涨25%,但之后随着黄光裕一系列的配股、增发等资本动作,资本市场颇为失望,股价再度持续大跌。

摩通大通认为,国美对未来发展具有野心,但前景及计划未见明朗,又指公司计划对社区服务及生鲜业务加大投资,将削弱资产负债表及推高融资成本,预期配股集资风险增加。考虑到业务面对激烈竞争及发展前景未明,摩通重申“减持”评级。

也有不少人仍抱有期待,认为配股、注入资产,只是黄光裕进行资本大腾挪的第一步。下一步,或许国美能引来战投。

“公司在未来拓展的费用上有很多准备。”黄光裕说。黄光裕还说,我们的心态和战略是开放的。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