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发酒业向人头马索赔3.147亿元被驳回 另案起诉已受理
酒业

寰发酒业向人头马索赔3.147亿元被驳回 另案起诉已受理

2021年04月23日 09:34:44
来源:凤凰网酒业

来源|烈酒商业观察

去年,WBO烈酒商业观察曾就广东寰发酒业有限公司(简称:寰发酒业)起诉上海埃雷米人头马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人头马)因合同违约索赔3.147亿元一事做出报道《寰发酒业:人头马解约或早有预谋,索赔3.147亿,一审8月13日开庭》。

日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了二审民事判决。对于寰发酒业在一审中提出的反诉请求不予采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WBO烈酒商业观察就此采访了寰发酒业代理律师和相关业内人士。

1

寰发代理律师:希望将补偿货款和违约赔偿一并结算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案号为(2020)沪01民终7887号的《广东寰发酒业有限公司与上海埃雷米人头马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案件二审民事判决书》时发现,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233,781元,由上诉人广东寰发酒业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图为:《广东寰发酒业有限公司与上海埃雷米人头马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案件二审民事判决书》

针对该判决,寰发酒业代理律师乔越千向WBO烈酒商业观察解释,寰发酒业承认欠人头马货款,但同时坚持因人头马方面单方面解约而对其提起的3.147亿元人民币赔偿。鉴于此,寰发酒业已进行另案起诉,目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正在审理当中。乔越千表示,寰发酒业希望该案审理完毕后,与所欠人头马货款一并结算。

2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另案受理寰发酒业起诉

回顾该案件,最先是人头马诉寰发酒业要求其支付拖欠的货款37,765,077.58元人民币,并赔偿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图为:《上海埃雷米人头马贸易有限公司与广东寰发酒业有限公司与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寰发酒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提出,人头马在2019年5月单方终止双方之间的合作,已构成违约,且没有给予被告补偿。

一审法院认为,寰发酒业主张人头马擅自终止双方之间的经销合作关系,与该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法院在该案中不作处理,寰发酒业可另行主张。且2017年经销权调整所产生的补偿问题,寰发酒业也已另案起诉,不影响该案的处理。

在二审中,针对寰发酒业提出的“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埃雷米公司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的上诉请求。二审法院认为,寰发公司在一审中提出的反诉与该案买卖合同法律关系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故一审法院答复寰发酒业反诉不在本案中处理,其可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后寰发酒业起诉至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立案受理了该争议,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因此,二审法院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3

业内人士:交易中要注意保留书面证据,尊重契约精神

深圳和富酒业谢斌在接受WBO烈酒商业观察采访时表示,这起诉讼带给业内最大的提示就是在进行相关市场活动、尤其是国际贸易时,一定要注意保留相关书面文件或电子邮件。特别是在合作出现重大变更之时,必须要以公文方式与合作方进行交涉,这在出现纠纷时可作为有力证据。

至于双方在国内市场“由爱生恨”的变化,谢斌认为早期国外品牌在进入中国市场时,确实比较依赖像寰发酒业这样的一级代理商打天下,但是随着市场的拓展,代理商在某些区域力有不逮也是事实,这时品牌方寻找更多的代理商就会成为必然。

尤其是人头马目前的市场占有率落后“三大洋”中的轩尼诗和马爹利,因此必然采用更激进的市场策略,这肯定会触及像寰发酒业这样的老代理商的利益,双方出现分歧就不可避免。谢斌强调,这时尤其需要大家尊重契约精神,履行事先约定好的合同。

事实上,在此前的报道中有业内人士就表示,双方在这种长期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进行合作,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