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不平衡复苏,人民币汇率和债券怎么走?外汇局这么看
财经

全球经济不平衡复苏,人民币汇率和债券怎么走?外汇局这么看

2021年04月23日 14:42: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债利率变动与全球大放水下,汇市与债市较以往更受关注。

北京时间4月23日,在国新办举办的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新闻发布会中,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英春表示,置身于全球经济不平衡复苏以及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较大的全球宏观背景中,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特征增强,而在当前全球负利率环境中,人民币债券仍保有吸引力。

人民币汇率表现较强韧性

人民币近期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强劲态势。在年初1、2月明显涨幅后,目前人民币走势已趋缓。4月23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934,下调32个基点。

在王英春看来,国际环境的确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美债收益率上升、美元汇率指数反弹,国际资本流动受到一定的影响。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呈现了窄幅的双向波动,外汇市场交易理性有序,汇率预期比较平稳。

“2021年初开市第一天,人民币汇率跳升1.2%,涨至6.46,这之后转入较为平稳的态势,在6.46-6.55之间窄幅的波动”,她说,“相较于国际主要货币,人民币较为稳定,表现出较强的韧性。 截止4月22日,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较去年末小幅升值0.8%,欧元兑美元贬值1.4%,日元兑美元贬值4.4%。多边汇率方面,美元指数上涨1.3%,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1.8%,人民币汇率指数上涨2%。从这几个数据来看,人民币汇率显示出较好的韧性。” 王春英称。

人民币汇率变化必然扰动外汇市场交易。对此,王春英表示,理性的交易来自于理性的平稳预期,国内外汇市场交易理性有序,汇率预期比较平稳。“首先,市场主体仍旧保持了逢高结汇、逢低购汇的理性交易模式。今年1-2月份购汇率较去年12月份增长1.6个百分点。3月份人民币贬值时期,结汇率比1-2月份上涨3.1个百分点。从企业的外汇交易来说,一季度企业的出口和贸易项下的结汇同比分别增长39%和38%,进口和贸易项下购汇分别增长19%和23%,两方向都一致,且幅度相近。”

王春英指出,在直接投资项下, 1-3月份非金融企业实际使用外资较前两年同期平均水平增长34%,1-2月份非金融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与2019年和2020年同期水平相当。其次,证券投资项为小幅净流入,1-3月份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737亿美元,境内主体通过港股通参与香港股票市场,净买入港股达到3111亿元人民币。

“当然,一些风险也需关注”,她补充说,“如全球疫情蔓延、地缘政治等因素都会对我国涉外经济和国际收支产生一定的影响。”

外资增持中国债券仍会持续

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与财政政策目前极度宽松。在当地时间4月22日结束的欧央行(ECB)会议中,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称,仍将保持现有的宽松货币政策,维持各项利率不变。大洋彼岸的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也轮番公开重申美联储宽松政策,尚未思索退出刺激。

然而,近期美国最新经济数据显示出的经济企稳进一步提升了市场对通胀的预期,担心美联储会提前结束宽松的货币政策,若如此,外汇市场不免受其影响。

对于此种担心,王春英认为,虽然在去年3月份美联储推出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之下,资产规模已累计增加了3.6万亿美元,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的扩表规模基本相当,但二者并非一样,本轮对市场的影响时间较短。不管从外汇远期市场还是期权市场来看,自去年美联储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以来,衡量预期的指标都表现得比较稳定。

“从国内的外汇市场看,在这轮宽松货币政策下,我们国内没有积累过高的对外债务,市场风险缓释能力在不断提升。我们由此尚有条件保持国际收支和外汇市场均衡”,她解释说,“而从人民币汇率的角度看,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强促使市场压力得以有效释放,防止单边预期,从而有助于形成市场汇率调节和交易行为之间的良性循环,有利于抑制单边的升值和贬值积累。”

此外,王春英称,从对外债务看,国内没有积累较大的对外债务风险,外债结构进一步优化。而外债的负债率、债务率、偿债率、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占比,都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以内,总体风险由此可控。

美债收益率此前走出了一番高涨态势,曾一度引发对其立即突破2%的预期。目前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滑落,在1.5%-1. 6%区间徘徊,中美利差仍较此前有所收窄。

但在王春英看来,外资增持的总体趋势还会持续。在当前全球负利率环境中,人民币债券较高的收益率仍旧是境外投资者多元化投资组合的优先选择。

国家外汇局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外资净增持境内债券633亿美元,环比增长11%,3月份外资增持债券33亿美元,较1、2月份历史高位有所减少,但与2019年和2020年同期相比却保有增势。

“首先是国内基本面为外资增持境内债券提供了根本支撑。从2016年中国债券市场加快对外开放以来,中美之间的利差时高时低,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境外投资者对中国境内的债券市场的相关投资都保持了年均两位数的增长”,王春英解释道,“其次债券市场本身具有外资增配的发展空间。到去年年底,外资持有国内债券占整个债券市场托管总量的3%,低于美国的28%,日本的14%,也低于巴西(9%)等新兴市场国家。”

王春英同时认为,中国债券的资产收益相对享有优势,且收益稳健。“从收益高低的角度看,截止4月22日,中美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差为1.6%,依旧处于历史中高水平。从收益的稳健性来看,今年以来,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波幅26个基点,而美国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波幅是87个基点。“

国际金融协会(IIF)近期发布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3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总额约为101亿美元,其中有88亿美元流向中国股市(38亿美元)和债市(50亿美元)。而在富时罗素确认将中国国债纳入债券指数(权重为5.25%)后,王春英预计,中国的债券市场会迎来超13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