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股份仿制药屡屡“慢半拍”背后:研发缩减高管涨薪销售费用大增
财经

哈药股份仿制药屡屡“慢半拍”背后:研发缩减高管涨薪销售费用大增

2021年05月06日 07:35:37
来源: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乔丹

老牌药企哈药股份(600664.SH)遇上的糟心事一桩接一桩,上市28年迎来首亏,斥资20亿元投资的GNC不到两年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对比曾经的风光,如今的哈药股份面临业绩和业务的双重考验。

哈药股份对国际保健品、营养品等膳食营养补充剂品牌GNC的这笔海外投资是近年来投资者们关注的焦点。2018年,哈药股份先后支付20亿元收购了GNC40.1%的股份,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然而,GNC在2020年6月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提出破产保护申请,意味着哈药股份超20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除去这笔投资失利,哈药股份在其他方面似乎也多次踏空,在经营上总难踩对节奏。

业绩下滑非一日之寒

哈药股份主要从事医药研发与制造、批发与零售业务,产品聚焦抗感染、心脑血管、感冒药、消化系统、抗肿瘤药以及营养补充剂等治疗领域,主要产品包括复方葡萄糖酸钙口服溶液、葡萄糖酸锌口服溶液、阿莫西林胶囊、双黄连口服液、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拉西地平片、注射用青霉素钠、注射用头孢曲松钠、注射用盐酸罗沙替丁醋酸酯等。

哈药股份的业绩恶化非一夕形成。据公司财报,哈药股份的营收在2013年达到180亿的峰值后,便开始转头向下,至2020年已下滑至107亿元,期间的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8%。细分来看,公司的业务主要分为工业及商业这两个板块,2020年公司工业板块营收27亿元,同比下降19%,其中心脑血管和抗肿瘤药收入分别下降24%和41%;商业板块则营收79亿元,同比下降4%。公司的净利润亦是如此,在持续负增长后于2020年首亏10亿元。而亏损苗头早已显现,公司在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为-1215万元,是哈药股份自列示扣非净利润指标以来的首次扣非净利润亏损。

除了业绩亏损外,公司还面临流动性难题。据公司历年财报,哈药股份在近三年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分别为47%、52%和 66%,2020年的短期借款为16.34亿元,同比增长206%,而同期的货币资金仅8.9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净利润首亏的年份,公司在销售人员同比减少142人的前提下,销售费用依然保持大幅增长。据财报,公司在2020年的销售费用达10.75亿元,同比增长24.83%。从费用结构上来看,当期的工资及附加费用同比增长 41.33%,广告宣传费、办公差旅费和业务招待费同比分别增长85%、20%和 50%。

与此同时,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税前报酬总额在扣非净利润首次亏损的年份也出现大幅增长。2018年-2020年,该笔费用支出分别为897万元、1922万元、2211万元,在2019年及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14%、15%。整体来看,同期公司的管理费用分别为15.7亿元、15.3亿元、17.5亿元,2020年同比上年增长了14%。

与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增长相对的是,公司的研发人员及研发费用逐年减少。2017年-2020年,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31人、221人、224人、168人,研发费用分别为1.4亿元、1.3亿元、1.2亿元、0.9亿元,增幅分别为-22%、-3%、-8%、-26%,至2020年,公司的研发费用已不足1亿元。从上述数据对比来看,哈药股份难免给投资者留下“重销售、轻研发”的印象。

仿制药屡屡“踏空”

在“重销售、轻研发”的体系背景下,哈药股份的仿制药研发进程屡屡慢几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种也寥寥可数。随着新医保目录发布、全国药品集采和一致性评价等政策持续出台,我国化学制剂行业已经进入快速分化、结构升级、淘汰落后产能的阶段,而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是仿制药企参与集采和投标资格的“门票”。

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披露将开展包含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6个品种在内的一致性评价工作,但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在2019年9月24日上海开标的“4+7”集采中已有4家公司投标,中标价格较上一轮“4+7”出现23.27%的最大降幅。截至2020年年报,哈药股份仍未有该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信息出现。

在2019年年报中,公司披露包含辛伐他汀片等6个品规一致性评价品种已进入审评阶段,该产品在2020年年报中仍处于评审阶段。而在2020年4月落地的第二轮国家集采中,京新药业(002020.SZ)已以0.11元/片的价格中标辛伐他汀片的集采,对比原2.869元/片的挂网价格,降幅高达96%。而京新药业以低价入局的代价是,其2020年上半年的心血管类收入同比下降了21%。第一批入局的企业尚难取得增长,且在集采背景下各类仿制药竞相降价会更趋白热化,公司的竞争优势在哪里?要如何获得市场收益?对此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向哈药股份求证,暂未获得回复。

截至2020年,哈药股份的蒙脱石散、盐酸二甲双胍片、阿莫西林胶囊、布洛芬颗粒、头孢氨苄胶囊已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但通过一致性评价仅仅是拥有集采投标资格的开始,到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2020年年报,哈药股份通过一致性评价的阿莫西林胶囊,便未能中标2019年的“4+7”集采,受此影响,当期阿莫西林的销量同比上年减少了44%。

在原有的医药研发与制造业务无法带来增长的情形下,哈药股份开始试水其他业务,但该业务恐怕也难言乐观。

近日,《投资者网》从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服务平台获悉,哈药股份自今年4月16日起先后共备案了46款“哈药优品”化妆品,这是备案平台上首次出现含“哈药”字样的化妆品。“哈药优品”系列产品囊括水、乳、洁面、精华、霜等,生厂商为广州卓芬化妆品有限公司及诺斯贝尔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代工企业。

在通过备案的“哈药优品”化妆品中,有36款产品备案名称含“大麻叶”,但在今年4月30日,国家食药监局发布了《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目录”),目录将大麻(CANNABIS SATIVA)叶提取物、大麻(CANNABIS SATIVA)仁果、大麻(CANNABIS SATIVA)籽油、大麻槿(HIBISCUS CANNABINUS)茎粉等成分拟调整为《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禁用成分,于5月1日起施行,几乎没有缓冲时间。该目录将给现下正火爆的大麻化妆品市场浇下一盆冷水,而公司备案的“大麻叶”化妆品将难以投放市场,新业务有可能再度“踏空”。

《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2021年版)》 图片来源:国家食药监局

就上述诸多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哈药股份,但一直未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