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是什么?无限期暂停有何影响?
资讯

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是什么?无限期暂停有何影响?

2021年05月06日 20:15:55
来源:新京报

5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某些人士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基于澳联邦政府当前对中澳合作所持态度,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自即日起,无限期暂停国家发展改革委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是什么?

2014年起举办三次 曾讨论“一带一路”议题

5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此事评论称,一段时间以来,澳方不顾中方的严正立场和多次交涉,滥用所谓国家安全理由,对中澳经贸、人文等领域合作项目和既有成果变本加厉进行限制和打压,严重损害中澳两国互信,破坏了正常交流合作的基础,中方不得不做出必要的正当的反应,澳方必须对此承担所有责任。我们敦促澳方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真正客观看待中国发展和中澳合作,立即回归理性,纠正错误,改弦更张,停止针对中澳合作的疯狂打压行径,停止把国家间正常交流政治化、污名化,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出声明之后,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一决定“令人失望”,他称这一对话是解决经济议题的一个重要平台,该国仍愿意“举行部长级对话和参与”。

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是中澳总理定期会晤下的重要机制,是巩固中澳双边关系各项机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通过就两国经济和投资领域的重点开展战略对话,加强经济联系。根据目前可查到的资料,该对话自2014年开始,总共举行了三次,最近的一次对话是在2017年,此后至今未再举行。

2014年6月,时任澳国库部长霍基、贸易和投资部长罗布访华,时任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同霍基、罗布共同举行首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2015年8月13日,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访澳,第二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在堪培拉举行。在此次对话期间,双方就表达了将“一带一路”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倡议相对接的意愿。

在第一次与第二次对话之间,中澳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14年1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澳大利亚期间,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共同宣布实质性结束中澳自贸协定谈判。2015年6月,中澳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澳自贸协定,同年12月,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

2017年9月16日,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与时任澳大利亚国库部长莫里森以及时任澳贸易、旅游与投资部长乔博主持召开第三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对话期间,何立峰与莫里森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澳大利亚国库部关于开展收入政策制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与乔博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关于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双方还宣布在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下设立竞争政策工作组。

在第三次对话举办前,澳方表示,澳中两国在开放的全球贸易和投资方面有着共同利益,将利用战略经济对话的讨论重申这些承诺。战略经济对话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与中国大型投资者会面的机会。

“一带一路”曾经是第二次中澳战略经济对话讨论的议题,后澳政府态度出现大转弯。今年4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和框架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澳联邦政府无理否决维州政府同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肆意干扰破坏两国正常的交流合作,严重损害中澳关系和两国互信,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经向澳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保留对此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中国为澳第一大贸易伙伴 澳对华依存度更高

从中澳双方经贸关系来看,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外贸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货物贸易方面,中国多年保持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7亿美元。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为1039.0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8.2%,澳大利亚的第二出口国日本仅占14.6%。澳大利亚自中国的进口额为550.7亿美元,占澳大利亚进口总额的25.8%,超过第二进口国美国的两倍。中国也是澳大利亚第一大顺差来源地,2019年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顺差488.3亿美元。

在自贸协定签署后,中澳贸易总额不断增长。澳向中国出口额从2014-2015财年的约750亿美元增长至2019-2020财年的超1500亿美元,自中国进口额从2014-2015财年的570亿美元增长至2019-2020财年的近810亿美元。

对于中国来说,在中国单一贸易伙伴中,澳大利亚仅占第八位。根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2020年,中国与澳大利亚进出口总额1683.19亿美元,在中国当年进出口总额中占比3.62%。其中,中国向澳大利亚出口534.82亿美元,在中国出口总额中占比2.06%;自澳进口1148.37亿美元,在中国进口总额中占比5.59%。

在中国的出口国中,澳大利亚排名第13位,在中国的进口国中,澳大利亚排名第5位。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和中澳紧张关系影响,中澳贸易额有所下降,中澳贸易总额下跌0.7%;尤其是中国自澳进口规模收窄,进口额同比降低了5.3%。

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为澳大利亚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第一大服务出口市场。据澳方统计,2018-2019财年中澳双边服务进出口总额近220亿澳元,其中澳大利亚对华服务出口占澳大利亚服务出口总额的19%,澳大利亚自华服务进口占澳大利亚服务进口总额的3.4%。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澳方破坏了中澳经贸合作关系,不可能不付出代价。从中澳双方经贸关系来看,澳大利亚对于中国市场的依存度远大于中国对澳依存度,“澳大利亚卖给中国的东西远远多于中国卖给他的东西,澳大利亚需要自己掂量成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可能没有代价。”

白明表示,在此前的一系列事件中,已经显现出中澳关系变化对于双边贸易的影响了。4月澳大利亚政府取消了维多利亚州与中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从这一事件上看不出澳方恢复与中国经贸关系的诚意。因此,对于澳方的做法,我国采取一定措施也是必然的,会对澳方贸易产生影响。

澳对华出口主力为矿产品 中国已在采取措施使进口多元化

从商品种类来看,以金属矿砂为主的矿产品一直是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主力产品,2019年出口额为713.9亿美元,占澳对中国出口总额的68.7%。动物产品是澳对中国出口的第二大类商品,出口额41.8亿美元,占澳对中国出口总额的4.0%。纺织品及原料是澳对中国出口的第三大类商品,出口额25.0亿美元,占澳对中国出口总额的2.4%。中澳自贸协定启动以来,澳对华的其他产品出口也大幅增长,包括肉类(特别是牛肉)、医药产品、饮料(尤其是红酒)。

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和家具玩具杂项制品,2019年合计进口337.1亿美元,占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总额的61.2%。

澳大利亚矿产品出口数据的变化已经显现出中澳关系对其贸易的影响。由于矿产品在对中国出口中的份额接近七成,矿产品对中国出口的表现基本决定了澳对中国出口的整体表现。2020年初,由于供应中断,澳大利亚对华矿产品出口有所放缓,自3月起开始反弹,至7月份,澳大利亚对华矿产品出口达到年度峰值91.68亿美元。然而,此后中澳关系不断紧张,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矿产品不断走低,全年约968亿美元。

白明表示,澳大利亚是全球铁矿石大国,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无限期暂停,对于我国的矿产品进口是否会产生影响,还有待观察。但中国已经在采取措施减少影响。不久前我国取消了对部分钢铁产品的出口退税,同时放弃部分钢铁商品的进口关税,这会使得我国的铁矿石供应更加多元化,进口也不仅仅依赖澳大利亚一个国家。对于国内的钢铁产业来说,我国也在优化产业结构,不主张盲目扩大钢铁产能,减少对钢铁的过分依赖。因此,即使从澳进口铁矿石受到影响,我国也已经将各种挑战考虑在内。

在双向投资方面,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规模大于澳对华的投资规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直接投资4.3亿美元,截至年末澳对华累计投资额为93.2亿美元;澳大利亚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涉及钢铁、科技、食品、贸易等。2019年,中国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流量12.7亿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澳大利亚直接投资存量403.9亿美元;中国在澳大利亚的主要投资领域以资源开发为主,还涉及房地产、制造业、金融等领域。

白明表示,此前澳大利亚对中国企业设置了一系列限制,这不利于中澳经贸关系的正常开展。我们希望中澳关系正常发展,沿着中澳自贸协定的方向,互利互惠,造福两国人民,为两国企业带来更多机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