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豹出逃!背后关联药企曝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曾私占土地遭处罚
财经

金钱豹出逃!背后关联药企曝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曾私占土地遭处罚

2021年05月10日 07:05:3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5月8日,三只“离家出走”的小金钱豹引发了全民关注。

目前,这起全网围观的“金钱豹去哪儿了”的荒诞剧,终于看到了落幕的可能。截至5月8日下午,出逃的金钱豹已寻回两只,还有一只搜救队正在寻找。5月9日凌晨,无人机发现第三只小豹子的行踪,但是搜寻队合围失败。

在大众关注三只金钱豹出逃路线和最新动态的同时,金钱豹背后的动物园——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也陷入舆论漩涡,一方面,动物园否认又承认、删文又道歉的一番操作引发质疑,另一方面,三只金钱豹的出逃原因也至今未有解释。

目前,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仍处于暂停营业状态。5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园区售票处已空无一人,安检口还拉起了警戒线,不时有公安、救援队、园区工作人员出入。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3月发布的考核结果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野生)还曾被评为 “年度安全生产考核优秀单位”。

启信宝信息显示,杭州野生的股东穿透后,“疑似实控人”为自然人张举彦。根据公开资料,杭州野生曾多次因生产、税务等问题遭到行政处罚,还曾因私自占用村集体土地建华南虎棚而被强制执行。多起行政处罚之外,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曾成为“人脸识别第一案”的被告方。

此外,杭州野生背后的控股股东龙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晖集团)也受到了诸多关注,记者梳理资料发现,龙晖集团是一家“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的医药企业,目前国内的中医药龙头上市公司片仔癀(600436,SH)也被牵涉其中。2020年,片仔癀作价4447.59 万元收购龙晖药业51%股权,后者原本由龙晖集团持股68%,荣泰投资持股32%。

“流浪”未回的第三只豹子

5月9日中午时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园区对面的一餐饮商户向记者透露,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周末人流量大,以家长带孩子出游为主,周末基本不愁生意,翻桌率高,但当天,因为豹子走丢了,中午只有零星几桌客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在园区门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偶遇了先锋救援队队员,据了解,富阳先锋应急救援队昨晚在附近山林寻豹一直持续到5月9日凌晨两三点。

此外,某搜救队伍的负责人还向记者透露,昨晚无人机拍摄到第三只豹子踪迹,但豹子速度太快,等搜救队伍找过去。豹子又不见了。而豹子一般晚上活动,白天休息,白天找到豹子的概率更大。据了解,搜救队伍随行还带上了麻醉枪和搜救犬,今天仍在继续搜寻剩下的一只豹子。

5月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当地获悉,富阳区人民政府已经组织相关部门成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未成年金钱豹出逃事件专项工作组,目前各专项组正全力寻找最后一只出逃的未成年金钱豹,同时做好事件原因调查、问题整改等相关工作。另据官方通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目前已被责令关闭园区,进行停业整顿,要求园区坚决做到“整改不到位绝不开园”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瞒豹”出逃背后的动物园

五一吸客近10万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已两次在公共舆论场中出圈。除了这次三只豹子出走外,上一次是因“人脸识别第一案”。

2019年,购买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年卡的游客郭兵发现,入园方式由指纹识别变更为人脸识别,要求游客进行人脸激活,郭兵对这种强制“升级”的做法表示不满,其后双方协商无果,郭兵以侵犯隐私权和服务合同违约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这一案件也被称为“人脸识别第一案”。

一审法院判决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驳回郭兵提出的确认野生动物世界店堂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等其他诉讼请求。

一个月前,“人脸识别第一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迎来二审判决。从判决结果来看,维持了一审对郭兵合同利益损失的认定和赔偿金额的确定;以及要求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删除当初所采集拍摄的面部照片;同时还要求野生动物世界删除当时采集的郭兵指纹识别信息;郭兵的其他诉讼请求被驳回。

根据此前媒体拍摄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视频,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入园闸机处的人脸识别机器设备商为鼎游信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鼎游信息全称为深圳市鼎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官网2019年5月曾刊文称,鼎游信息携手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为园区软硬件做了整体提升,其中就包括提供移动人脸检票设备。

根据启信宝信息,从股权关系来看,鼎游信息持股47.52%的第一大股东是北京航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而北京航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穿透股权关系实是北京趣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就是互联网旅游平台去哪儿网的运营主体。

5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售票处看到,售票处窗口上方“门票收费”板上标注的“年卡办理流程”仍明确提到人脸注册和人脸扫描入园流程。

值得一提的是,据富阳区政府官网5月6日消息,《富阳区“五一”假日旅游市场情况小结》的文章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动物风情展、森林小火车、互动表演秀等节目,吸引了大量亲子家庭,假期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次,日游客量接近2万人次。”

曾是2019年度安全生产考核优秀单位

2020年3月2日,杭州市富阳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发布了《关于2019年度文化旅游体育行业安全生产考核结果的通报》。按照该通报的考核结果,安全生产单位分为三个等级,分别是优秀、良好和合格,三档各29家、41家和9家。

图片来源: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官网截图

非常醒目的是,在上述通报的正文中提及“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等29家单位为2019年度安全生产考核优秀单位”。

启信宝显示,杭州野生成立于2000年,控股股东为龙晖集团。2016年,杭州野生因“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的商品”被杭州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银湖所行政处罚。2018年,因税收违法被杭州市富阳地方税务局行政处罚。

此外,杭州野生还因非法占地建设华南虎棚受到过行政处罚。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则裁定书显示,2016年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对杭州野生出具行政处罚,认定杭州野生“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于2015年5月擅自占用银湖街道施家园村集体土地404平方米营建华南虎棚,新建建筑面积404平方米”。

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的行政处罚内容主要包括:一、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404平方米土地;二、限自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自行拆除在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范围内的404平方米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土地原状;三、并处罚款人民币11864元。

2016年11月17日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向杭州野生送达了催告书。然而,按照裁定书的记录,杭州野生在收到催告书后十日内仍未完全履行该处罚决定。2017年1月18日,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向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张举彦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副会长

再往上追溯,龙晖集团的控股股东为雄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鹰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张举彦。启信宝信息显示,目前张举彦仍然为杭州野生的董事。

雄鹰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组建于2003年,其前身为原国家林业部定点生产猎枪的企业——齐齐哈尔猎枪厂,始建于1954年。坐落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一家以装备制造、旅游、制药三个支柱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图片来源: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截图

此外,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公布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名单”中就有张举彦,当时的职务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董事长。而后,张举彦任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常务理事。

目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仅更新至第五届理事会名单,未知此后是否有进行改选。

图片来源: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截图

5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先后致电杭州野生、龙晖集团试图采访,但这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电话皆无人接听。记者也致电雄鹰集团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是两家不同的公司,不清楚具体的事情。”

背后关联“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的药企?

据启信宝信息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背后企业主体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该公司大股东为龙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晖集团”),持股46%,龙晖集团旗下产业多与动物相关,公司名称可见动物繁育、马戏团、动物管理服务、野生动物科研中心、海洋世界、猎枪、猎弹、亚洲象种源繁育等字眼,此外,还覆盖动植物园、房地产和医药等板块。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股权结构(来源:启信宝)

龙晖集团产业布局(来源:启信宝)

医药上,龙晖集团目前拥有参股子公司龙晖药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为33.3%,该公司控股股东为知名中药上市公司片仔癀,持股51.0%。

不过,实际上龙晖药业最早是由龙晖集团与香港荣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合资企业,2020年7月片仔癀以自有资金累计约4447.59万元取得龙晖药业51%的股权。这是也片仔癀上市以来,首次实施外延式产业并购,当时业内声音认为片仔癀此举或为拿下龙晖药业旗下安宫牛黄丸等知名中药品种文号。

龙晖药业成立于2005年8月。在片仔癀增资之前,龙晖药业注册资本1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龙晖药业(未经审计)总资产4376.27万元,净资产-141.51万元;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204.87万元,净利润-654.68万元。

换句话说,从-141.51万元的净资产可以看出,自龙晖药业成立至2019年可谓是亏多赚少。

而到了2020年3月底,龙晖药业的净资产就增长至了475.1万元,也即三个月内增长了600余万元。而2020年一季度,龙晖药业的净利润仅16.62万元。显然龙晖药业的净资产短期内大幅增长并非来源于净利润的增长。

更令人引人深思的是,根据龙晖药业官网自称“龙晖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药用研发和高附加值药品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中港合资现代化制药企业。公司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以药用研究开发为先导,以建设现代化制药厂为生产基地,生产、销售具有高技术含量,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成药产品”。

龙晖药业官网公司介绍

无论是昔日作为龙晖集团控股子公司,或是今日上市公司入主后,龙晖集团依然可对龙晖药业的运营施加实际影响,如龙晖集团实际控制人张举彦目前依然担任龙晖药业副董事长,公司另一位董事欧梅芳也是龙晖集团背景。龙晖药业所谓的“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是否与龙晖集团旗下业务板块,尤其是野生动物园业务存在关联?

在中成药方面,龙晖药业拥有独家品种龟补肾口服液,另有安宫牛黄丸、西黄丸、鹿胎膏等传统经典中成药。

记者也致电片仔癀的媒体关系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是私人电话,不能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向片仔癀发出了《采访函》,问及龙辉药业是否与杭州野生、龙晖集团有业务往来,龙晖药业净资产短期内大幅增长以及并购估值的合理性等问题,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获得对方回复。

另值得注意的是,片仔癀的前任董事长刘建顺也任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

图片来源: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截图

今年4月8日,片仔癀发布公告称,收到董事长刘建顺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片仔癀表示:“刘建顺先生因个人身体原因,特向董事会申请提前退休,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