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泰汽车的黄昏,债权人组团讨债

众泰汽车的黄昏,债权人组团讨债

2021年05月10日 21:25:45
来源:第一财经

4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浙江永康市的天空飘起了雨,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T众泰,下称“众泰汽车”)门口的铁牛雕像被雨水淋湿。二十五名众泰经销商陆续来到永康众泰生产基地,在门卫室登记个人信息,姓名、身份证、电话号码一样不少。

这些经销商来自全国各地。50多岁的吴明(化名)从拉萨赶过来,先飞到杭州,再连夜乘大巴到永康,赶了一天的路,满脸写着疲惫。这是他今年第三次到永康参加经销商与众泰汽车的谈判,在他看来,如果申报的债务能有进展,再辛苦也值得。

众泰汽车四川经销商赵勇常年住在永康,他多次往返于永康和杭州,后者曾经是众泰汽车销售公司所在地。赵勇希望众泰启辰早日归还债务,得到的答复却一直是再等等。他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众泰汽车汽车销售公司会欠30多亿。

北湖路1号曾经是永康市的一道风景,就在两三年前,众泰汽车北门外一辆接一辆的平板运输车排队等着新车下线,运往全国各地经销商。“永康有四大产业,一个是五金,一个是木门,一个是保温杯,还有一个就是众泰汽车。”一位永康当地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靠五金和零部件起家,众泰汽车在成立后的第6年就实现了60亿元的销售额,一度是浙商中的典型。作为永康制造业中的重要一环,在2018年危机爆发之前,众泰汽车连续多年为当地贡献的税收都超过4亿元。

但如今,众泰汽车的倒下带动了一大片产业的凋零。4月中旬第一财经记者到永康实地探访时,众泰汽车工厂已停工一年,厂房紧闭,北门外的长坡上再不见平板运输车排队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快递公司的物流车。工厂不远处的停车场内,停放着众泰汽车的百余辆弃置车辆。众泰汽车的倒下,还促使周边的汽车零部件配套厂商撤走,厂区附近的商业街店门紧闭,人流稀少。

但众泰汽车的相关利益关联方似乎还没有放弃。如同小康股份,众泰汽车是今年中国股市最“妖”的两只汽车股之一。5月10日,*ST众泰股价一字涨停,这是今年第58个涨停板,股价也来到最高点5.27元/股。一位要求匿名的证券分析师认为,众泰汽车股价的飙升背后体现出极高的运筹能力。

而以上种种众生相,构成了众泰汽车在濒死黄昏中的画面。

组团讨债

众泰汽车门卫室旁有一个小房间,墙上张贴着值班表,岗楼、仓库、宿舍等岗点仍有24小时的值班巡逻,监控记录着工厂的各个角落。经销商围坐在一起攀谈着,因为维权,他们成为老朋友了,也被设为重点关注对象,来永康会收到通知短信,希望他们不要采取过激行为。

经销商代表孙武(化名)坐在中间,鼓舞着士气:“上次咱们在西湖的方式不对,这次咱们请来了专业的律师,和众泰谈判。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成立债权委员会以及关联公司的专项审计。大家都进去听一听,和众泰谈完,我们再去法院,没有明确答复我们就等着。”

登记完,经销商一行人穿过长长的林荫道,园区内很安静,只听得见淅淅沥沥的雨声。他们走得很慢,步伐看起来有些沉重。众泰汽车办公楼门口停满车辆,其中不乏奔驰、宝马等豪华品牌。走进会议室,众泰汽车预重整管理人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表已端坐在最前方,等着他们的到来。

众泰汽车预重整已持续大半年,除了公示两家投资人以外众泰没有披露其他信息。寻找潜在投资人,推进重整进程,需要众泰汽车降低负债、优化资产。在众泰汽车旗下诸多子公司中,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众泰汽销”)注册资本只有1亿元,但目前经统计的债务规模就已超过39亿元。经销商希望众泰汽销纳入重整体系,而在众泰管理人看来,众泰新能源的重整价值更高。

据众泰汽车内部消息,众泰汽销累计收到914起债权申报,涉及金额人民币39.56亿元,包括经销商、供应商、职工、银行以及关联公司。其中全国530多家经销商申报的债权超过10亿元。

据经销商提供给记者的数据,它们被被欠的款项从几十万到3000万元不等,包含众泰DMS账户余额、根据众泰商务政策未入账金额、众泰盖章或未确认入账金额。“这其中有应该给我们的建店和销售返利,以及我们垫付的‘三包’索赔基金。”这些经销商希望众泰“无条件以现金方式全额支付经销商账户上返利金、现金、保证金、索赔金等。”

“我们的钱也有银行的借款,有一部分已经过期。”经销商代表马明(化名)说,因为众泰汽车的资金拖欠,目前自己旗下公司已经无法正常运营,员工也被连带欠薪。赵勇告诉记者,除了上述款项之外,众泰汽车方面还包括利用经销商第三方敞口额度进行的贷款,这些贷款因为逾期未能归还,也导致经销商被追偿。

除了债权问题,还有经销商起诉众泰汽销“打款不发车,收车不退钱”。据悉,众泰汽车在2019年发布一款T300小强版,售价4.59-5.59万元,经销商下订后一直拿不到车,得到的回复是“在生产了”、“下个月就能提车”,而迟迟见不到众泰汽销发车。此外,众泰汽销回收了部分老款车型,但钱至今仍未退还给经销商。

争夺债委会席位

在总计39.56亿元的债务中,最大两笔债权人为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和众泰汽车,二者分别申报了17.95亿元、6.22亿元,合计24.17亿元,占总债权超六成。此外,申报债权的经销商中有13家为众泰汽车直营的“港邦”系汽车销售公司,它们申报的债权总计为2.6473亿元。

考虑到众泰汽车下属公司繁多,业务不乏交叉,经销商希望对关联公司进行专项审计,了解背后是否存在无关账款挂到销售公司名下,众泰汽销和关联公司是否存在关联交易。

众泰汽车宜昌经销商胡丰(化名)质疑说:“众泰汽车品牌部在纳斯达克投广告,花了几个亿,和汽销公司有什么关联?”四川经销商丁龙(化名)也提出质疑:“物流运输这块,汽销公司运输应当是整车,如果运的发动机、冲压件等零部件,这属于江南制造公司的范畴。”

对此众泰管理人代表律师表示,不否认众泰与上述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以及关联交易,非正当的关联交易才是关注的重点。目前已启动专项审计,涉及款项数量近千笔,公示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谈判桌上,经销商代表提出,如果组建债委会,关联公司的债务理应剔除,人数占多数的他们应当获得更多的代表席位。除了经销商,众泰汽车供应商也在和众泰方面沟通,他们也希望在债委会人员构成上获得相应的席位。据众泰汽车债权统计表,目前已登记了340家供应商,包括广告宣传、承运等方面,债务总计金额为27亿元。

根据4月份的沟通意见和永康法院的给出的口头意见,债委会组建人员构成为7人,其中经销商的名额是3人。选举方式为差额选举,要求双过半的原则。

5月14日众泰将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主要议程是债权核查和选举债权委员会代表。破产重整较少情况下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算经销商阶段性胜利。

希望何在?

众泰汽车的一些员工也组成了联合讨薪团体。从2019年底开始,众泰汽车大面积拖欠员工薪酬,全国生产基地接近于完全停摆。去年年中,众泰汽车内部出台了延期放假的通知,众泰汽车永康工厂员工雨润(化名)此前向记者表示,“延期放假其实就意味着失业,但至少先把我的工资都给我再让我走吧。”

根据众泰汽车2020年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众泰汽车应付职工薪酬还有2.23亿元。

2018年起,众泰汽车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少则数十万,多则数千万乃至过亿。浙江一家汽车零配件公司表示,从2017年起,众泰汽车的货款结算开始出现“不规律”,到2018年干脆就就付不出来了。2018年底,该公司彻底停止了与众泰汽车的供货合作,但直到现今众泰汽车还欠着好几百万货款。

2019年底,众泰汽车收到永康市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以及起诉书,诉讼书中比克动力申请判令众泰汽车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支付拖欠款项6.16亿元。据比克动力披露的信息,众泰汽车拖欠货款影响了该公司向上游客户的回款进程,受牵连的公司包括容百科技、当升科技等,上述公司不仅对比克动力停止供货,并发布应对措施,包括与比克动力洽谈应收账款回款计划及财产担保事宜等。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众泰汽车总涉及合同纠纷案1241件。启信宝信息显示,仅过去30天内,众泰汽车就收到了23份开庭公告,其中绝大部分是供应商合同纠纷。

然而,众泰汽车全体系“崩塌”的情况下,其股价却屡屡收获涨停板。今年4月28日,众泰汽车发布2020年年报,2020年该公司净亏损108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11.9亿元。

对于业绩持续巨亏,众泰汽车解释称,去年度受资金短缺的影响,该公司下属各汽车生产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其主要产品汽车整车基本无销售收入,造成公司2020年度经营业绩亏损较大。

然而,就是这样“奄奄一息”的状态,却遭资金热炒,三个多月累计涨幅近200%。5月7日,众泰再次发布股票异常交易波动公告,表示截止公告披露日,两家意向投资人不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形,且尚未有进一步明确投资意向。同时还强调股价的异常波动可能会影响众泰重整进度。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众泰方面管理人,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