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知道|比尔盖茨与性侵大亨爱泼斯坦往事
财经

财知道|比尔盖茨与性侵大亨爱泼斯坦往事

2021年05月10日 22:19:03
来源:凤凰网财经

时隔近两年后,比尔盖茨再次与臭名昭著的爱泼斯坦有了牵扯。

与2019年不同的是,此次对盖茨的猜测源于他与结发妻子的离婚细节。相守二十多年“模范夫妻”一朝各奔东西,表面上因无法提升而选择离婚的联合声明为双方的婚姻留足了体面,但冰山下显露的更多角落表明事情或并不简单。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了解到,在二人的离婚文件中,梅琳达以婚姻破裂无法挽回提出离婚诉讼,似乎指向了盖茨是导致双方婚姻破裂的过错方;梅琳达与盖茨离婚一周后,长女詹妮弗晒出与妈妈梅琳达、弟弟罗里、妹妹菲比四口人的开心出游合影,并配文“每一天都是我们的女王和英雄妈妈,”像是体现了三个孩子的立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内情被挖掘出来。

据华尔街日报,梅琳达早在2019年10月就开始接触离婚律师,并表示婚姻遭遇了不可挽回地破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盖茨与爱泼斯坦过从甚密。

一个是心系公益、关心妇女权益的前任首富,一个是涉嫌性侵未成年少女、组织性交易活动的丑闻大亨,二人是如何产生了联系?

双方最早来往于2011年

盖茨与爱泼斯坦的交往最早可追溯至2011年1月,二人在上东区爱泼斯坦的别墅首次见面,前瑞典小姐伊娃·安德森杜宾和她15岁的女儿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杜宾的丈夫、对冲基金亿万富翁格伦杜宾既是爱泼斯坦的朋友也是商业伙伴)

对于这次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的会面,双方互相都进行了称赞,爱泼斯坦在一封信中写道“比尔很棒,”而盖茨则对爱泼斯坦的魅力和智慧表达了认可,在给同事们发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他的生活方式与众不同,令人着迷。尽管对我来说行不通,但有点耐人寻味。”

盖茨发言人布瑞吉特阿诺德后来解释,盖茨“指的只是爱泼斯坦住所的独特装饰风格,以及他自发地把熟人请到家里来见盖茨的习惯,”她认为,“这绝不是要表达一种兴趣或认可。”

不久,盖茨又见到了爱泼斯坦。在加州长滩举行的一次TED会议上,与会者发现两人正在私下交谈。

到了这一年的5月,《泰晤士报》刊登了盖茨造访爱泼斯坦位于纽约豪宅的照片,照片拍摄于爱泼斯坦大理石装饰的门厅里,画面中,爱泼斯坦右边的正是盖茨和盖茨核心圈人员波利斯·尼科里克,左边的则为时任摩根大通高管的詹姆斯·史泰利和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

之所以盖茨与爱泼斯坦的交往引起了诸多争议,是因为这位爱泼斯坦早已“名声在外”。2005年,首次有一位女士带着她14岁的继女报警,说爱泼斯坦支付了300美元让这位14岁的小女孩穿着内衣为他按摩。

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警方据此对爱泼斯坦展开了一年多的调查,基本确定爱泼斯坦在当地豪宅中对至少20名14-17岁的未成年女孩实施性侵。

2008年,爱泼斯坦性侵少女罪名终于成立,但只被判了13个月,且每天只需要在监狱待上12个小时,其他时间可以在办公室“上班”。2010年以来,纽约警察局将爱泼斯坦注册为“三级性犯罪者”,每天须向警察局报道一次,但纽约警察局从未严格对他执行此项规定,爱泼斯坦仍然是个特权人士。

盖茨的解释被质疑与事实不符

等到了2017年,好莱坞韦恩斯坦性侵案曝光,美国兴起MeToo反职场性侵运动后,被爱泼斯坦侵害过的女性重新开始发声。

最终在2019年,肯尼斯马拉法官找到了爱泼斯坦认罪协议书的漏洞。根据佛罗里达州法律,认罪协议签署前,检察官必须通知所有受害者。唯独当年的检察官并没有按规矩做。至此,对爱泼斯坦性侵幼女案的调查才得以重新启动。

该年,爱泼斯坦因被控性侵多名未成年女性并为权贵提供性交易,在新泽西州泰特波罗机场被捕。被捕当天,FBI合法搜查了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的住所,发现了其组织性交易的证据,包括大量视频和照片。

事情走到这一地步,爱泼斯坦也无法抵赖。而更进一步惹人关注的是,到底是哪些人曾踏足过爱泼斯坦用于犯罪的、被称为“萝莉岛”的小圣詹姆斯岛,以及用于搭载交易人员的私人飞机“洛丽塔号”?

据悉,爱泼斯坦曾与克林顿、安德鲁王子、特朗普等人交好。在爱泼斯坦被捕后,包括维密老板、美国前劳工部长多位名人被卷入此事,特朗普也因二人当年关系受到质疑,但他称已经十余年未与爱泼斯坦讲话。

不巧的是,其中还有比尔盖茨的身影。

对此,盖茨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我与他没有任何业务关系或友谊。我没有去过新墨西哥州,佛罗里达州或棕榈滩等地。”并且对二人的交往进行了解释,声称因为爱泼斯坦认识很多富豪,可能对慈善事业有益。

但这番说辞很快遭到媒体质疑,先是2013年的一份飞行清单显示,盖茨曾乘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飞往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后有发言人阿诺德表示,盖茨在纽约参加会议时,曾与爱泼斯坦共进晚餐,讨论了基金会和慈善事业。

直至2014年,双方的关系不似从前,进入冷却期,爱泼斯坦还在该年底向一位熟人抱怨盖茨停止与他交流。据悉,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因为盖茨的发妻梅琳达。

据《野兽日报》报道,2013年9月,盖茨夫妇与爱泼斯坦在其位于纽约上东区的家中举行了一次未被公开报道的会面,这让梅琳达感到“愤怒”,当天盖茨夫妇在附近的皮埃尔酒店领取拉斯克-布隆伯格公共服务奖。知情人士称,这次会面可能是“比尔与爱泼斯坦关系的转折点”,因为在那次会面后,梅琳达告诉朋友们,她在这个性侵犯者的陪伴下感到很不舒服,并且不想再与他有任何关系。

早有离婚倾向

凤凰网财经《财知道》发现,巧合的是,如今被爆出的梅琳达早已开始接触离婚律师的2019年10月,正是爱泼斯坦事发自杀后不久,盖茨被媒体爆出曾在爱泼斯坦的曼哈顿寓所逗留至深夜的时间段,不过发言人阿诺德解释,两人会面多次讨论慈善事业,并且盖茨对两人的会面感到后悔。

自那之后,许多事情仿佛已有了端倪。2020年初,盖茨夫妇宣布缺席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3月,更宣布退出微软董事会,将花更多时间投入推动关于健康、教育与对抗气候变化多方面的慈善工作;同时,辞去在巴菲特投资旗舰巴郡的董事职务。

据称,当时比尔·盖茨夫妇已在商讨财产分配,双方律师团与调解员私下讨论分居事宜。

谁也想不到,看起来琴瑟和鸣的盖茨夫妻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更想不到,为世界公益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盖茨夫妻离婚会与一位恶贯满盈的性侵者扯上关系。

2019年8月,爱泼斯坦在曼哈顿监狱中自杀身亡,这一宗牵扯甚广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虽然这起自杀在众人看来疑点重重、巧合连连。

首先在爱泼斯坦死亡的前一天,他恰好被解除了自杀监视;其次,他自杀时恰好狱警不足,没有半小时巡逻一次;另外,他的狱友尼古拉斯又恰好不在;就连监狱的摄像头都坏得恰到好处。

随后纽约市对爱泼斯坦的尸体进行尸检,尸检发现爱泼斯坦颈部多处骨折,其中舌骨也骨折。有美国法医称,舌骨骨折在谋杀案中很常见,推测爱泼斯坦并非死于自杀,而是被人勒毙的。

随着爱泼斯坦生命的终结,英美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得以保留一分体面。然而在受世界瞩目的盖茨夫妻离婚案下,这份体面或被揭开真实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