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晖系”卢建之涉嫌受贿罪被逮捕:财技高超,与“德隆系”关系匪浅

“湘晖系”卢建之涉嫌受贿罪被逮捕:财技高超,与“德隆系”关系匪浅

2021年05月11日 22:46:38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何明俊

又有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捕。

经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华民股份(300345.SZ)实际控制人、董事卢建之因涉嫌受贿罪被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执行逮捕,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5月11日晚间,华民股份公告了上述信息。

约半个月之前,4月29日,华民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卢建之家属通知,卢建之因涉嫌受贿罪于4月27日被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

华民股份董事会在公告中表示,“本事项仅针对卢建之个人,与上市公司无关,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秩序正常,各项业务稳步推进。”

现年51岁的卢建之是华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湖南华民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民资本”)的董事长,同时为湖南本土一资本派系的创始人,其与兄长卢德之创办的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湘晖资产”)等企业,被外界统称为“湘晖系”。

2020年10月,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与此同时,华民股份召开董事会,将卢建之的外甥熊猛推上董事长之位,同时兼任法定代表人。

因被立案调查,向来低调潜行的卢建之被推至聚光灯底下。而随着卢建之被捕,失去主心骨的“湘晖系”未来将何去何从,骤添变数。

财技高超

无论是为人熟知的倒卖万福生科,还是两倍资金杠杆入主红宇新材,这些经典的资本运作案例都展现了“湘晖系”长袖善舞的资本运作能力。

2012年,万福生科因财务舞弊被立案调查,陷入债务危机,而公司实控人龚永福则身陷囹圄。卢建之嗅到机会,向万福生科伸出“援手”。

2013年9月2日,龚永福的妻子杨荣华将所持有的300万股质押给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桃源湘晖”),用于向桃源湘晖借款提供出质担保。

桃源湘晖是“湘晖系”旗下公司,其控股股东华民资本持股80%,自然人熊猛持股20%。而华民资本第一大股东便是卢建之,持股90%,熊猛持股10%。

与龚永福、杨荣华夫妇的交易,具体为:桃源湘晖2013年8月30日向龚永福、杨荣华夫妇提供5000万元借款,用于个人资金周转。同年9月11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宁波永道”)代偿了龚氏夫妇对中原信托的债务,由此形成桃源湘晖对龚氏夫妇9000万元借款、宁波永道对龚氏夫妇6000万元借款。

然而,9月17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就以借款逾期未还为由,向桃江县法院提交《支付令申请书》,要求龚永福、杨荣华夫妇15日内支付共计2亿元借款本金。龚氏夫妇无力偿还。

2014年,湖南桃江县法院裁定,将龚永福夫妇持有的万福生科3509万股限售流通股划拨给桃源湘晖用于抵债。由此,万福生科被“湘晖系”收入囊中,卢建之成为实控人。

万福生科扭亏后,卢建之与佳沃集团签署《表决权委托书》,将所持股份对应表决权授权佳沃集团行使。2017年2月20日,桃源湘晖作价11.33亿元将所持的万福生科全部股份一次性转让给佳沃集团。

短短两年多时间,“湘晖系”获利近10亿元。

红宇新材同样是“湘晖系”在一系列资本运作后的产物。

红宇新材是华民股份的前身,主要从事耐磨铸件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应用技术服务,并为客户量身定制耐磨铸件应用技术解决方案。2012年,红宇新材登陆深交所,因在182个交易日累计涨超300%而成为2019年市场热门“妖股”之一。

初期,红宇新材被“湘晖系”盯上的原因在于公司陷入困境,原实控人朱红玉选择出让公司控制权。

2017-2018年,红宇新材净利润分别亏损5558.52万元和2.98亿元,面临退市。截至2018年底,红宇新材总负债1.39亿元,非流动资产2.82亿元,净资产4.54亿元,成为财务报表上理想的“壳资源”。

2019年3月6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玉之子)与卢建之实际控制的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湘晖鸿”)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根据该协议,朱红玉、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红宇新材股票(占总股本26.17%)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同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专(朱红玉之兄)又与建湘晖鸿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建湘晖鸿可以实际支配的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升至1.22亿股,占总股本的27.57%。

天眼查数据显示,建湘晖鸿的控股股东为桃源湘晖,持股60%。

经过借款资助、受让表决权、改组董事会等一系列操作,“湘晖系”正式接手红宇新材,卢建之在一股未持的情况下成为实际控制人。2020年7月,红宇新材更名为“华民股份”。

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卢建之与其伙伴共同出资不到1.9亿元,却撬动了约两倍的资金杠杆,并在短时间内获取了“壳股”公司的控制权。“湘晖系”在资本运作的过程中擅长撬动杠杆,先以低成本取得“壳资源”,再注入暗中控制的资产,但这种操作极容易带来债务纠纷。

2018年,卢建之在入主万福生科时为杠杆融资担保,但引发纠纷后被渤海信托起诉。与“湘晖系”关系密切的德隆系旧部,同样也因杠杆引发纠纷后而陷入连番诉讼。

2021年4月29日,深交所对华民股份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华民股份说明公司控股股东建湘晖鸿是否存在到期无法偿还相关款项的风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是否存在被处置的风险及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并充分提示风险。

建湘晖鸿持有华民股份20%的股份,现已全部质押。

5月11日,华民股份披露公告称,将延期回复年报问询函。

卢氏兄弟的朋友圈

“湘晖系”从来都不是单打独斗。

“湘晖系”是资本市场知名的资本谱系之一,由卢氏兄弟共同掌控。哥哥卢德之负责“湘晖系”的金融资产管理,卢建之负责“湘晖系”的资本运作。

天眼查显示,卢德之曾任湖南省民政厅干部、副处长等职,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董事长等,并通过“湘晖系”旗下公司湘晖资产持有华安保险部分股权。卢建之则主要借助湘晖资产这一平台进行资本运作。

2003年入驻湘晖资产,是“湘晖系”的起点。

1999年12月8日,湘晖资产成立,注册资本为2800万元,当时的股东分别为长沙市环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持股62%)、长沙中意电器集团公司(持股8%)、长沙华盛置业有限公司(持股14%)、湖南金健米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6%),以及唐逢时(持股10%)。

2003年,卢德之收购湘晖资产,委托秘书侯建明、司机陈某等人代持湘晖资产股份,增资款则由特华投资代为支付。

随着“湘晖系”资产规模的逐渐壮大,从1998年就开始跟随卢德之的侯建明于2018年提出代持股份为自己所有,此后双方对薄公庭。正是这一场代持股份之争,才让资本市场得以窥探“湘晖系”发家史的冰山一角。

2004年、2005年,唐万新的“德隆系”轰然坍塌,“湘晖系”迅速接手“德隆系”遗留的包括恒信证券、国海证券(000750.SZ)等金融资产。2009年,“湘晖系”又与复出的新“德隆系”联手参与中捷资源等多家上市公司的重组。

此外,卢建之还是北京益阳企业商会的执行会长之一。据北京益阳企业商会介绍,华民资本在卢建之的领导下,主持了一系列的资产并购重组项目,在精达股份(600577.SH)、国海证券、华数传媒(000156.SZ)以及华安财险等项目的投资中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业内人士认为,“湘晖系”与 “德隆系”的资本操作手法相似,关系匪浅。此外,银行、P2P等行业也闪现过“湘晖系”的身影。

2018年,长沙银行(601577.SH)首发上市时,卢德之出现在该银行董事名单中,为独立董事。不过,2019年1月,长沙银行董事会进行换届选举,卢德之不再担任该行独立董事。(时代周报记者陶书宁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