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核心数据即将出炉,美元指数料重回“8”字头
财经

美国核心数据即将出炉,美元指数料重回“8”字头

2021年05月12日 14:48: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元自二季度起重展弱势。

一改此前一季度回弹状态,美元指数自四月始转而走低,一直持续至五月。北京时间5月11日21:00左右,美元指数一度跌破90,几乎抹去了今年2月底以来所有的反弹幅度。而即将于当地时间5月12日与13日公布的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与生产价格指数(PPI)或将再对美元指数施加一道不小的压力。

然而,即便市场预测美国四月CPI 将大幅攀升,通胀情况进一步实质性凸显,美联储(Federal Reserve, Fed)却并未太过在意。其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于当地时间5月11日表示,“美国国内经济前景是光明的,但风险仍存,我们离目标还很远。在我看来,目前的通胀仅为暂时现象,美联储将继续耐心践行最大就业与通胀目标。”

美元指数料重回“8”字头,人民币或轻扣“6.3”大门

美元指数走势愈发疲软。

2月下旬开始,因疫苗注射计划在美快速推进,美元指数开始走强,兑人民币一度达至6.57的阶段性高位。但美元于四月伊始重拾颓势,于北京时间5月11日跌破90 关口,刷新2 月以来的低点至89.97。截至北京时间5月12日14时,美元指数报90.3665。

瑞银CIO预测美元指数料其将重返“8字头”区间。“美元指数近日降至90.2左右。随着全球经济提速复苏,美元可能再下跌至1月低点,即89或更低。美国债市强化了此看法,因名义利率持稳但通胀预期升温想,市场预期美国10年期实际利率从-0.6%,到非农就业数据公布后的-0.93%。虽然我们并不认为实际利率将进一步显著下行,但其至少到下半年较晚的时候方有潜力回升。“

在市场眼里,美元指数的波动必然连带这人民币变化的幅度。5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大幅攀升。北京时间5月10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收盘报6.4173,较上一交易日涨416个基点,创2018年6月以来新高。5月1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254,调升171个基点,连升3天,创2018年6月19日来新高。

截至北京时间5月12日14时,在岸。离岸人民币分别为6.4390与6.4381。

支持人民币上扬的力量不仅源于中国国际收支改善,美元广泛走弱也是人民币进一步走强的关键触发点。数据显示,美元相对人民币汇率及美元贸易加权指数,从4月末的0.4上升至近周的0.8左右。此外,由于美国4月非农就业数据疲软,美联储或将延后释出缩减买债规模的信号,人民币因而相对美元保有超200个基点的利差优势。

由此,受中国国际收支改善叠加美元弱势双重影响,CIO认为人民币将进一步涨至2018年初时的高点,预计6月左右升至6.35,甚至有望挑战6.30大关,轻叩6.30大门。“当资金再度加快流进中国股市,而美联储维持鸽派的姿态,加上全球经济增速超越美国,对美元构成下行压力,届时中央政府料将容许人民币跟随其他货币走高,不排除人民币触及2018年初高点的6.30左右。”

“目前,中美流动性背道而驰,这也从本质上推升了人民币“,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Matt Simpson称,“在剔除GDP增速之后,中国与美国的M2呈反向走势。中国是在渐渐收水,而美国则是覆水难收,流动性水平是影响汇率的一大重要因素,外界对人民币汇率稳定充满信心。此外,4月以来,欧央行和美联储的扩张之路又回到均势,美联储稍稍领先,美元指数回落,人民币因外力间接走强。”

通胀只是暂时的,美联储会耐心实现通胀与就业目标

市场正在等候即将于当地时间5月12日和5月13日公布的CPI与PPI数据。前者也猜测数据压力可否迫使美联储提前收紧货币政策刺激。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全球利率策略主管Priya Misra指出,若美国CPI表明通胀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走高,有关缩减购债规模的讨论将再度成为焦点,届时美联储可能会对利率采取更大幅度的调整。

在Matt Simpson看来,持续高通胀的风险因经济体而异。“一些发达经济体的核心通胀数据并不值得过多担忧。例如,欧元区的核心通胀率从去年的最低点(0.2%)回升到了今年4月的0.8%,但是美国的风险尤其高。”

“最大的担忧在于,与新冠大流行相关的一系列因素最终可能引发广泛的价格上涨。这些因素包括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导致的投入成本上升、运输成本极高以及半导体等关键供应品的短缺。而除了供给瓶颈,需求因素也将会加剧成本压力。” Matt Simpson称。

即便面对市场如此压力,美联储官员近期一致且反复的发表声明称,虽然美国经济正处于复苏阶段,可仍面临风险,现在讨论减少货币政策支持为时过早。直到在就业和通胀方面看到“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 之前,美联储将继续以目前的速度购债,而基准利率在2023年之前将维持于接近零的水平。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于当地时间5月11日声称,“我们有充分的理由预计,未来几个季度就业将出现强劲反弹,但今天,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就业仍远未达到我们的目标:失业率仍然保持在8.9%的高位,就业缺口超过1000万,美联储将继续专注于实现最大就业和通胀的目标。

“通胀的路径也很难预测,额外的需求增多及供应意外都将会使通胀形势进一步复杂化,但我认为目前通胀上升属于暂时的现象”,她解释说,“我们将密切关注长期通胀预期的指标,确保其能很有效地锚定至2%。虽然看似暂时通胀压力可能会持续存在,但若此风险显现,美联储有足够的政策工具与经验以温和地方式引导通胀回到目标值,任何人都不应怀疑美联储的能力与承诺。”(作者:胡天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