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阻击的上海学区房:教师轮岗制来袭,有房东绷不住,爆款房源降150万
财经

被阻击的上海学区房:教师轮岗制来袭,有房东绷不住,爆款房源降150万

2021年05月13日 11:25:40
来源:时代财经

VCG11413128460.jpg

“学区房好卖的时候,我不用一年就能攒出一套房的首付。现在市场大不如前,一个月都卖不出一套学区房。”在上海大热门学区卖了4年学区房,这次中介吴栋真正感受到了市场吹来的冷风。

约莫两个月前的一次高中招生录取制度的调整,像一根锋利的针刺破了学区房的泡沫。一时间,房东慌张、买家迷茫,心急的房东们难以守住内心对于高房价的坚持,若降价出手,又充满了不甘。

而作为满怀期望的家长们,亦开始思考,是否还要将孩子的未来寄托在一套小小的学区房上。更令家长们感到不安的是,政府还在不断做着平衡教育资源的动作,如果此时接盘,他们极有可能求学不得,反而成为被困在“山顶”的人。

买家与房东的“拉锯战”由此开启,博弈之间,上海学区房市场开始有降温的迹象。

有房东“绷不住”了,主动降价150万

由于房价的飘忽不定,学区房的交易节奏通常比较快,就算是遇到优柔寡断的买家,吴栋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一番,总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促成交易。用吴栋的话来说,“买学区房的人都是头脑相当清楚的人,要不要买,在看完房子的那一刻心里就有谱了”。

然而,当政策袭来,学区房遭遇重创,“降价”的声音接踵而来。但对于吴栋而言,学区房价值下跌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更惧怕的是政策汹涌而来之后,房东与买家之间漫长的僵持,这意味着成交周期被拉长。

“被砸盘不要紧,降价也会有成交机会。僵持状态就不同了,房东普遍高傲,永远认为自己手里的学区房价值连城,买家也不急,就这样拖着。”吴栋说,三个月前他所在的梅园片区有许多房源要靠“秒杀”,而眼下,热门小区的成交周期也需要以“月”来作为计算单位。

为了卖出房子,房东们不得不作出让步。时代财经通过诸葛找房搜索发现,对口一梯队福山外国语小学和建平西校的梅园片区在过去24小时内共出现9则降价信息,其中降价幅度最大的一套房源,为梅园三街坊一套51平方米左右的老破小,一口气下调报价60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这已是该房源自3月末挂牌以来的第二次降价。诸葛找房信息显示,该房源最初的报价为880万元,但挂牌仅4天,就出现了第一次降价,由880万元降至810万元。也就是说,这套房源前后已累积降价140万元。

而梅园七街坊一套48平方米左右的小户型房源同样在挂牌后经历了多次降价。根据价格变动信息,该房源最早于2月21日挂牌,初始挂牌价为850万元,3月、4月、5月分别下调一次报价,每次下调50万元,目前的报价为700万元,较最初挂牌时降了150万元。

顶着“双学区”“一梯队”光环的梅园片区如此,一度因学区房而疯涨的浦东前滩也未能维持高热的状态。

一位中介告诉时代财经,年初学区房热度最高的时候,前滩的二手房价格一路飙升,单价屡屡超过20万元/平方米。但现在情况有所扭转,虽然许多房源的挂牌价还处于高位,但议价的口子早已打开。

“前滩还有新盘陆续入市,新盘的单价基本都在12万左右,二手房倒挂太厉害没有任何优势。所以,现在很多真心想要卖房的房东给了比较大的议价空间,一般降价5-10%是正常区间,最多可以讲下来20%的价格。如果算总价,至少能降50-100万元。”

可见,政府出手后,纵使表面上学区房依然坚挺,但看似难以撼动的房价有了松动的迹象。

政府追击,家长犹豫观望

学区房的起起落落,围绕着“教育资源”四个字。为了令教育资源更加平衡,从而由根源上打击炒作学区房现象,上海政府费尽心思。3月出炉的高中招生录取制度只是其中之一,最近有家长们发现,上海打击学区房的“杀手锏”实际是“教师轮岗制”。

早在今年1月份,上海市教委等4部门就曾出台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上海市中小学教师人事管理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文件中便提到促进校长教师合理流动、优化中小学教师资源配置的关键信息。

到了3月高中招生录取制度公布前,上海教委再度强调“教育资源平衡化”,要求确保全市每位中小学教师10年内有规定的流动记录之余,还设立了同学段学区、集团每年教师交流轮岗人数以及跨学段学区、集团每年教师交流轮岗人数比例指标。

不仅如此,上海教委提出要求,三到五年内,要完成每所小学至少有1-2名高级教师、每所初中高级教师的比例不低于5%,每所高中都有1名正高级教师的任务。新制度首先会在奉贤、松江和浦东三个区试点,计划在2-3年时间内实现全市覆盖。

近期,有家长得到消息,“五一”小长假过后,奉贤区已经率先启动教师轮岗制试点,“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在同一学校任教满十年应纳入流动计划”被写入奉贤区教育局工作方案。

这让尚未从高中招生录取制度中缓过神来的家长们不知所措。“现在买学区房的家长,孩子肯定都很小,义务教育阶段9年,除非刚好碰上新调动过来的老师,否则9年之中必定要碰上老师被调动的问题。万一新的老师不如旧老师,那我们岂不是赔了金钱还折了孩子的未来。”正在犹豫是否购买学区房的苏欣然说到。

在苏欣然加入的一个妈妈群里,和她有着同样困惑的家长不在少数,显然,新制度的火速落地,还是让这些家长们有些“漏气”。于是,在经过多番讨论未有解决方案的时候,她们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本来我和两个群友计划五一过后再去考察一下徐汇、紫竹的学区房,听到教师轮岗制的消息,我们就叫停了计划,还是观望一段时间再做决定。”苏欣然说,她内心仍倾向于购买学区房。不过,她认为现在绝对不是出手的好时机。

观望情绪的蔓延反映到市场上是带看量的骤减。吴栋称,3月中旬至今,他的手机一天比一天安静,几个月前心急如焚的买家纷纷“变了脸”,当他主动联系对方时,总是得到诸如“我再想想”“我先不买了”的回应。5月即将过半,他的带看量还是个位数。

“1月的时候,我每天带看十几组客户,没想到一下就从‘天堂’跌到‘地狱’。”接下来的学区房会朝什么方向走,吴栋不敢轻易做出判断,但他认为,已经有房东开始松口,这表明博弈行情迟早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