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版权未了局:平台不会坐以待毙,但创作者已预备逃离
财经

短视频版权未了局:平台不会坐以待毙,但创作者已预备逃离

2021年05月13日 12:41:01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 宋美璐(songml@ifeng.com)

4月25日,B站知名影视点评UP主“路温1900”更新了一期视频,视频主题是“读评论”,画面仿佛一个“表情包PPT”,围绕在表情包周围的黑边实在没办法说是一期制作精良视频。

这是“路温1900”在多家联合版权声明后,发布的第一个视频,这个以吐槽影视为主的UP主,不再毒舌。

2021年4月9日,各大影视公司及视频平台的《联合声明》引爆了短视频平台,表示将对网上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的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法律维权行动。

该声明针对的是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运营者传播的影视二创内容,声明一出便遭到了网友的吐槽,“不能放下筷子就骂娘。”

半个月后,500名艺人、54家影视公司、17家影视协会,还有爱奇艺、腾讯等5个头部视频平台,对短视频从业者的行动提出了更明确的指南,要求短视频平台加强内容管理、清理侵权视频,短视频创作者提升版权意识,不得发布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相关内容,包括拍摄花絮、现场物料、路透视频等。

如果说影视公司等的声明只是一个威慑,随后几天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有关打击短视频侵权的条文,则是在告诉短视频的创作者们,这不只是虚张声势的呐喊。

近年来,人们的精力和时间被碎片化,但是电视剧却日渐冗长,动辄70集的电视剧和人们碎片化的时间十分矛盾。在这种背景下,提供碎片化娱乐的短视频成为追剧潮流,几分钟看完XXX、影视吐槽剪辑等影视类作品在短视频平台火爆。

坐拥互联网最大流量池的短视频平台,有些版权方把它看作输血端,有些把它当作吸血端。在这则影视公司、影视协会、平台全部参与的声明中,看似正义的维权运动只是一件华丽的外衣,外衣下面是长短视频的争斗,首当其冲的就是滋养平台也威胁平台的创作者们。

1、引流还是分流?

整治短视频侵权的声明发布后,网友一边倒的反对,“引流的时候:剪辑大大,引流过后:侵权。做人不要太双标”“是不是因为怕被吐槽了就没人看你们的烂片了”。

这些言论不难看出影视二创作品的现状,有人为剪辑大大鸣不平,有人为影视点评博主讨公道,但唯独没有人提及遍布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搬运工”,实际上,这才是最能伤害到版权方的内容。

网络上的二创作品大概可以分为三类。第一是影视评论,这种类型的作品通常以影视画面作为讲解的辅助,重点在于影片内容的评论分析;第二种是影视混剪,即将一部影片中的精彩片段或不同影片中的精彩片段当作素材,混剪或者重建,再创一个新作品;第三种是直接截取影视中的片段或直接搬运视频到其他平台。

第一二种作为素材的使用,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已经流传很久,甚至有不少版权方在宣发的时候和平台合作鼓励二创,为作品增加热度。

2020年爆火的电视剧《传闻中的陈芊芊》就曾和B站合作进行有奖征稿,奖金高达上万元。彼时,除了B站,微博、抖音各处皆能看到该剧各种形式的混剪。混剪中笑点和梗的精妙运用,为该剧吸引了大批的流量,居高不下的话题度也反过来吸引了更多的创作者进行二次创作,在这样的滚轮推动下,《传闻中的陈芊芊》成为2020年年度热剧,豆瓣评分人数达26.9万人。

《2020年抖音娱乐白皮书》公布了电影、剧集、综艺的相关数据。凤凰网财经观察发现,白皮书中总结的各分类下TOP5的视频中,剧集和综艺TOP5均是简单的视频切条,高能片段搬运,也就是上面所说的第三种。电影则是一些独家花絮内容。

抖音电影剧集热度数据

这些视频除了来自官方账号,但也有许多非官方账号借此为自己引流,其中不乏超前点播、VIP内容的剪辑。

在大多数人认知中,前两种再创作的内容是对影视作品的衍生呈现,并不构成剧透也不伤害原影视作品,不应当被诉侵权。正如B站影视点评UP主阿易所说,“好的作品被分析解说多少遍也会有人看,被人说几句就没人看都是些劣质作品,市场上良币驱逐劣币的事情不多了。”

提到切条搬运视频,阿易直言“那是傻币”,他表示双手支持下架那种切条的内容,但是不应该把治理侵权当作敛财的手段,“管理给的是秩序,不是收割。”他说。

但这些事情剥除掉感情色彩,放在法律的框架下,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卫若楠告诉凤凰网财经:“一般来说,凡是使用享有著作权的作品都是需要经过法定许可,并支付报酬的。未经许可使用将构成侵权,这个侵权与长度、类型无关,就算一张图片也会构成侵权。”

也就是说,在法律上这三种都属于侵权,这则声明没毛病。不管是能为影视作品引流还是分流,只要没获得版权方的许可就是侵权。

真的只是版权保护吗?

“这个行业太难了”,爱奇艺CEO龚宇在4月份的11周年答谢会上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标榜“中国奈飞”的爱奇艺似乎离目标越来越远了。连续亏损3年,丢掉行业老大的位置,这是爱奇艺上市后交上的成绩单。

不止爱奇艺,背靠腾讯大山的腾讯视频和背靠阿里巴巴的优酷也尚未实现盈利,涨价、超前点播、自制自播,长视频平台尝试了各种方法,背负了上了“吃相难看”的骂名,依然无法扭转亏损,长视频亟需一场自救。

会员和广告,是长视频变现的两种主要模式。2020年,爱奇艺会员数为1.02亿,腾讯视频会员数1.23亿,二者会员数增速在超过1亿后明显放缓,会员增长乏力,广告成为增收主力。

如今,广告营收也迎来了新的搅局者---短视频。

短视频的崛起异常迅速,2016年到2020年,短视频用户规模从1.34亿增长至8.52亿,年复合增长率达58%,占网民整体的88.3%,巨大的流量池吸引着广告商的目光。

据App Growing《2020年度流量媒体广告收入及投放趋势分析》报告显示,抖音2020年移动广告收入广告费为322亿,获得流媒体广告收入第一名。前十名中长视频只有腾讯视频入围,以103亿元获得第9名。榜单中TOP30中,短视频平台占了6个。

收入遭遇瓶颈的同时,持续增加的内容成本也是长视频头痛的问题,内容是长视频的立命之本,目前来看,长视频的用户尚未培养起足够的忠诚度,用户会因为这个剧留下来,也会因为下部剧跑到别的平台。

尽管各平台已经通过收购、自制等方式逐步打通上游,减少内容成本,但在海量的内容需求下,终究是沧海一粟。短时间来看,长视频仍需要大量的内容版权投入。

短视频平台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信息消费模式,碎片化信息消费的特点击中了长视频的软肋,也击中了当代人的生活习惯。伴随而来的是影视作品被碎片化,短视频追剧成为潮流。

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内容,却被竞争对手免费拿去,成为捅回来的刀子,爱优腾芒肯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连追剧这块阵地都失守,未来长视频将更加难以存活。

既然长视频具有天然的内容优势,何不把资金效率最大化,让短视频的流量在自己的平台流转。

爱优腾看到机会后,都在短视频项目上做了尝试,企图打造流量闭环,爱奇艺上线随刻,腾讯上线微视,优酷也在去年全新改版,上线短视频功能。

目前来看,效果平平,主要原因是长视频和短视频的使用场景不同,抖快等短视频平台已经将市场瓜分的差不多,用户也已经习惯了去抖快看短视频,去爱优腾看长视频。

长视频要想改变用户习惯,重新杀入新战场,断掉竞争对手的粮食是直截了当的方式。禁止使用未授权的影视作品作为素材,虽说不能让短视频彻底落败,但至少能造成一定的打击,给爱优腾一个进入的裂缝。

爱优腾芒的意图已是司马昭之心,而声明中的影视行业和500名明星又是为何?

至少从过往众多的影视方和抖音的合作来看,影视方对待短视频渠道宣发的态度是积极的,此次和爱优腾芒的联合除了有版权保护的原因,也有被平台裹挟的可能。

《一起来看流星雨》的编剧汪海林就曾在B站表态,“我支持声明的内容,但是不想参与这个签名,因为不想参与到长视频和短视频的利益争斗。”

近两年,网络电视崛起,电视机变成了一个投屏工具,通过奇异果、极光TV、酷喵影视观看网络电视成为主流,长视频平台已经是影视作品绕不开的宣发渠道。

内容层出不穷,可选择的播出平台就那么几个,这是一个供需不平衡的市场,话语权掌握在少数者爱优腾手中。

汪海林在视频中也指出了这一点,制作公司在和长视频的合作的时候,遇到霸王条款是很常见的事。本应只拥有网络传播权的长视频平台,却要求获得全部的版权,影视公司却没有议价权。

全版权就意味着后续包括衍生品、二次创作的收益全部归属于平台,因此,如果长视频平台对二次创作收取版权费的话,这些收益最终将收入平台囊中,与最初的制作方无关。

靴子落地后,谁是受害者

声明发出后一个月,凤凰网财经观察抖音、快手、B站等二创短视频平台,发现B站影视频道仍然存在,抖音快手的相关影视账号也在正常更新。

凤凰网财经向三方询问,B站回应称,“感觉此次声明更多的是针对短视频平台,B站经常跟版权方有二创合作。”快手方认为自己不是此次整顿的重灾区,抖音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这样看来,几个短视频平台似乎没有被这一纸声明影响到,然而轻松的背后不见得是高枕无忧。

“2020年大陆地区上映的票房前20的华语电影全部开设了官方抖音账号。”“2020年,市场上超过90%的剧集都选择了与抖音合作。”抖音发布《抖音娱乐白皮书》,公布了明星、电影、剧集、综艺的抖音成绩单,该报告至少可以看出,影视剧等在抖音已经不是可有可无的边缘内容,禁掉这部分内容意味着先前的努力化为泡影。

以二次创作为主要内容的B站形式更为严峻,禁止使用影视素材,影响的不止是影视区,还有拉郎、鬼畜等内容,而这些都是在B站受欢迎且有明显B站印记的内容。即便这其中确实有很多优质作品,但是这并不能让他们置身事外。

观察维权声明,声明中并未对维权对象的内容和形式作区分,而是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对所有使用影视素材的内容进行维权。这也就意味着,一旦长视频下定心思去整治,B站的内容拼图将会丢失很重要的一块。

凤凰网财经在天眼查上发现,自2021年以来,5个月的时间,爱奇艺版起诉B站已经有66次,9成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还有极个别案由是“ 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几大平台整治版权的决心已然显现。短视频平台毫不在乎的态度,并非是因为没有威胁,而是看到了维权的困难以及风险责任的转嫁。

卫律师表示,版权方对侵权内容进行维权的时候,是一个作品对应一个案子。在海量的视频中,这无疑增加了维权的难度。而所谓的“避风港原则”,又可以让短视频平台在被投诉侵权后轻松的躲避责任。

避风港原则即法律上认定,在侵权案件中,网络服务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只要在发现侵权后删除相应内容就可躲避责任。

卫律师说,“在案件中,律师一般会同时起诉平台和创作者,但创作者负主要责任,平台是否有责任要看是否有审核机制。”

风险就这样被全部压到了创作者身上,这让爱优腾等平台一记重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

对一些潜心做视频的创作者来说,风险承担能力本就不强。

阿易每次做一个视频需要写文案、查资料、录制音频视频、剪辑,这一套下来通常要一个月。阿易是全职的在做这件事,声明发出的时候他刚做出了一个百万播放量的视频,但他没想过以此为生,“梦中想过以此为生,但我不信。”

有人通过搬运VIP内容、打擦边球获得大量的收益,带来的恶性结果却让所有创作者共同承担。阿易觉得不公平,然而比起这些,更让他死心的是,以后被垄断的市场。

在他看来,平台的这场战争,最终的局面就是“百大是傀儡,小的难以生存”。平台会和头部创作者谈合作,要想使用视频就要为他说好话,而小创作者要使用就要付版权费,“至于多少钱,还要看黄四郎的脸色。”他借用《让子弹飞》的台词回答到。

一刀切的做法打击了许多创作者的积极性,但正如卫律师所说,从法律上来看,“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侵犯别人的权利,这本就是不合理的。”

至于未来,整治短视频侵权的靴子是否能落地,还得看巨头们是否能找到一个共赢的办法,在这块诱人的蛋糕面前,相信没有一个巨头会轻易退出。而在这之前,那些以影视为生的创作者将持续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摇摆。

“路温1900”在视频的最后自嘲的说,“如果到时候失业了,我就努力学习化妆转型当一个美妆博主,一边化妆一边吐槽,不用他们的画面就不算侵权,说不定还能恰两份饭。”

阿易则表示,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就不会再做下去了,“不能没馅了,还非得包饺子,不包了,没内味。”

巨头的厮杀,必定会有牺牲,只是这次的牺牲品是夹在中间的短视频创作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阿易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