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一辆车少赚25%!成本激增超乎想象,有行业惊现涨价潮,董明珠发声!
财经

卖一辆车少赚25%!成本激增超乎想象,有行业惊现涨价潮,董明珠发声!

2021年05月13日 21:04:41
来源:证券时报

国内外大宗商品价格高点不断刷新市场认知之际,各界关于全球通胀担忧之声四起。作为产业链中下游的重要代表,制造型企业首当其冲成为本轮成本暴涨的承压方,能够最直接感受到上游涨价带来的冲击。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通过对包括家电、汽车等行业企业采访了解到,面对短期内成本激增的情况,多数企业受影响明显。

不过,基于不同行业、不同产业链结构的背景,各个企业成本传导方式各异,市场对短期利润率波动的宽容度也在逐步提高。

制造业陷被动涨价

此前因连续降价而受到市场关注的新能源汽车标杆企业特斯拉,转头涨价了。

特斯拉中国官方在5月8日宣布,国产Model3标准续航升级版上涨1000元,售价变为25.09万元。这是今年以来国产特斯拉的第二次涨价,此前国产特斯拉依靠多次降价抢占市场,例如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3从最初的35万余元一路降至24.99万元。

一反往常的是,今年以来特斯拉对Model Y和Model 3车型进行多次涨价,其中3月份国产Model Y全系就涨了8000元,4月份美国市场的Model 3售价也已经接连三次上调,涨幅达2000美元。

对于此次价格调整,特斯拉称“反映了成本波动的实际情况”,但并没有解释具体是哪方面成本。而在去年年底,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曾公开表示,电动车的价格与成本相关,受原料成本以及电动车零部件成本价格因素影响。如果未来原料或者零部件价格出现上涨,特斯拉的电动车不是没有涨价的可能。

部分国内自主品牌受到的影响也正在显现。以长城汽车为例,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综合毛利率为15.13%,同比提升5.8个百分点,但环比下降了3.13个百分点;单车盈利也环比下降了约25%至0.48万元。对此,东北证券分析指出,主要原因包括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带来单车原材料成本上涨1000-2000元,以及芯片紧张造成第一季度批发环比下滑,导致单车固定成本上升。

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连锁效应已在多个细分行业显现。以铜、铝、钢材等为基础原材料的家电行业,也成为受波及程度较深的行业之一。

自今年1月起,家电行业就开始掀起涨价潮。奥克斯在一份涨价通知中表示,从2021年1月1日起,网批产品在2020年12月开单价基础上,挂机每套上调100元-200元不等,柜机上涨200-300元不等。紧接着,海信空调方面也表示,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原因,海信部分空调产品已提价。除此之外,志高、美博等二三线空调品牌也发布调价通知,涨价幅度在100元-300元不等。

不仅仅是空调,冰箱、冰柜同样开启涨价模式。今年1月15日,TCL宣布,对冰箱、洗衣机、冷柜等产品涨价5%-15%。美的集团也于今年2月底向渠道商发放涨价通知函,称由于原材料持续上涨,决定自3月1日起,美的冰箱产品价格体系上调10%至15%。

据TCL家用电器(合肥)有限公司的一份文件显示,随着国内疫情的不确定性,国外疫情持续肆虐,从2020年7月以来,冰箱、冷柜、洗衣机等主要原材料上涨35%以上(其中冰箱发泡用黑料和白料涨幅超过60%,镀锌板、电解铜涨幅超过40%)。同时物流成本也在不断上涨,导致公司各项成本不断攀升。2021年,各种成本仍然保持持续上涨趋势。

除国产家电品牌外,国外品牌如博世、西门子、松下的部分高端家电产品也出现提价,其中,松下品牌个别高端产品提价接近1000元。

超乎想象的成本激增

近半年多来,在全球持续的货币宽松加持下,包括黑色、有色、化工、农产品在内的众多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多数创出历史、阶段新高。

就在5月12日,国内期货市场上铁矿石主力合约2109再度上行,最高至1358元/吨,再度刷新历史高点。焦煤主力合约2109也在当日刷新历史极值,至2138.5元/吨。作为二者的下游产品,钢铁系商品在2021年1-4月间也出现价格飞速上涨,螺纹钢、热扎板卷、线材等期货商品主力合约均在近日刷新了历史高点。

除黑色系外,超20000元/吨的铝价、近3000元/吨的玻璃和直奔80000元/吨的沪铜,都不断刷新着市场认知,也冲击着下游制造业的成本压力防线。

“ (铜)价格在一个月就涨了近1万元/吨,这个涨幅太快了,远远超过预期。现在也不清楚会涨到多少,但目前的成本已经太高了。我们现在基本以降库存为主,不敢大批量备货。 ”一位广东小家电企业采购负责人表示,鉴于小家电行业竞争激烈,他们还不敢贸然涨价,但如果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逼近盈亏平衡性,那就不得不涨价了,“不涨价就会亏本”。

同为小家电企业,小熊电器(002959)也面临着这一压力。在近日举办的机构投资者调研活动中,小熊电器直言不讳地指出:“公司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应对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据格力电器、美的集团、海尔智家三大家电巨头年报显示,三家企业的主要原材料均为各种等级的铜材、钢材、铝材和塑料等,且成本占比较大。2020年,三家企业原材料占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6.90%、84.47%和83.2%。

“这次的原材料涨价跟往常不一样,涨价时间有点特殊,往年春节后会降价,但从2020年底开始上涨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的涨价是我们预期不到的,对企业经营有很大的压力。”小熊电器表示,对于整机企业,原材料涨价有一定的滞后性,体现在财务数据上会有一个错期。

“2021年一季度,原材料涨价已经对成本产生了一定影响,公司通过调整产品结构、上调销售价格的举措应对,消化了原材料涨价的影响。第一季度毛利率没有受太大影响,说明公司经营是得当的,这两方面因素都在发挥作用。”小熊电器表示,今年年初以来,原材料涨价更快,会对第二季度产生新的影响,成本压力比较大。“我们会延续之前的举措,维持合理的毛利率,但能不能完全消化有待观察,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希望不要偏差太大。后续会进一步观察原材料价格的变动,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同时也会兼顾价格调整对收入的影响。”

新能源车上游的锂电产业,也是受到本轮成本冲击的典型代表。

锂电原材料从去年开始经历了一场凶猛的涨价潮,正极材料、负极材料、电解液和隔膜四大主要材料都受到了较大影响。

以正极材料为例,磷酸铁锂电池的原材料磷酸锂去年低位价格不到4万元/吨,而5月12日市场报价超过8万元/吨,推动每吨磷酸铁锂电池材料价格从3万余元涨超5万元;在镍、钴、锰价格一路飙升之下,三元电池材料价格也从11-12万元/吨涨至15-16万元/吨。电池负极的石墨涨势并不明显,但所需原材料还包含涨势猛烈的铜。

在动力电池领域,原材料涨价推动磷酸铁锂电池材料价格从3万余元/吨涨超5万元/吨(供图:毛可馨)

“ 去年底原材料就开始涨价,一开始大家觉得还可以忍一忍,但长期涨价造成现在压力确实挺大了。 ”天津斯科兰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积刚告诉记者,原材料涨价后消费领域的3C产品基本都在涨价了,但动力电池方面的压力主要由电池厂承担。

“动力电池的下游是各大车厂,他们的议价能力比较强,而且此前一般都签订了长期合同,因此电池厂很难提价,只能靠压缩毛利率来承压。不过,行业龙头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比较高,能够较早预测未来的需求量,因此在2万多元的价格低位就采购了很多碳酸锂,提前一年锁定原材料,因此有更强的价格消化能力。”李积刚称。

虽然成本压力骤增,但李积刚坦言:“锂电行业现在还谈不上艰难,可以说是难而不艰,主要因为大家能够通过各种方式降本,新能源领域的市场需求也在快速增加,仅去年的规模就翻了几番,规模效应也能帮助企业降低成本,价格可由量来消化。马路上的绿牌车越来越多,大家能够承受压力的原因是未来可期。”

对于锂电原材料未来的价格走势,李积刚认为,锂矿石的价格目前基本已经达到顶峰,其他原材料受到的影响因素太多,依然难以判断。

下游应对传导方式各异

按照惯常思维,面对上游疯狂涨价,中、下游企业唯有启动价格传导机制应对。不过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对于身处不同行业、不同产业链结构的各个企业而言,价格传导的顺利程度不一,市场对短期利润率波动的宽容度也在提高。

在汽车产业链上,部分零部件厂商能够将价格向下游传导。记者在华南地区一家汽车轮毂生产商了解到,其主要原材料为铝锭,价格从去年约1.4万元/吨涨至近日接近2万元/吨,增长了近50%。铝锭价格在生产成本中占据大头,其他成本主要是设备损耗、水电费用以及人工成本等。

汽车轮毂的主要原材料为铝锭,价格从去年约1.4万元/吨涨至近日接近2万元/吨,增长了近50%(供图:毛可馨)

该厂商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虽然铝锭涨价直接增加了公司生产成本,但公司销售市场主要在海外,产品品牌及销售渠道方面具有一定优势,因此能够通过涨价转移成本。“即使原材料大幅上涨,分摊到终端产品价格上涨幅也不会很大,轻微涨幅在下游市场是可以被接受的。”

不过在各大家电企业纷纷涨价之际,作为空调龙头的格力电器表现也颇为微妙。

今年3月,市场传出一份《安徽盛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文件》,该文件称,因大宗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空调制造成本持续走高,接珠海总部通知,自3月16日起,将执行新的供价体系。具体标准为:挂机200~300元;柜机300~500元。

针对这一事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第一时间向格力电器求证,公司相关人士回应称:“我们目前还是按照原来的价格政策,没有涨价。”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格力是否涨价的话题,还“惊动”了当时身在北京参加两会的董明珠。她在受访时表示:“是因为近期铜价在上涨,但不是长期的。格力坚持不涨价,但如果铜价继续上涨,就要视情况而定了,不要把这个马上转移给消费者。”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几乎所有品类的家电产品零售价格较往年均有明显提升,一般认为和上游原材料涨价有关,这说明涨价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家电涨价并不是把上游原材料的涨幅原原本本地转嫁给消费者,一般是上游原材料涨价幅度大,整机涨价幅度小,家电制造商自身消化了一部分涨幅。

“许多人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原材料涨价终端产品一定涨价。其实,影响产品在销售市场价格的因素很多,不止原材料一个因素,比如市场需求、品牌格局、企业销售目标、企业盈利能力等等,都对终端价格形成影响。”刘步尘指出,原材料涨价和整机涨价之间不完全是因果关系,一般来说,平均毛利比较高的产品品类,及盈利能力强的家电企业,对原材料涨价的消化能力更强一些。“比如,空调和厨电产品,是所有家电产品品类中平均毛利比较高的产品。而格力是所有大家电企业中毛利率最高的企业。”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今年一季度,格力电器的销售毛利率为24.43%,而去年全年的销售毛利率则为26.14%;美的集团一季度销售毛利率为23%,去年全年则为25.11%,两大白电巨头均出现了2%左右的毛利率下降。

一位家电代理经销商向记者表示,相比较几大家电巨头,规模较小的家电企业没有太大品牌溢价能力,毛利率水平也相对微薄,在这波来势汹汹原材料涨价潮中较为被动。家电产业分析师洪仕斌也认为,一般对于头部家电企业,涨价对于业绩影响不大。另外,龙头企业可以通过规模采购优势来缓解压力。

大宗暴涨影响会否持续

本轮全球大宗商品超级牛市带来的影响无疑深远,但下游企业受影响程度或也并非如市场所预期的那样沉重。

“此外,原材料涨价直接导致整车涨价的逻辑并不一定成立。车企仍具备一定毛利空间,价格并非完全由原材料决定,其中还包含了品牌、定价体系、销售渠道等因素,并且国内汽车市场竞争比较激烈,车企涨价会非常谨慎。”一位私募机构研究员对记者表示。

在整车端,原材料涨价产生的影响或许有限。上述研究员分析称,在新能源车领域,单车金属用量并不多。以销量排名靠前的某美国品牌电动车为例,其采用811电池单车带电量约75度,共需要约7kg钴、56kg镍、50kg锂盐,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下合计对应成本约1.4万元,占车售价约5%,金属涨价影响相对有限;如果换成某国产的爆款小型电动车采用磷酸铁锂方案带电量仅10度,制备该电池仅需要约5.2kg的碳酸锂,对应成本不足500元,仅占车售价仅约2%。目前高端新能源车转向811路线,较贵的钴用量减少而镍用量增加,综合成本持续降低;而中低端车型多使用磷酸铁锂电池,综合成本较三元体系更低。

目前来看,上游涨价的影响大多能被车企消化。东方证券研报指出,今年第一季度,较多车企的毛利率受到会计新准则的影响,同时大宗原材料涨价导致成本增加,在此不利因素影响的背景下,14家车企中有8家企业实现毛利率同比增长,如金龙汽车、长城汽车、长安汽车、上汽集团等。

此外总体来看,上游价格上涨会否传导到终端,也因行业而异。

上述研究员表示,大多行业都会因成本上升而提价,只是有早晚之别,成本较低的行业提价较慢。比如轮胎原材料橡胶涨价,但由于美国对各国的关税差异,在越南生产的赛轮轮胎关税较低,相对在泰国的玲珑轮胎和森麒麟来说提价会更加从容。而下游价格弹性较弱的建筑企业、火电厂等则难以传导。

“动力电池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现象,为了推动新能源车的普及,其价格必须要不断下降。而对大多数其他行业来说,价格压力要辩证地看。涨价从当前看是受损的,但如果企业在价格高点上签新订单,之后上游价格降下来企业反而是受益的。”上述研究员认为,这也是一些利润率承压的股票并没有暴跌的原因,市场愈发成熟后,短期利润率变化影响并不大,更多关注的还是长期前景的稳定性。

在连续暴涨之后。5月13日,国内期货市场上黑色系商品出现显著回调。截至当日下午收盘,铁矿石报跌7.49%、动力煤跌4.58%、焦煤焦炭跌幅超3%、有色商品中,沪铝主力合约价格也连续回调,跌回20000元/吨以下位置。 市场关于大宗牛市的持续性讨论也再度燃起。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认为,对于此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基本上没有人认为和流动性泛滥无关,疫情冲击叠加经济长期失衡(通胀持续低迷、潜在生产率下降、产出缺口扩大和贫富分化加剧)使得全球主要经济体都不愿意经济陷入通缩的困境。

他表示,原材料价格暴涨带来产业失衡,上游和中游产业利润增速远超过下游的利润增速,由于上中下游产业是共生关系,产业失衡可能会导致终端消费未来进入明显的减速阶段。而全球主要经济体储蓄率居高不下,意味着社会总需求扩张因经济K型复苏而不足,但是供应端驱动的原材料价格上涨短期凶猛可能带来各国货币当局被迫出台政策防止产业失衡和经济局部过热。因此,大宗商品持续暴涨可能对经济复苏并非是好事。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就公开表态认为,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在于供给端高度集中,主导权掌握在卖方手中。此外,市场预期和炒作成分很大。他呼吁,要在市场机制失灵的情况下,发挥政府引导作用,有效遏制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势头。中钢协报告分析称,从需求端看,由于前期钢材价格上涨速度较快、幅度较大,造船、家电等下游用钢行业难以承受钢价持续高位,后期钢价难以持续大幅上涨。

为防范大宗商品遭资本炒作的风险,上期所5月10日公告称,自5月12日交易(即5月11日晚夜盘)起,螺纹钢Rb2110合约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一,热轧卷板Hc2110合约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一。当日大商所也公告表示,近期市场运行不确定因素较多,大宗商品,特别是焦煤、焦炭和铁矿石价格波动较大。请各市场主体理性合规参与,防控风险,确保市场平稳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