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社交第一股”soul准备上市:不约炮,只杀猪?

“灵魂社交第一股”soul准备上市:不约炮,只杀猪?

2021年05月15日 21:50:46
来源:中访网财经

不约炮,能不能做好陌生人社交软件?soul做到了。

北京时间5月11日,社交软件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

马云曾说过,要让天底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soul的slogan是:“让天底下没有孤独的人。”

有人说,现在社交领域的创业,早就成蓝海变成红海,最后成了死海。

自微信横空出世后,雷军搞了米聊,张一鸣推出过多闪,快播的创始人王欣做过一款叫马桶MT的软件,据统计,市面上一度诞生了15款社交新产品,无一不是折戟沉沙。就连火过一阵的陌陌,现在声音也小了,最终于探探合为一体,市值则较高点的百亿美元跌去近七成。

但是,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近年居然异军突起。

“灵魂社交”,怎么搞?

soul解决的是年轻人“孤独”的痛点。

孤独,当然是人类永恒的痛点。

屌丝是孤独的:“穷在深闹市无人问”;

有钱也很孤独:“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失败者是孤独的:“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者无二三。”

成功人士也是孤独的,“古来圣贤皆寂寞。”

所以,村上春树说:“人生而孤独。”

2015年,社交行业的局外人张璐创立了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一年后,一个名为“Soul”的移动应用诞生,切入陌生人社交领域。

据说,创业动机与自身的孤独感受有关。

市面上的社交软件,只能解决“社交”的问题,却没办法解决“孤独”的问题。

前些年,不少社交软件被质疑涉及情色、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微信“附近的人”功能成为不少单男乐此不疲的娱乐活动。

然而事实上,孤独的问题,根本连约炮都解决不了。

当代年轻人有多孤独呢?

这两年,有个新词火了,叫“约素炮”,即俩人通过社交软件约出来,真的“就抱抱,啥也不干”。

soul如何解决“灵魂社交”的问题?

第一步:不看脸。

陌陌和探探都是将用户上传的照片作为其第一张名片,这两个平台的用户在选择陌生人进行交往时,往往也只是注重对方的外在形象。Soul不允许用户把照片做头像,只能用产品自带的捏脸功能来展示自己。

这就有一点“社交盲盒”内味了。虽然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但有趣的灵魂可能两百多斤,甚至如水一样温婉有灵气的女子也有可能是抠脚大汉。当然,也有可能像本文的读者们一样兼具美貌帅气和智慧。

第二步:灵魂测试。

用户在注册Soul时,要经过一系列灵魂测试题,由此形成性格画像,被分配至不同的星球。这为匹配交友的功能提供依据。之后,用户可以在Soul发布内容,这些内容也为用户交友提供了参考。

第三步:照顾女性。

虽然没有数据支撑,但根据常识,社交软件上的猥琐男士肯定远远多于女士。Soul持续强化了反骚扰和反网络钓鱼机制,以打击不受欢迎的行为。招股书特别提到,其抗骚扰系统和内容监视功能可帮助过滤掉不愉快和骚扰的消息,尤其是对于女性用户而言。

得益于这种撇开颜值、屏蔽骚扰信息的设计,Soul早期用户素质较高,社区氛围相对于陌陌等要清新不少。这成为Soul后来爆发的关键。

上线后的大半年里,Soul常有服务器崩溃的问题发生,但没有妨碍到用户增长。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和2020年,Soul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

Soul招股书显示,在2021年3月,其DAU(日活跃用户)为910万,其中73.9%为90后用户。今年一季度,月活跃用户为3320万。

2021年三月,用户每天平均访问Soul的次数为24.2次。这个数据非常成功。试问:哪个产品能让你一天访问24次?soul用户到底有多孤独?

现金吃紧,盈利艰难

互联网社区在探索商业化时,往往存在一个悖论:精神质量较高的用户多少有点洁癖,会不自觉反对平台的恰饭行为。这在知乎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每每知乎试图增加广告曝光,都会受到用户强烈抵制。

招股书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Soul总收入为人民币2.38亿元,同比增长259.8%。不过,公司亏损同步扩大,同期净亏损达到人民币3.83亿元。相比之下,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为5278万元。

为了维持社区观感,soul在广告上一直非常谨慎。此前,Soul主要依靠售卖虚拟物品和会员订阅等增值服务获取收入,自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提供广告服务来创收。

但soul的营销费用在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Soul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5480万元,而2021年一季度的营销和销售费用为人民币4.71亿元,同比增幅达到758.7%。

现在,soul现金流吃紧,910万孤独的灵魂急需一个IPO。

soul用户试图远离微信和QQ,但还是没办法远离腾讯。根据招股书,腾讯、元生是soul股东,其中腾讯持股比例最高,达到49.9%。

不过,Soul所抓住的Z世代群体有着较大的变现潜力,但如何找到一个最佳的商业化模式,打破陌生人社交的变现桎梏,是Soul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

soul现在还在扩大营销投入,可以预见的是,Soul接下来还需要经历一段以增长为导向的时期。因此,Soul的销售和市场费用难以收缩,甚至可能继续拉大亏损幅度。

目前,soul跟同样主打陌生人社交的陌陌依然有差距。

截止去年12月,陌陌注册用户正式突破1亿,探探全球累计注册用户突破了4亿。双方合并后将达5亿以上的用户体量。

截至2020年6月,陌陌的月度活跃用户为1.115亿人次,是soul的三倍。来自艾媒北极星的数据显示,2021年3月探探月活3195.44万,跟soul相当。

“杀猪盘”和“无中生黄”

此前,Soul曾因监管问题被下架,同时平台多次曝出用户被诈骗等新闻事件。今年4月,Soul被多家媒体曝出发生多起“杀猪盘”诈骗事件,受害人受骗金额在数十万不等。

soul表示,针对“杀猪盘”问题,成立专门的反诈专项小组,与相关部门合作,建立了一套发现和打击诈骗活动的风控体系,从预防监控、技术反诈和用户教育等多维度切断网络诈骗的实施途径。

目前,Soul在新用户注册完成后,将通过系统向其自动推送《星球防骗指南》;平台还专门设置“Soul官方风纪球长”等官方账号,定期发布网络典型骗术。在聊天场景中,Soul也设置了大量强提醒,提高用户对诈骗犯罪的警惕。

soul上的“杀猪盘”有多野?

从2016年创始至今,号称“灵魂社交”的Soul屡屡传出用户遭遇杀猪盘的新闻。

这或许跟soul用户的“孤独”属性有关。往往是一些单身、离异、对婚姻不满用户成了杀猪盘的目标。

据了解。大部分骗子以创业者、成功人士、高学历人士自居,最初对受骗者嘘寒问暖,一旦聊到赚钱、副业等话题时便开始推荐类型不一的诈骗项目:彩票、比特币、投资平台等,最开始会以帮忙为借口,让受骗者看到几次小赚后有了参与意愿,投入金额也从几千块上升至几十万,整个诈骗时间较为短暂,甚至有的受骗者仅仅在4天内就被骗了30万。

不过,在soul打击杀猪盘的具体执行过程中,用户账号被“误伤”的情况也开始增多,搜索黑猫投诉发现,正常的用户账号被平台无故封禁的事件时有发生,涉及“Soul”的投诉多达1300多条,与“Soul封号”相关的投诉超过了300条。

在此之前,soul还曾经“无中生黄”,恶意举报对手。

2019年7月,soul的合伙人李某发现名为Uki的产品与自家产品类似,于是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的有害违规言论。

原本只是想收集有害违规言论去进行举报,但在平台上却没有找到想要的证据,于是李某开始授意下属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通过在Uki注册发布涉黄有害言论和图片,并截图向有关部门举报。2019年11月初,Uki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公司被监管部门约谈,自然最初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2020年3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12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就此案公布了一审判决,李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款5万元;范某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罚款3万元;李某与范某共将赔偿Uki公司330万元。

此外,Uki表示,在一审判决公布后,soul发布声明称恶意举报系员工个人所为,此举罔顾事实、推卸责任。

来源:智通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