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至今暴跌78%!港股“18A”第一股歌礼制药,“割你的药”

上市至今暴跌78%!港股“18A”第一股歌礼制药,“割你的药”

2021年05月15日 21:49:50
来源:中访网财经

作为港股第一家未盈利药企,歌礼制药在上市之初吸引了众多目光。当时谁能想到,公司今后的日子竟会如此惨淡。

上市至今,歌礼制药股价不是新低,就是通往新低的路上。截至5月14日收盘,公司股价为3.13港币,回想14港币发行价,恍如隔世。

18A第一股,渐渐被市场“抛弃”。2021年至今91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额不过4.34亿港币,只比信达生物今日成交额多一点点。

也不怪市场喜新厌旧,谁让歌礼制药在短短三四年里,就失去了想象空间。

虽然公司两款拳头产品丙肝治疗药物“达诺瑞伟“和”拉维达韦”如期上市,但在外企的围剿下“一蹶不振”。

目前,达诺瑞伟已经停止销售,拉维达韦也“懒得”自己销售,歌礼制药把全部希望放在了长效干扰素身上。

这是公司除丙肝产品外,唯一进入商业化阶段的产品,也是短期内唯一的寄托。但由于替代品的出现,长效干扰素市场近年来持续萎缩,商业化前景略显黯淡。

进入商业化阶段产品表现不给力,在研产品遥遥无期不说,还充满了不确定性,也难怪投资者用脚投票。

支持未盈利创新药公司上市,分享创新药发展红利,对行业和投资者都是好事,但与此同时,也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要求。歌礼制药再一次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0收入却估值153亿港币,

全靠两款丙肝神药

引进海外先进产品,降维打击国内产品,这是license in模式的核心。这也曾是歌礼制药的最大看点。

歌礼制药绝对算得上是国内license in领域的老前辈,2013年成立之初,公司便引进了几款丙肝治疗产品。看上去,引进产品的想象空间似乎不小。

达诺瑞伟,这是歌礼制药引进的首款产品。这是一款直接抗病毒药物,其与长效干扰素和利巴伟林合用,丙肝治愈率可达97%。

我国是丙肝大国,据歌礼制药招股书估算,国内丙肝发病率大概是1.82%。2013年,国内人口已超过10亿,潜在患者群体数量可想而知。

而在当时,国内丙肝治疗药物主要是“长效干扰素和利巴伟林”联合疗法,治愈率只有60%左右。并且,这一疗法治愈周期长达48周—72周,而达诺瑞伟只需12周。

若能迅速获批,达诺瑞伟在国内成为爆款产品,不无可能。

不过,达诺瑞伟并非海外最先进的产品,由于需要联合干扰素,不仅要注射,且副作用还不小。而国外当时已经出现了“全口服、不含干扰素”的神药。

为了拿下丙肝这一大市场,2014年9月,歌礼制药又与海外制药公司Presidio合作,引进了战斗力更强的拉维达韦。

拉维达韦便是一款“全口服、不含干扰素”的产品。根据此前的临床数据,其对乙肝的治愈率能达到99%。

对歌礼制药来说,这两款丙肝神药如果能在海外巨头进军国内市场前,率先获批上市,商业化“钱景”自然不可估量。

可以说,投身创新药是歌礼制药抓住的时代机遇之一,而后,港交所的改革,更是时代馈赠给它的一份大礼。

2018年4月,港交所修订了主板上市规则,新增第18A章《生物科技公司》,允许未有收入、未有利润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交上市申请。

成立仅5年的歌礼制药,力压信达生物等豪强,率先登陆港股,成为18A第一股。虽然公司还没有收入,但接近153亿港币的发行估值,依然没有吓退投资者,反而超额认购近10倍。

8月1日,歌礼制药正式登陆港股,造富故事就此上演。以当天收盘价14元计算,吴劲梓身价超过75亿港币。

哪怕公司董事长吴劲梓或许都没能想到,两大产品还未上市,就能让自己身价惊人。

海外巨头蜂拥而至,

拳头产品惨遭 “KO”

遗憾的是,吴劲梓的好运气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在后来者信达生物等公司股价不断创新高之际,歌礼制药股价却不断向下。

截至5月14日收盘,歌礼制药股价为3.13港币,较发行价跌去78%,市值只剩34.39亿港币,还不及当时吴劲梓身价的二分之一。

果然,时代馈赠的礼物,都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正所谓“成也丙肝神药,败也丙肝神药”。让歌礼制药风光无限的是达诺瑞伟和拉维达韦,让其跌下神坛的,也是这两款产品。

2018年5月,达诺瑞伟正式获批上市,但剧情与吴劲梓2013年所想已经完全不一样。

希望携海外神药降维打击国内产品的歌礼制药,却成了落后生产力,遭遇众多国外巨头“围剿”。

彼时,包括百时美施贵宝、艾伯维、默沙东以及吉利德的多款口服抗病毒产品,都已经在国内获批销售。

相比于这些产品,虽然达诺瑞伟疗效不差,但使用不够便捷、且副作用更大,竞争力要大打折扣。

这也不能怪歌礼制药。2017年药监局开始加速国外优质创新药引进,导致进口药获批加快。政策因素,谁也无法预料。

不过在商业化层面,歌礼制药必然要背锅。2019年医保谈判,吉利德和默沙东相关产品以降价85%的代价入围,而歌礼制药遗憾出局。

产品便捷度不如竞争对手不说,价格还更贵,商业化前景必然暗淡。2019年,达诺瑞伟销售收入不过1.24亿元,2020年便被歌礼制药抛弃,停止销售。

没了达诺瑞伟,还有口服产品拉维达韦。不过后者获批上市,也没能拯救歌礼制药。

2020年7月,拉维达韦正式获批上市,但国内口服丙肝治疗药物早已“泛滥”,且价格已降至地板价。

吉利德几款进入医保的丙肝治疗药物,降价后单疗程费用均在1万元左右。这让拉维达韦很难后来居上。

在2020年年报中,歌礼制药表示,由于受到竞争对手采用低价策略的影响,公司决定寻找找外部合作伙伴推广拉维达韦。但结果最终如何,谁也不知道。

不过,可以明确的是,在两款丙肝产品都失去竞争力的情况下,歌礼制药短期内已经没有任何想象空间了。这也是公司上市即高点的原因。

长效干扰素也不是救命稻草,

歌礼制药还能翻身吗?

除两款丙肝产品外,歌礼制药目前已经上市的产品,是乙肝治疗药物长效干扰素。根据2020年年报,这也是公司接下来的商业化重点。

遗憾的是,干扰素不会成为歌礼制药的救命稻草。虽然我国乙肝大国,但干扰素在乙肝治疗领域,已经是濒临淘汰的产品。

干扰素,你可以理解为免疫系统的“兴奋剂”,不直接杀死病毒,而是增加人体“免疫功能”。

这也导致,治疗效果因人而异,但总体上效果并不算太好。另外,干扰素由于会激活人体免疫系统,因此副作用较多。

随着疗效更突出、更安全的核苷酸类产品诞生,干扰素市场正逐渐被替代。

根据米内网数据,主要用于治疗肝炎的长效干扰素,2014年国内市场规模超过20亿元,但2019年已经下降至12.37亿元。

这种情况下,歌礼制药想靠长效干扰素“翻身”,显然不大现实。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歌礼制药已经彻底失去希望。从在研产品来看,公司还有翻盘的机会。

目前,歌礼制药在乙肝、非酒精性脂肪肝以及艾滋病领域,均有产品已进入临床阶段。

这三大领域,在全球范围内都缺乏绝对有效的治疗药物。若歌礼制药能够异军突起,那势必能够逆风翻盘。当然,难度也不小。

歌礼制药在上述几大领域布局进展最快的产品,尚处于临床二期阶段,到最终产品获批上市,需要数年时间不说,在临床、商业化等方面还充满了变数。

那么,作为18A第一股,歌礼制药还能证明自己么?

来源:氨基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