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要突围,难言乐观

Soul要突围,难言乐观

2021年05月15日 21:38:54
来源:中访网财经

在社交赛道的竞技场中,战火从未休止。作为当之无愧的国民级应用,微信在熟人社交的地位虽难以撼动,但相比之下,以陌陌、Soul等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无论是一线互联网大厂,抑或是手握精兵强将的初创公司,都曾试图从中圈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成功上岸的,寥寥无几。

5月11日,社交平台Soul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委托摩根士丹利、Jefferies、美银证券、中金公司等担任此次IPO承销商。

“2021年3月,用户每天平均访问次数为24.2次。”在招股书中,Soul披露了这样一组超预期的数据。恰逢此时,拥有3320万月活跃用户的Soul,意外地撕掉了“社交平台”的标签,称平台定位旨在为年轻人打造所谓的“社交元宇宙。”当平台讲出了新故事,资本意味也越来越明显。

事实上,早在3月17日,就有外媒报道称Soul拟赴美上市,并计划以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约2亿美元。随后不久,Soul便通过官方微博进行辟谣,否认称“公司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

然而短短两个月后,“谣言”就变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Soul还是决定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眼下,国内的陌生人社交领域,陌陌及其旗下的探探,面临着持续盈利难题和用户增长触及天花板的困扰。以“灵魂社交”为差异化的Soul亦是如此。2020年,Soul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超过6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在今天进一步拉大,仅今年第一季度就已亏损4个亿。如果想要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Soul需要拿什么撑起10亿美金的估值?

数据向好,但隐忧难藏

所谓“灵魂社交”,通俗来讲就是“不看脸”。Soul不允许用户上传真实照片,只能使用虚拟形象,而且需要用户完成“灵魂测试”后,系统才会通过算法匹配出与之灵魂契合的用户,双方无需添加为好友即可直接对话。

强调性格和兴趣的Soul,基于自己的兴趣图谱,建立连接用户的社交关系和内容分发的逻辑。据Soul招股书显示,截止2021年3月,Soul的DAU为910万,其中73.9%为90后用户。

在用户匹配到与之灵魂契合的人后,系统还设置了一个点亮“Soulmate”的激励玩法。随着双方之间的聊天时长会依次点亮“Soulmate”这八个字母,在完全点亮后系统就会为两人创立一个只属于彼此的私人空间,以此鼓励用户尽可能多使用软件,增加用户粘性。

招股书中的数据证明了Soul的差异化打法取得了初步胜利。

从用户增长来看,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月活跃用户达到3320万,日活跃用户达到910万,同比增幅分别为109%和94.4%,从2020年7月至今,Soul每月的月活跃用户增长速度平均保持在105%以上。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陌陌是一个特点鲜明的参照对象。根据陌陌2020年财报数据,截至2020年12月份,陌陌的月活跃用户为1.138亿,是Soul月活跃用户的三倍左右,但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稳坐陌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的陌陌,其用户增长正逼近天花板。根据其历年财报数据,截至2019年12月,陌陌的月活跃用户尚且为1.145亿,但是到了2020年12月,这一数据却变成了1.138亿。

从用户粘性来看,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每月活跃天数超15天的比例达56.4%,而截至2020年12月,在活跃天数超15天的用户中,有78.4%的用户在三个月后仍能维持同样的活跃度。此外,Soul的日均打开次数为24,且日均使用时长在40到50分钟。

表现优异不仅是用户增长和用户粘性,Soul的付费用户增长同样可圈可点。目前,Soul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增值服务费及广告收入。招股书数据显示,Soul的月均付费用户从2019年的26.89万增加到2020年的92.93万,于2021年一季度达到170万,月均用户付费率则从2019年的2.3%增长至2020年的4.5%,2021年一季度持续上涨至4.8%。每付费用户月均收入也从2019年的21.9元增长到2020年的43.5元,今年一季度达到48.6元。

付费用户的增长带动了Soul的营收增长,招股书数据显示,其营收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为7070万元和4.98亿元,同比增长604.3%。而在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营收为2.38亿元,较2020年第一季度的6621万元同比增长259.8%。

尽管用户数据与财务数据都呈现出良好的增长态势,但Soul的两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一是营收结构过于单一,抗风险能力较差,2020年第三季度,虽然Soul开始通过广告服务变现,但营收大头仍来源于增值服务费;二是自2019年以来,Soul一直处于较为严重的亏损状态,招股书数据显示,在2019年和2020年,Soul的净亏损分别为2.99亿元和4.8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3.8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扩大624.7%。

陌生人社交是门好生意吗?

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互联网陌生人社交用户数量为6.49亿,而Soul发布的《Z世代社交报告》显示,超过七成Z世代认为自己的社交圈子狭窄,近九成人希望通过其他社交软件来拓展自己的朋友圈,这也代表着Z世代这一批人会是具有极强社交需求的用户。

巨大的市场空间,让诸多互联网巨头试图从中分走一杯羹。2019年1月,聊天宝、多闪、马桶MT等社交产品先后推向市场,但根据公开统计数据,三款APP均在推出当日及次日形成了爆发式增长,之后却出现不同程度的新增用户增速下降等状况,其中马桶MT在发布次日就已出现了下降,聊天宝和多闪的次日留存率分别高达28.6%和34.34%,马桶MT为13.19%。然而一个星期后,三款APP的数据遭遇拦腰一斩,聊天宝只剩下13.84%,多闪为16.34%,马桶MT只有不到2%。

各路跨界者的野心还是被社交巨头腾讯看在了眼里。同年,腾讯推出了猫呼、轻聊、友记、朋友等多款社交产品。一年后,字节跳动也发布多闪等社交产品,冲击社交领域。

与此同时,一个存在于社交领域的最大的难题也开始显现出来,即无论什么社交APP,其用户忠诚度均难以提高,并且用户最终都会流向微信、QQ等主流社交软件,被替代的可能性极高。

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即便是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巨头陌陌,也面临着难以留存用户的难题,而这样的难题最终在其股价上反映了出来——在过去一年,陌陌的股价大跌38%。

实际上,早在2016年,受困于变现难题的陌陌开始发力直播业务,但随着淘宝、抖音、快手等电商直播内容的兴盛,陌陌很难再依靠传统的秀场直播扭转模式颓势渐显,而这,成为了亦是陌陌股价大跌不及预期的一大原因。

“前车之鉴,陌陌各方面的发展差强人意,或许会让资本市场对Soul失去一部分想象空间。”一位社交领域业内人士说道。“况且,目前Soul距离陌陌仍有很大差距,营收结构也过于单一,这会导致其天花板远远低于陌陌。”

对比二者2020年的营收,陌陌为150.24亿元,Soul为4.98亿元;前者归母净利润为28.96亿元,后者净亏损4.88亿元。可见核心财务数据与陌陌的差距明显。

不过,Soul 给出的解释,是在现阶段采取了非常克制的变现策略。Soul认为用户的高打开频次、使用时长和活跃度才是未来变现效率的保障。在招股书中,Soul列举了诸多运营数据,例如每月有56.4%的用户活跃天数超15天,每月产生100万条私信消息和6780万帖子,日平均使用时长为40分钟,日均访问次数达24.2次等。这些数据的背后,是Soul希望通过用户结构和社区属性提高平台的价值。

而在陌生人社交与虚拟身份的加持下,踏上IPO之路的Soul揭下了“陌生人社交”的标签,开始用“社交元宇宙”包装自己。就在Soul提交招股书的前一天,腾讯通过Image Frame Investment ( HK ) Limited豪掷4.4亿美元持有Soul49.9%的股票,成为目前的最大投资人股东。此外,押注Soul的还有元生资本、五源资本、晨兴资本、DST、GGV等投资人。

而Soul试图打造“社交元宇宙”,即一个略带科幻,且脱胎于现实世界的平行世界,虽然对外宣称已经具备了虚拟身份、社区、虚拟货币等元宇宙的几大构成元素,但其日均约40分钟的使用时长,显然还无法支撑起“元宇宙”所必须的高度沉浸性。

此外,由于Soul目前的商业模式主要为增值服务,即以虚拟货币Soul币充值的形式来购买虚拟物品和会员服务为主。但从结果来看,这一商业模式显然还无法支撑起Soul的运营成本。

绕不过的监管

伴随着用户增长与规模壮大而来的,是Soul深陷“杀猪盘”、“涉黄”等丑闻。

2020年9月,有媒体报道赣州一位女事主到当地公安机关报警,称其在社交软件Soul上添加了一个好友,之后对方频繁与其互动聊天,逐渐发展为朋友关系。期间,对方多次推荐一个疑似赌博平台,女事主每次下注都是按照对方发来的策略进行。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在平台上陆续投入了近400万元,直到后来无法提现才得知被骗。

因为Soul具有语音和视频聊天功能,诈骗犯很容易取得受害者的信任,诈骗成功的概率更高。据昆明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信息 ,仅昆明2020年12月份,因在社交平台Soul结识陌生人被诈骗的案件11起,最高被骗金额34万元,最低被骗金额9千元。

针对这种诈骗行为,Soul采用了人工机器双审核机制,实时识别风险内容,如聊天中出现“转账”等敏感字眼,将在聊天页面出现显著标识,提醒用户注意防范诈骗,并设置专门团队第一时间响应用户举报,核查并封锁涉嫌诈骗的账号。

尽管Soul采取了不少补救措施,但类似的事件仍然无法杜绝。除了诈骗,软色情也是Soul绕不过的一道坎。

2019年6月,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打击利用互联网传播淫秽色情和“软色情”内容的行为,严肃查处一批违法违规网站平台,Soul名列其中。随后,Soul被安卓应用商店和App Store下架,主要原因在于曾允许未成年人访问应用禁止未成年人消费的内容。

“在监管越来越严的情况下,Soul的运营模式能否健康持续地发展,重点在于其能否在安全设计和用户使用逻辑上做进一步提升,”业内人士表示。

还值得一提的是,Soul曾因为与社交App Uki恶性竞争,导致后者被监管部门处罚。

2019年9月,由于竞争对手Uki的发展势头强劲,被Soul视为潜在威胁。Soul运营合伙人李某及其下属范某在Uki上散布有害违规信息,“设局”恶意举报,导致Uki被各大应用商店陆续下架长达3个月,并且被监管部门约谈,这使得Uki的用户增长和公司运营一度停滞。

与此同时,Uki向属地派出所报了警。经过警方调查,确定是Soul相关人士进行了恶意举报。2020年3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普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在招股书中,Soul是这样撇清这一事件的:“2020年12月,我们公司的两名前雇员,包括一名前董事,在我公司就职期间未经授权私自在另一家社交内容平台恶意和虚假发布非法内容而被判刑。据报道,该第三方APP因此被下架。我们在此事中没有过失责任”。

来源:D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