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工作室涉税风波背后:核定征收“玄机”
财经

明星工作室涉税风波背后:核定征收“玄机”

2021年05月15日 07:37:35
来源:中国经营网

某明星补税8亿元的新闻热潮未退,影视圈再曝有明星涉嫌利用“阴阳合同”躲避限薪令要求。然而和上次监管部门要求税收洼地自查不同的是,这次明星工作室纷纷选择注销公司。

根据天眼查不完全统计,今年已经注销的明星关联公司超过20家,其中4月13日至29日,注销的明星关联公司达11家,几乎每一天就有一家明星公司被注销。

明星工作室集中大规模注销,也让其背后的涉税话题上了热搜。这种介于个体工商户和企业之间的个人独资公司,在注册之初享受着企业所得税免征的优惠政策,之后又按照核定征收的标准缴税。

经过地方政府创新后,作为税务部门惩罚政策的核定征收变成了一种招商“大礼包”。然而,当政策的适用和滥用边界变得模糊时,政策距其本意也越来越远。

招商筹码

如果没有8亿元补税事件,位于中国西北的霍尔果斯的知名度可能仅限于影视圈。同样如果没有网曝郑爽涉嫌签订“阴阳合同”以躲避限薪令,江苏新沂市也不会出现在热搜榜。

在央视先后曝光明星高片酬、阴阳合同等事件后,大众好奇的是,为何近年来这些知名度不高的县级小城却成为传媒影视公司的热门注册地?

“最大的吸引力就是税收优惠和各项财政补贴。”在北京从事税务筹划的徐伟达对此一语中的。从霍尔果斯、无锡到横店、新沂,这些被曝光的税收洼地,很早之前就出现在徐伟达的备忘录名单中。

7年前,徐伟达从体制内离职,之后入职了一家第三方税务咨询机构,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帮客户做税务筹划。在他看来,高净值人士的税务筹划除了准确掌握政策暗含寓意外,更重要是能先行先试抢占市场。

于他而言,印象最深的变化是霍尔果斯“五免五减半”政策的传导效应。

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新疆喀什和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规定,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在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内新办的属于《新疆困难地区重点鼓励发展产业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范围内的企业,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

在免税期满后,开发区财政局还采取以奖代免的方式,将免征的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以奖励的方式对企业进行补助。

比如,纳税人在霍尔果斯新设立企业,其一个纳税年度内在该园区实际缴纳税款,增值税、营业税、所得税及附加税等当年留存地方财政的总额在100万~1亿元之间,可按留存总额15%~50%的比率予以奖励。

“我印象中,该政策刚刚发布的时候,一些企业就开始咨询相关注册事宜,当时主要是部分文化类上市公司,以明星工作室形式注册的并不多,随着第三方税务咨询机构对政策内容的不断解读,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奔赴霍尔果斯,此后一大批影视公司入驻,那时是2013年,较早入驻的这批企业几乎没有任何的税费支出。”徐伟达说。

在他看来,入驻企业享受“五免五减半”后,还能得到开发区财政局的奖励补贴且入驻企业基本按照注册制,而非实地办公制,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壳”公司,这一点大大降低了入驻企业的人员成本开支,一开始非常受影视公司的喜欢。

更为重要的是,霍尔果斯把所有的税收优惠以及各项补贴都写在了招商计划中,对企业而言,这些明确的政策使入驻企业享受政策时变得有法可依。

政策边界

当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蜂拥而至时,霍尔果斯不可避免的和避税话题有了关联,随后市场掀起了一轮影视公司注销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后,在霍尔果斯注销的影视公司超过1600多家。

霍尔果斯逐渐“沉寂”后,距离霍尔果斯几千公里的新沂市成为了“热门去处”。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周冬雨、杨洋、宋茜、马天宇、杨颖等影视明星均在此地注册了文化类公司。

5月初,一位曾参与过相关业务的税务系统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地方政府出台税收优惠,主要目的是吸引产业投资项目,以拉动当地GDP,通常的方式是先以税收优惠吸引企业入驻,然后再以核定征收等方式进行相关税费的减免。

“一般来说,在一些区域优势以及特色产业不明显的地方,园区运营者运用核定征收的方法也越多。”该人士说。

多种操作之下,作为税务部门惩罚措施的核定征收,最后在地方政府的创新举措中变成了一项“福利”。

但根据政策规定,核定征收的本意是由于纳税人会计账簿不健全,资料残缺难以查账,或者其他原因难以准确确定纳税人应纳税额时,最后由税务机关采用合理的方法依法核定纳税人应纳税款,其目的是为了降低税务管理成本。

比如,日常生活中,一个个体户开了一个杂货店,由于商品种类达上千种,每月卖出商品的成本、利润等都比较难核算,经过税务部门的核查最后会按照一定税率,采取核定征收的方式收缴增值税。这种方式既减轻了纳税人雇佣会计核算的额外支出费用,也方便税务部门统一征管。

从核定征收本意考虑,目前大多数明星工作室不论是从账簿健全还是资料是否齐全等方面看,都和政策本意有差距。在财税人士看来,明星工作室的性质主要介于个体工商户和企业之间,在政策优惠过程中,更多体现着地方政府和税务部门的博弈。

“通常情况下,某个开发区招商时会出台一些优惠政策,然后园区运营者再和地方政府进行谈判。筹码往往是如果没有这些优惠政策,企业也不会来此投资,税收贡献可能一分也收不到。但是给了优惠政策后,至少能吸引企业入驻。虽然后期有税收返还,但最后园区和地方政府都能留下一部分收入,这对当地就业和地区经济发展都有好处。”上述税务人士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园区核定征收主要根据行业的应税所得率,按照五级累进纳税,核定之后的增值税税率一般在3%~5%。“由于目前的明星工作室大多属于个人独资性质,因此利用核定征收原则后,基本能达到3%的税率解决25%的所得税以及20%的个税分红等税收问题。”徐伟达说。

不仅如此,随着越来越多的核定征收出现在税收洼地,园区运营者也在不断提升政策的便捷度。

徐伟达介绍,现在一些地方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返还基本是一月一退,且采取一事一议原则,原来退还税都需要3个月时间,地方提高政策便利性对入驻企业来说,可以为其提供充足现金流。“虽然企业享受了很多税收优惠政策,但是地方政府一般不会和企业签订税收返还政策协议,通常是通过招商激励的方式给予返还,所以公开渠道我们很难搜到具体的文件。”

上述税务人士坦言,短期看,核定征收取消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它有适用的行业和领域。不过,随着税收洼地政策频出漏洞,相关部门会对利润大的行业采取核定征收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