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1.6亿片酬“金主”面临股权拍卖:起拍价超最新收盘价28%,1人已报名

郑爽1.6亿片酬“金主”面临股权拍卖:起拍价超最新收盘价28%,1人已报名

2021年05月15日 14:51: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深陷郑爽“天价片酬”风波,影视圈“爆款发动机”北京文化(现简称“ST北文”)股权要开拍了!

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此次共拍卖966.7万股北京文化无限售流通股,目前显示的起拍价为5084.82万元,即每股5.26元。

不过,公司在5月6日“戴帽”后连收五个“一字”跌停板,目前股价为4.1元,起拍价与目前股价严重倒挂。

该拍卖将于5月17日10时起至5月18日10时进行。截至记者5月15日发稿时,已有1人报名,3874次围观,155人设置提醒。

来源:阿里司法拍卖

起拍价严重倒挂

根据拍卖页面介绍,本次拍卖是设有保留价的增价拍卖方式,不到保留价不成交。保留价,是指拍卖日前2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

本次所拍的996.70万股来自于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力控股”),目前已被法院冻结。值得一提的是,华力控股曾是ST北文的控股股东。不过,现在ST北文既无控股股东,也无实际控制人。

ST北文前十大股东

来源:Wind

截至今年一季报,华力控股持有其1629万股,持股比例约为2.28%。

ST北文是《流浪地球》《战狼II》《我不是药神》等爆款电影的出品方,有着影视圈“爆款发动机”的称号。

但公司近两年“江河日下”,连续出现巨亏。北京文化4月29日晚披露2020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67亿元。

更大的困难来自“戴帽”。公司的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否定意见,公司股票自5月6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北京文化”变更为“ST北文”。

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表示,北京文化原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他权益工具投资(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期初余额36699.21万元。本期该项投资已随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处置而转出。“由于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未能提供会计账簿、凭证、资金流水等会计核算资料,我们未能对该项投资期初余额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无法对该项投资的期初余额及其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准确判断。”

4月29日,ST北文收盘价为5.47元,而自5月6日“戴帽”后连收五个“一字”跌停板,截至最新交易日,ST北文股价为4.1元,区间跌幅高达25%。而本次竞拍的起拍价折合每股为5.26元,溢价28.29%,竞拍价格相比目前股价可谓严重倒挂。

来源:Wind

ST北文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561.12万元,同比增长1225.63%,归母净利亏损2688.62万元。不过,公司参与出品的《你好,李焕英》票房大卖,目前达54亿元,该收入未计入一季度业绩,未来确认后公司业绩将大幅改善。

受累“郑爽事件”

郑爽前男友张恒4月曾爆出猛料,其在微博上晒出聊天记录显示,郑爽一开始并不满足《倩女幽魂》给出的1.5亿元片酬,叫价1.8亿元,通过谈判才定价为1.6亿元,该剧一共拍摄77天。77天片酬1.6亿元,郑爽的日薪约为208万元。

来源:微博

面对“限薪令”的约束,郑爽母亲刘艳提出设法通过“阴阳合同”的方式躲避“限薪令”,甚至偷税漏税。语音聊天显示,刘艳与《倩女幽魂》签订4800万元片酬的“阳合同”,再利用旗下代持公司上海晶焰沙增资1.12亿元的“阴合同”。

《倩女幽魂》立项后改名《只问今生恋沧溟》。《倩女幽魂》主投资方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曾是ST北文的子公司。2016年,ST北文以13.5亿元完成对世纪伙伴100%股权收购。2020年4月28日,ST北文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以4800万的低价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4月29日,ST北文前副董事长娄晓曦,微博实名举报ST北文系统性财务造假,其中提及,ST北文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进行利益输送。

ST北文2020年业绩亏损7.67亿元。公司早前曾在2020年业绩预告中指出,报告期内,受新冠肺炎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公司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对存货价值进行评估,基于审慎原则,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其中,主要项目包括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ST北文年报披露,公司计提9.7亿元资产减值导致公司2020年净利润大额减少。对于公司所称的“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市场认为核心人物即是郑爽。

在郑爽的天价片酬映衬下,影视公司普遍“赔钱赚吆喝”。Wind数据显示,影视行业公司中,只有华策影视、光线传媒2020年的净利润超过1.6亿元,其他上市公司净利润均少于1.6亿元,文投控股更是亏损超30亿元。粗略估计,郑爽这一部剧的片酬超过影视行业九成上市公司2020年的净利润。

郑爽的“大瓜”震惊了娱乐圈,也引发监管部门介入。针对近日网上反映演艺人员郑爽涉嫌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予受理,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北京市广电局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据悉,税务和广电管理部门将认真落实中宣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等有关通知要求,严查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查处整治“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严格电视剧合同管理,严控电视剧制作成本和演员片酬在电视剧制作成本中的比例,为电视剧行业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