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财经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2021年06月14日 21:33:04
来源:易简财经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近日,四大电商平台,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相继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易简财经(id:ejfinance)分析四份财报发现,在监管笼罩下的阿里,挣钱速度依旧,领跑四大平台,其“平台税”依旧高企。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一季度阿里佣金收入领跑电商行业

WIND数据显示,四大平台的一季度净利润(NON-GAAP)如下:

阿里巴巴:261.7亿

京东:35亿

美团:-38.9亿

拼多多:-18.9亿

数据来源:WIND(易简财经制图)

数据来源:WIND(易简财经制图)

特别说明一下,净利润(NON-GAAP)是管理层激励的指标,更为准确,里面扣除了一些一次性因素影响,比如阿里被反垄断行政处罚182.28 亿元。

也就是说,虽然阿里一季度名义上亏损,但实际上阿里的核心利润依旧非常稳定,马老师每天躺着,就赚约3个小目标,让王健林都汗颜。

来源:WIND专业版

来源:WIND专业版

再看各家公司最核心业务的佣金收入,WIND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四大平台分别为:

阿里电商:636亿元

京东:279亿元

美团:184亿元

拼多多:29.3亿元

四大平台佣金加起来达1128.3亿元,阿里巴巴一家就占据了56.3%,平均每天的佣金收入达到了7亿元。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如此高昂的佣金收入,也难怪让网友直呼,全中国的零售商家,都在给电商平台打工,这是妥妥的“平台税”。

阿里的“平台税”为何如此之高?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阿里不干累活

1998年的6月18日,刘强东在中关村创办了京东,这一时间比淘宝早了整整5年,比阿里也早了1年。

在电商领域,若以时间排辈分,马云是刘强东的“后辈”,但是马云对刘强东,却有一个著名的评价:“京东悲剧论"。

2015年,方兴东的《阿里巴巴正传》曾经披露马云说:“京东将来会成为悲剧,这个悲剧是我第一天就提醒大家的,不是我比他强,而是方向性的问题。你知道京东现在多少人吗?5万人!阿里巴巴是慢慢长起来的,现在才23000人。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做快递?现在京东5万人,仓储将近三四万人,一天配上200万的包裹。我现在平均每天要配上2700万的包裹,什么概念?中国十年之后,每天将有3亿个包裹,你得聘请100万人,那这100万人就搞死你了,你再管试试?.......所以,我在公司一再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去碰京东。别到时候自己死了赖上我们。”

话虽刻薄,但马云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干快递养的人太多了,这种苦活、累活交给别人吧,我们赚好平台的广告费和佣金最轻松。

阿里和京东双雄并起之时,王兴的美团和黄铮的拼多多都才刚刚起步。但现在,双雄已经变成了四国演义,四大电商已经分庭抗礼,成为中国互联网电商的中坚力量,如果仔细思考四家的商业模式,会发现阿里依旧远远轻于其他三家平台。

6年之后的今天,阿里的确实现了马云的战略,赚钱之容易,让其他平台羡慕不已。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平台税都去哪儿了?

仔细研究下,四大平台拿到的“平台税”,都去哪儿了?

京东财报显示,2020年京东物流共计为一线员工支出261亿,同比增长32.3%,按财报披露物流员工数量约26万人,京东为平均每位员工年支出近11万,月支出近9000元。

美团的支出与京东类似,2020年,美团为餐饮外卖骑手合计支出486亿,占其佣金收入的八成以上,这意味着,美团每天需要给骑手发放1.3亿工资。

还在抢市场的拼多多,则将费用花在了营销上,即花百亿补贴用户,一季度财报显示,拼多多的营销费用为130亿元。但据媒体报道,拼多多有点补不动了,部分类目已经开始向“百亿补贴”商家抽取佣金了。

阿里的支出就有意思了,阿里没有庞大的快递团队,也不需要花大钱去拉流量,但其薪酬支出明显高于三大平台。

阿里2020年财报显示:“2020财年,我们向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已付及应付的费用、工资及福利总和约人民币4.67亿元。我们还向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授予了限制性股份单位、期权及权利或权益共可取得合计31,712,000股普通股。”

(据阿里2020年度财政报告)

(据阿里2020年度财政报告)

这笔钱怎么算呢?阿里给高管的396.4万股乘以股价194.48美元(2020年3月31日收盘价),等于7.7亿美元,约49亿人民币。这笔钱加上4.67亿的工资,相对于阿里给21个高管发了53.67亿的工资,每个人的年薪2.5亿人民币。

一边是京东26万配送小哥,风雨兼程,每年只赚11万,另一边是阿里高管,坐在五星级写字楼里,年薪2.5亿人民币,收取了高额“平台税”的阿里高管,和京东小哥的差距真挺大的。

阿里的另一项支出是在全国各地大规模建办公楼。

2020年,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园区正式动工,该园区占地面积12.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达47万平米,总投资金额64亿元。

曝光的阿里巴巴北京总部鸟瞰设计图

曝光的阿里巴巴北京总部鸟瞰设计图

北京之后是武汉,阿里巴巴华中总部落地武汉,园区总投资高达 55 亿元,总占地面积约 44720 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约 30 万平方米。

在苏州,阿里巴巴的“一基地和四中心”落地,“一个基地”是阿里巴巴苏州基地,“四个中心”包括新零售苏州中心、工业数字化转型苏州中心、智慧物流骨干网苏州中心和大文娱苏州中心。

四大电商的“平台税”分析:阿里暴利居首,拼多多居末

口碑崩坏的深层原因

近年来,阿里口碑崩坏之快,让人猝不及防,其实财报数据已经说明了深层次原因,马云老师把阿里做成了一个没有负担的赚钱机器,但没有负担是一把双刃剑,难逃公众质疑:“阿里的平台税没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知乎有一个热门问题,“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开始厌恶阿里巴巴了?”,其中的热门回答似乎能管中窥豹:

文章写到:“2018年双十一晚上,有个商家在知乎发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准备大促的全过程,写了非常详细的运营成本+毛利率等电商指标,到最后一计算,发现卖了两千多万的货,到手纯利不足10万,还得给十来个员工发季度奖,最终到手才几万块。为啥毛利这么低?阿里有坑位费,广告费,直通车,钻展,个个都能掏空你钱包,阿里小二也明确说了,这些你不掏钱,以后所有的活动都别上,而且还要求价格给到全年最低,商家做下来之后就是赔本赚吆喝,好处全被平台拿走,消费者也没享受到最低价。”

四大平台,起点不同,商业模式不同,赚钱的难易程度更不同。结果就是,京东、美团、拼多多一年加起来的利润,都跑不过阿里一个的季度。

四大平台的“平台税”二次分配模式也不同:京东二次分配是京东小哥、美团二次分配是外卖骑手、拼多多的二次分配是百亿补贴,而阿里的二次分配是高管薪酬和豪华写字楼。

遍地罗绮者,谁是养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