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化肥价格创10年新高,期货现货的“串谋”?农资店已不敢进货
财经

调查|化肥价格创10年新高,期货现货的“串谋”?农资店已不敢进货

2021年06月15日 14:40:48
来源:红星新闻

李林(化名)是一名农资经销商,他一直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

“最近化肥涨价涨得特别离谱,农民买化肥都变成了试探性的少量采购。”李林对红星资本局说。

尿素价格是化肥行业的“晴雨表”。据华创证券数据,上周主产区尿素价格上涨超过200元/吨,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周涨幅。最高批发价突破2750元/吨,创下10年来新高。

在化肥普遍涨价后,李林店面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他决心要找到化肥涨价背后的原因。经过多方打听后,他得出了一个初步结论:这或许和2019年上市的尿素期货有关。

听起来难以想象,农民们最常使用的一种化肥品种,竟然会和金融市场扯上关系,但红星资本局多方走访发现,在化肥普遍涨价背后,可能有更复杂、更深层的原因。

image.png

近一年来的尿素期货走势

80元/袋涨至120元/袋

从没卖过这个价,进一次货涨一次价

和李林一样,苏悦群(化名)也是一名农资经销商,她在有“西南地区最大农资批发市场”之称的四川农业高新技术产品市场内开了一家门店,售卖包括化肥在内的农用物资。

“今年化肥全涨,特别是尿素涨得凶得很。”以某品牌40KG(千克)的尿素为例,苏悦群记得很清楚:这样的一袋尿素,2020年进货价不到80元,但在今年6月,进货价已经飙升到115元。

无奈之下,苏悦群不得不把尿素的零售价从1.5元/斤调到了2元/斤,整袋的售价也从80元上调到120元,涨幅达到50%。

“(尿素)涨得离谱,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卖过超过100元/袋的尿素。现在去工厂进一回货、涨一回价,厂家那边跟我们说‘拿一回,算一回的’。”苏悦群说。

image.png

一位农民花2元买了1斤尿素。她说,她的地不大,1斤尿素就够了

面对涨价的尿素,在四川农业高新技术产品市场内,有人选择了直接不卖。

“我们现在已经不敢进尿素了。”高天(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在尿素涨价以后,其他品种的化肥也有所上涨,但涨价幅度没有那么高,他们现在主要卖复合肥。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化肥主要包括氮肥、磷肥和钾肥。其中,尿素是氮肥的主要品种。除了直接作为化肥使用外,尿素也可以用于生产复合肥,复合肥通常含有多种营养元素。

“一袋40KG的复合肥,顶多只涨5-10元,涨幅不大。”高天说。

化肥为什么会涨价?

尿素期货上市后,新的产品价格机制形成

既然农民们在春耕期前多已提前备肥,那尿素的涨价是依靠什么来支撑的?

对于普遍涨价的化肥,大多数农资经销商感同身受,但他们都默认化肥涨价是因为原材料涨价,没有细究原材料为什么会涨价。

李林和其他农资经销商不一样,他一直想找出化肥涨价的根本原因。在经过多方打听后,李林综合各方信息认为,这或许和尿素期货的上市有关。

image.png

某家农资店内堆积的化肥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9年8月9日,尿素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上市交易。

在过去一年生产了165万吨尿素的云天化(600096.SH)也在财报中给出了相似的观点:“尿素期货上市,加大市场价格波动,逐步形成新的产品价格机制。”

黄思汉(化名)是某生产尿素的上市公司的证券部员工,他告诉红星资本局,期货和现货的价格并非完全吻合的,但大趋势是相同的,可能存在一定的延迟。

以期货尿素2107(UR2107)为例,4月2日,其报价为1852.51元/吨;6月7日,其报价一度飙升至2520元/吨。目前,尿素2107的价格已有所回落,但据生意社显示,部分地区的尿素现货仍在2700元/吨以上。

李林认为,在尿素期货价格高的时候,厂家会跟着期货价格上涨;而在期货价格低的时候,部分厂家会限制接单,“这就造成了恶性循环。”

6月上旬,在尿素期货处于价格高位时,红星资本局曾先后致电多家尿素生产企业,在问到是否会根据期货价格上调尿素价格时,他们的答案都是“随行就市”,价格跟着市场行情走。

那么,在期货价格处于低位的时候,厂家真的会限制接单吗?

或存在部分企业限制接单

业内人士:可能是受淘汰落后产能影响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关于“尿素生产厂家限制接单”的说法在尿素期货投资者中广泛流传。

一名投资者在网上称,部分尿素生产企业串通期货公司,限制接单。本来日产量可达3000吨的,但是每天只实际生产、销售1500吨左右。这样一来,既保证厂家库存不会大量积累,也可以限制下游的经销商,造成厂家缺货的假象。

“期货盘面也可以顺势而为,以现货价格坚挺的市场预期理由来支撑期货价格的走强。这就造成了现货市场有价无市,走货量一般,期货市场却节节攀升的现象。”该投资者称。

限制接单的说法并非只是投资者的猜测。6月8日,方正中期期货在研报中指出,(尿素)工厂库存处于低位,且部分企业限制收单,因此现货供应仍呈偏紧态势。

另外,据卓创咨讯6月3日发布消息,山西地区尿素市场继续向上运行……部分企业仍旧控制接单,货源偏紧,短期尿素市场行情偏强运行。

不过,红星资本局先后联系了多家尿素生产企业,但相关工作人员均表示,他们没有限制接单,不太了解相关情况。

对于是否存在尿素生产企业串通期货公司、恶意限制接单的情况,目前尚无法证实。

不过,一家尿素生产企业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如果有企业限制接单,有可能是因为淘汰了落后产能,现在的产能跟不上。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6年8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石化产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要求严格控制尿素等过剩行业新增产能。

申港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在此以后,大批落后产能被清退或改造转产,近5年产能逐步下滑,而新增产能非常有限。

比如,心连心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他们在去年12月10日前已关停两条生产线,固定床(指一种工艺)淘汰后将影响尿素产能100多万吨,会对今年春耕用肥供应造成影响。

印度采购预期推高国内价格

我国中标量较大,印度6月可能再发标

黄思汉告诉红星资本局,尿素的涨价本质上仍然是供需关系改变带来的影响。一方面,是国内供应紧张,下游库存处于低位;另一方面,是业内对“印标”有一定预期。

image.png

所谓的“印标”,是指印度尿素招标。

据申港证券研报,作为最大的尿素进口国之一,近年来,印度每年对尿素需求量达到约3300万吨,其自身产量在2400万吨左右,剩余900万吨依赖从中国和伊朗等国招标。

川财证券在研报中曾引用过一组数据:在2020年,中国出口印度尿素297万吨,占总出口量的55%;今年前4个月,中国向印度出口尿素49.3万吨,同比大幅增长110%。

image.png

尿素

红星资本局通过公开报道、研报等进行不完全统计:今年3月,印度RCF公司发布第一轮尿素招标;4月,印度MMTC公司公布将采购150万吨左右尿素;5月,印度RCF公司发布新一轮尿素进口招标。

“印度的频繁招标使得多数国内尿素企业预收订单较充裕,无库存压力,预计下半年印度仍需进口尿素满足自身的生产需求,对于尿素价格的支撑有望维持。”申港证券称。

川财证券也在研报中指出,6月中下旬,印度可能进行第四次招标,有望推动尿素价格上涨。

目前来看,尿素等相关产品价格上涨,提振了行业上市公司的股价。截至6月11日收盘,云天化强势涨停,报收14.16元/股;湖北宜化(000422.SZ)报收6.73元/股,大涨7.68%。

此外,*ST金 正(002470.SZ)、六国化工(600470.SH)、河化股份(000953.SZ)以及鲁西化工(000830.SZ)等跟涨,涨幅分别为3.16%、2.75%、0.90%以及0.80%等。

对农民有无影响?

今年涨价始于春耕后,暂未传导到田间

尿素的价格是化肥行业的“晴雨表”。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大部分化肥产品的定价都会参考当前尿素的价格。

李林告诉红星资本局,在化肥普遍涨价以后,农民买化肥都变成了试探性的少量购买。

苏悦群也有相似的感觉,“这和以前猪肉涨价一样,该吃的还是要吃,该用的还是要用,只是用得多和用得少的区别。肉涨价了,就多吃一点米;化肥涨价了,就多用一点农家肥。”(注:农家肥,一般是指包括粪、尿、草木灰等材料混合而成的有机肥料。)

6月9日,红星资本局随机走访了位于西南某省的一个村镇。村镇上一家农资店的老板吴荣(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尿素的拿货价已经从1700-1800元/吨涨到2700元/吨左右。

“进货价涨了,但零售价涨不起来,农民不会认可的。”目前,吴荣店内的尿素零售价仍是1.5元/斤。她介绍说,自己在尿素便宜时囤了一些库存,现在这个价格不会亏,但等库存卖完,她应该会上调价格。

让人感到庆幸的是,最新一轮化肥涨价大约是在3月前后开始的,而农民们多有提前备肥的习惯,目前来看所受的影响可能还不大。

据生意社各产地/品牌的尿素报价,从今年4月到5月上旬,尿素的报价几乎都维持在2100-2200元/吨之间;从5月中旬开始,尿素的报价节节攀升。

6月9日,红星资本局走访了多户农民,在这些农民中,有人只用农家肥,也有人仍在使用涨价前购买的化肥,都还没明显感觉到化肥涨价带来的影响。

当天,有农民正在往农田里移栽水稻秧苗。他们告诉红星资本局,在移栽水稻秧苗前,他们已经往田里下了基肥,使用的是早前定下的复合肥。在他们购买复合肥时,价格还没有涨起来。(注:基肥,在作物播种或移栽前施的肥。)

从红星资本局的走访情况来看,化肥涨价或还未完全传导到终端的农民。

如果尿素价格继续上涨

专家:可能压制市场需求,农民减少用肥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除了春耕期外,6-7月也是化肥的使用旺季。一方面,在夏粮收货后,农民在播种秋粮前需要施基肥;另一方面,是部分农作物有追肥需求。

申港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尿素需求在农业领域呈现出一定的淡旺季特征。

具体来看,3月份逐步进入春耕期,随后6-7月玉米及水稻等的追肥需求助推尿素需求进入高峰,8月份之后逐渐走弱,9-10月份再度进入秋小麦备肥以及用肥期。

2021年4月6日, 四川省广安华蓥市古桥街道合力村的农民在田间给秧苗施追肥

2021年4月6日, 四川省广安华蓥市古桥街道合力村的农民在田间给秧苗施追肥

如果像前述证券公司预计的那样,尿素的价格还将持续上涨,那农民们会受到什么影响?

6月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李国祥告诉红星资本局,一般来说,如果粮食的价格上涨,农民的用肥积极性会随之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化肥价格可以适度上涨。

“如果化肥价格过度上涨,可能会压制市场需求,农民的用肥可能会减少。如果涨到一定程度,政府应该会出手来增加供给、平抑价格等。”李国祥说。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