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胜智能涉嫌利益输送,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上市批文还能顺利到手吗?
财经

百胜智能涉嫌利益输送,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上市批文还能顺利到手吗?

2021年06月15日 14:45:37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孙一鸣 时代商学院实习研究员 黄锐

IPO前夕突击巨额分红,这样的企业往往饱受市场诟病。江西百胜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胜智能”)于IPO前夕大肆分红,引发市场关注。

目前,该公司已于2021年3月4日上会获通过,拟创业板上市,但至今尚未拿到批文。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保荐代表人为郑华峰、潘链。

资料显示,百胜智能主要从事各种出入口控制与管理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针对客户需求提供出入口控制与管理整体解决方案。该公司主要产品为道闸、开门机、升降地柱、车牌识别管理设备和通道门。

然而,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百胜智能与主要经销商的关系颇为密切,涉嫌利益输送;同时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且IPO前夕大肆分红,圈钱味道浓厚。

5月20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百胜智能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对方回复。

经销商疑点重重,涉嫌粉饰收入

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一直以来都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百胜智能多家主要经销商的管理人员(总经理、副总经理、销售总监等)合计10人都曾在百胜智能工作,任职销售业务员、售后服务员、平面设计工程师、车间主任等,几乎遍布该公司整条设计生产制造链,令人匪夷所思。

1.png

其中,有3家经销商在百胜智能的销售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分别为江西通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通合”)、厦门桃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桃琴智能”)和佛山市百思德门控智能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思德”)。

招股书显示,江西通合是百胜智能前十大经销商之一。2017—2020年上半年,其分别从百胜智能采购316.66万元、818.9万元、984.37万元和356.38万元,金额呈逐年上升态势。而江西通合的股东分别为李星(持股40%)、王曙光(持股60%),两人都曾在百胜智能工作,分别任职售后服务员和销售跟单员。

需注意的是,江西通合成立于2015年,注册地址为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青山湖大道民营科技园内民安路169号园区内1号楼C2室。然而2018年以前,民安路169号为百胜智能所有,2018年4月该地块由董事长儿子刘子尧的优唐科技接管,而优唐科技与江西通合在同一栋楼(优唐科技在169号园区内1号楼1楼)。

经销商的办公场所是百胜智能所有,且关系密切,股东是百胜智能的原员工,两者之间是否存在股份代持和利益输送问题?

桃琴智能是百胜智能在福建地区的唯一经销商,其法定代表人是赖桃荣,其曾担任百胜智能车间主任,于2017年3月离职。离职约一个月后,即4月6日,赖桃荣就完成了桃琴智能的工商注册。当年,桃琴智能就成为百胜智能的重要经销商。2017—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从百胜智能采购177.42万元、560.46万元、776.96万元和336.5万元,金额逐年上升。

这不禁让人怀疑,桃琴智能是专为百胜智能量身打造,以突击做大营业收入规模?

自2017年开始,百思德一直是百胜智能第二大客户,2017—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从百胜智能采购2429.01万元、3125.85万元、3565.24万元和1411.11万元,近两年采购金额均超31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百思德的总经理汪志平曾在百胜智能担任车间主任。

另外,据媒体今年3月报道,百思德登记的联系电话与佛山市禅城区百胜五金机电贸易行(如今已注销)的联系电话相同,且贸易行的经营者为刘润根,与百胜智能的董事长名字相同。这让人怀疑,百思德是否也为刘润根所创立的?

现在,百思德的登记电话已作修改,但是部分网站的过往信息显示,1102尾号的手机原本的确为百思德使用。百思德是否想通过改变手机号掩盖部分事实?这有待进一步查实。

2.png

除上述异常情况外,百胜智能主要经销商营业收入与实际情况也有一定的差异。

3.png

百胜智能在招股书表示,设置经销商的原因是安防产品的种类与型号众多(包括减速带、地感、通道闸、伸缩门、监控设备、岗亭等与弱电安防工程配套等),企业通过经销商可以一站式采购,降低采购管理成本。

然而,如上图所示,以2019年数据为例,部分经销商销售百胜智能产品的收入,占到其总收入的50%以上。但令人疑惑的是,出入口产品(道闸、开门机、通道门、升降地柱、车牌识别管理系统)的成本,真的能占到安防系统的50%吗?似乎不太合理。百胜智能是否借助经销商粉饰收入?百胜智能与经销商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IPO前夕突击巨额分红,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百胜智能拟融资6.08亿元,分别用于生产基地建设项目(2.7亿元)、研发中心升级项目(3731万元)、补充流动资金(3亿元)。

需注意的是,这一募资金额远超该公司总资产,截至2020年6月,该公司总资产仅为4.22亿元。而在IPO前夕,2019年,该公司却突击分红共8175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升级研发中心的目的是“增强前沿产品开发能力和技术成果转化能力,使公司持续保持技术优势,为公司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然而,该公司对研发的兴趣似乎不大。2017-2019年,同行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8.39%、9.34%和9.43%,而同期百胜智能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54%、3.41%和3.49%,远低于行业均值。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6月末,百胜智能的账上货币资金逐年增加,从8467万元增长到1.19亿元,而同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的总花费几乎只有货币资金的零头(分别为171万元、978万元、1227万元、142万元),且没有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没有偿债压力。此外,补充流动资金3个亿的计划也让人疑惑。上亿的货币资金可以说是长期闲置了。如果迫切需要研发,为何不使用闲置的资金呢?补充流动资金真的需要这么多吗?如果资金紧张,为何在IPO前夕突击分红近1亿元?

百胜智能此次IPO拟融资2.7亿元建设生产基地,以“突破产能瓶颈,满足持续增长的市场需求”。然而如果突破产能瓶颈是迫切的,那为何在2019年突击高分红而不是抓紧时间扩产抢占市场先机呢?这似乎说不过去。

百胜智能一面表示需要6亿元以抓住商业机会,另一面却不使用闲置资金、不借款,还大量分红。这让人怀疑,百胜智能此次IPO是否为圈钱而来。

值得注意的是,百胜智能92.2%的股份由刘润根家族持有。2019年的8175万分红,7537万分进了家族的口袋里。

总结

主要经销商有多名管理人员曾在百胜智能任职,而且经销商与该公司关系密切,采购金额连年大增,存在粉饰收入,进行利益输送的嫌疑。而且,在该公司明显不缺钱的情况下,却募资6.08亿元,远超该公司总资产,募投项目合理性也存疑;在上市前夕还突击高额分红,上述种种行为令人诟病。

百胜智能真实质地如何,是否为圈钱而上市?但愿最后不要落得一地鸡毛。

参考资料:

《百胜智能招股书》,2020/11/9

《百胜智能IPO:募集资金超总资产毛利率、研发费用率行业垫底》,2021/4/21

《百胜智能与多家客户关系匪浅,还要说清财务总监究竟是谁》,20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