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农商行支行长违法违纪案情披露:每个月消费流水几十万
财经

无锡农商行支行长违法违纪案情披露:每个月消费流水几十万

2021年06月16日 17:33:3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6月1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篇题为《捞钱奢靡享乐 难逃纪法严惩》的文章,详细披露了江苏省无锡农商行南通分行如皋港支行原行长严峰违法违规案件情况。

这位支行长名牌大学毕业,一次偶然机会遇到“贵人”,手握信贷审批权力,从此混迹地产商和房产中介之中,还动起了异地政府平台融资收取咨询服务费的歪心思。

最终东窗事发。

2019年6月4日,严峰到崇川公安分局投案,于6月14日被带至海安市纪委监委接受调查。2020年7月,严峰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80万元。

严峰,男,1982年7月27日生,南通如东县人,汉族,大学文化。2005年7月任工商银行南通港闸支行对公客户经理;2011年11月任南京银行南通分行业务拓展一部客户经理;2017年9月任光大银行南通分行对公业务客户经理、公司二部总经理助理;2019年2月任无锡农商行南通分行如皋港支行行长(代为履职),实际担任公司项目五部团队负责人。

“豪行长”

对于江苏省无锡农商行南通分行如皋港支行原行长严峰来说,最令他难以忘记的是2015年至2019年的时光,他从拮据度日的小职员到挥金如土的“豪”行长,再到一贫如洗的“阶下囚”,那宛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剧情在他脑海中循环往复,挥之不去。

从小到大,严峰一直是亲属、邻居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大学毕业后,严峰顺利考入南通市工商银行,从最基础的柜员干起。

在干了几个月柜员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严峰遇到了改变他命运的阙宏镖(另案处理),彼时的阙宏镖是南通工行个贷科科长,在他的提携下,严峰很快被调到信贷岗位。由于手握信贷审批大权,经常有房产商和房产中介约请阙宏镖吃喝,阙宏镖每次都会带上严峰。二人有时一大早上班就把晚上的“活动”安排好,酒过三巡还不过瘾,再去KTV唱歌直到打烊方归,久而久之,成为生活的常态。

根据南通市纪委通报内容,“那些房产中介小老板,学历没我高,但只要介绍一套房子再办一个按揭贷款,就能赚上好几万,看着他们数钱,个个赚得盆满钵满,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出入高档娱乐场所多了,严峰的心态渐渐发生了变化。

2011年,阙宏镖因与中介间的不良信贷关系被降职,此后,便很少组织吃喝玩乐了。早已适应了灯红酒绿生活的严峰心情跌落谷底,很快跳槽去了南京银行南通分行,又开始跟着老板们胡吃海喝,享受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这种日子过久了,严峰也俨然一副老板派头,身上有钱就要花掉,没钱了就想办法到处搞钱。

越界

2015年3月,南京银行南通分行新出台了一项异地政府平台融资政策,规定凡在江苏省范围内的异地政府平台,只需到南通来注册平台公司、提供当地发债平台担保并追加同等价值的土地抵押,每个平台公司便可以获得8000万元的贷款额度。此时,严峰认识了盐城市新洋经济区管委会原副主任姚立远(另案处理),两人一拍即合,动起了在放贷的同时违规收取一定比例咨询服务费的歪脑筋。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严峰等人共收取新洋经济区7笔咨询服务费,合计1656万元,严峰分得756万余元。

2017年初,再次跳槽到光大银行南通分行严峰很快联系上姚立远,请他帮忙吸储。当姚立远提出通过行外贴现的方式将钱再转回新洋经济区政府融资平台时,严峰有些犹豫,但在姚立远默许其可以从中获取一定好处费后,他决定铤而走险。2017年至2019年,严峰先后通过行外贴现收取盐城新洋经济区、南通锡通科技产业园等地的政府融资平台好处费468万余元。

南通市纪委披露的案情中,严峰在忏悔书中写道:“人一旦滋生贪念,就如同肌体注入了吗啡,是会上瘾的。”在姚立远默许其可以从中获取一定好处费后,摇摆不定的严峰终于决定铤而走险,并且渐行渐远,步步滑向深渊。

“每天不穿名牌不开豪车感觉都出不了门……”谈及这段经历时,严峰的眼里偶尔会闪着光,那是他人生中少有的高光时刻,只是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不过是昙花一现,一切终将烟消云散。

午夜的夜总会,昏暗的灯光始终摇曳,震耳欲聋的音浪一波接着一波,高挑妩媚的陪酒妹前呼后拥,严峰纵情享受着这恍如隔世的迷离快感,在这里,他是一言九鼎的“峰哥”,是豪掷千金的“严老板”。

根据南通市纪委通报,途锐、路虎、大奔,短短几年时间里,严峰先后换了三台车,每一台都是大几十万,甚至过百万的豪车。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换路虎的理由只是为了跟朋友一起自驾进藏“洗涤心灵”,从西藏回来便草草卖掉,其奢豪任性,令人咋舌。

钱来得快,去得更快。严峰每个月都有几十万元的消费流水账单,有时候去夜总会潇洒,一个晚上便能花去五六万元。对此,严峰很麻木,他认为没钱花大不了再做几笔行外贴现业务。于是,打着银行的幌子去认识更多的平台公司,赚更多的昧心钱,成为他的“日常工作”。

黄粱一梦

纸醉金迷的逍遥日子在2019年5月9日戛然而止。这一天,姚立远被海安市纪委监委调查的消息让严峰坐立难安,当得知纪委监委将新洋经济区平台账册以及南京银行相关信贷档案调走时,他彻底慌神了。在之后的20多天里,严峰、阙宏镖等人先后多次碰头商议对策,但这些不过是徒劳。

2019年6月1日,迫于心理压力,阙宏镖主动到海安市纪委监委投案。几日后,严峰也到崇川公安分局投案,于6月14日被带至海安市纪委监委接受调查。

身陷囹圄,严峰最放不下的是家人。他终于明白,浮华奢靡皆过眼云烟,唯有亲情至珍至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