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台酒业大股东股权恐遭拍卖
酒业

皇台酒业大股东股权恐遭拍卖

2021年06月18日 09:06:53
来源:凤凰网酒业

来源|蓝鲸财经

尽管在股市上乘风破浪,但皇台酒业的日子并不顺心。

6月17 日,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及其控股股东新疆润信通的金融贷款纠纷被一锤定音,以一审判决为终审裁定。

这意味着,上海厚丰所持有的皇台酒业3477万股股份面临拍卖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厚丰对皇台酒业持股19.60%,而皇台酒业控股股东盛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西部资产合计控持19.90%,两者持股比例极为接近。

叠加皇台酒业的内乱“传统”,这一劫,皇台酒业能平衡度过吗?

股权之争再起,股价“虚火”旺盛

皇台酒业(000995.SZ)控制权之争再现端倪。

6月17日,对于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托”)与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及其控股股东新疆润信通等金融借款纠纷一事,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由于新疆润信通在收到二审诉讼费交款通知书后,未在规定期限内交费,裁决一审判决为终审裁定。

今年4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披露,上海厚丰及新疆润信通曾向中融信托贷款4.1亿元,但是这笔贷款并未及时偿还。

法院一审判决,新疆润信通需在判决生效后偿还1.55亿元本金和罚息,上海厚丰所持有的皇台酒业3477万股股份也将拍卖以偿还欠款。

需要注意的是,上海厚丰对皇台酒业持股19.60%,而皇台酒业控股股东盛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西部资产合计控持19.90%,两者持股比例极为接近。

因此业内普遍认为,一旦上海厚丰所持股权进入拍卖程度,皇台酒业或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事实上,为了防范风险,皇台酒业董事会在今年4月全票通过了《修订公司章程议案》,在议案中,出现了大量与收购相关的条款。如股东通过股票交易持有或者共同持有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到3%时,应当在3个自然日内向董事会作出书面报告;达到3%后每增加或者减少3%,也要向董事会进行报告,否则,该收购将被认定为恶意收购。

此外条款中提出,比如发生恶意收购的情况下,被解职的董事将获得5倍年薪的赔偿金;收购行为给公司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公司其他股东有权要求其赔偿因其违法收购而造成的所有经济损失等等。

然而上述议案引来深交所关注函,要求皇台酒业说明修订《公司章程》的原因、背景以及董事会前的内部决策程序,同时要求说明相关条款是否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

4月17日,皇台酒业宣布取消了上述议案。

有意思的是,尽管有着种种隐患,皇台酒业的股价却在去年12月份摘帽后节节攀升,从7.47元一路涨到6月17日的33.26元。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去年白酒板块整体表现亮眼,也将白酒股整体的估值提升到了相对高位,基于此,部分资金开始寻找与白酒相关的概念股。也不排除个股被炒作行情,由机构拉高股价,小酒企的初始股价低,盘子小好控盘,资本介入市场盲目跟进,造成了企业股价的“虚火”。

股东阋墙,内乱不绝

在上世纪90年代,是皇台酒业的黄金时代,彼时业内流传着“南茅台,北皇台”的说法。2000年8月,皇台酒业“黄袍加身”登陆资本市场,比贵州茅台(600519.SH)还早了一年。

然而上市20年来,皇台酒业的营业收入始终挣扎在1亿元左右,先后出现多次连续两年业绩亏损的情况,几度徘徊于退市边缘,堪称”A股不死鸟”。

在业内人士看来,皇台酒业的败落便是始于内部的股权纷争。

蓝鲸财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2003年,皇台酒业的第一大股东皇台商贸的实际控制人甘肃皇台酿造集团(以下简称:皇台酿造)实施改制,时任皇台酒业董事长张景发为首的张氏家族控制下的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泰亨通)借此机会腾跃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控股比例为29%。皇台商贸持有股份则规划下降为36.01%。

其后,大股东皇台商贸持有皇台酒业的国有法人股因“资金紧张”陆续进行拍卖,退居二股东,而鼎泰亨通借机上位成为皇台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然而,张景发的这笔操作也被质疑有失公正,有利益输送之嫌。

2010年,鼎泰亨通将其中19.60%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厚丰,由此形成的局面是上海厚丰、皇台商贸分别占据皇台酒业19.60%、13.90%的股权。而不甘心的张氏家族则持有剩余的股权,与皇台商贸联手,与大股东展开了长达数年的缠斗。

双方由于持股比例接近,因而引发的矛盾斗争格外激烈,以致股东内讧到最后只能“公堂上见”。据皇台酒业在2017年6月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皇台商贸及其控股股东皇台酿造共计10次将皇台酒业告上法庭,涉案金额便高达2.2亿元。

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告诉蓝鲸财经记者,皇台酒业内部的顶层设计出现问题,股东内讧斗法,高层不稳管理失效,产品升级、市场开发、渠道维护等几乎全线崩盘,因此错失了酒业红利期,沦落至业绩惨淡,资本市场信心损失殆尽。

新东家输血保壳、隐患丛生,三座大山压顶

直到2019年4月,还有艰难保壳的皇台酒业终于迎来了新的“救赎者”,盛达集团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并开始对皇台酒业进行全面输血,为其保壳努力。

为了解决资不抵债的问题,盛达集团将盛达皇台公司100%股权(核心资产为商铺、工业土地及地上附着物)无偿赠予公司。2019年度,公司因上述事项固定资产原值增加6304.03万元,无形资产原值增加7649.01万元。

为了让上市公司恢复主营业务,盛达集团向上市公司提供2000万元无息贷款,关联公司还向皇台酒业采购大量白酒。

据2020年年报显示,皇台酒业营业收入约为1.02亿元,同比增长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348万元,同比下降50.91%。

皇台酒业今年Q1财报显示,亏损幅度有所收窄,皇台酒业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194.5万,同比增长41.6%;实现归母净利润-430.3万,上年同期为-641.6万元。

虽然业绩低迷有一定程度的缓解,但上海厚丰所持股权面临拍卖风险又为皇台酒业发展蒙上一层阴霾。

蔡学飞认为,皇台酒业内乱问题素来有因,此前股东阋墙对簿公堂,这也直接导致了皇台酒业的发展掉队,渠道体系崩盘,品牌老化等情况。皇台酒业停牌之后,股东出于利益角度考虑,由盛达出面收拾旧河山,重整旗鼓,但一旦皇台酒业走上正轨,很可能会延续此前的乱象同室操戈,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是企业发展的最不利阻碍和潜在风险。

“皇台酒业作为老名酒在西北武威、甘肃有一定市场,上市企业也有资本背书,乐观来看发展前景看好,但是皇台酒业已在行业中边缘化多年,最理想的状态是在3-5年内恢复成区域型中小型酒企,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蔡学飞称。

中国消费品营销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皇台折腾多年,已经错过了白酒行业的黄金发展期,未来需要面对的三重挤压。一是强势酒企如川酒近年不断向西北市场渗透;二是异军突起的酱香在不断抢占浓香的市场份额;三是西北酒市场本身就较为贫瘠,容量有限,而当地上市酒企金徽已获得复星注资,青青稞酒也已引入劲酒外援,西凤酒也在不断发力,皇台需要对抗当地的强势酒企。在这三重压力下,皇台酒企恢复元气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