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大师的另一面:什么是乾隆审美
热文

彩色大师的另一面:什么是乾隆审美

2021年06月18日 13:47:23
来源:最爱历史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五月二十日,太监常宁捧着如意馆刚制作好的“皮糙玉螭虎觥”赶着去见皇帝。

乾隆拿到这件玉觥后,仔细把玩,忽然脸色不大对劲。他发现,玉觥上面的纹饰,对比当初呈上的设计图样,窄了些。此外,纹饰下刀也不够深,使得纹路看起来并不明显。

乾隆让常宁传旨造办处:“交如意馆,有花纹不对处,找补清楚。钦此。”

乾隆在位时期,这样的场景很常见。

这名长寿皇帝是历史上有名的“文物收藏家”“资深鉴赏人”,酷爱鉴藏,对玉器、瓷器、漆器等各类艺术珍品都有所涉猎。

登基后,不出几个月他就把造办处的情况给摸清楚了。从那时起,凡是御用器物,无不要经过他的批准才能进行制作。对于制作过程中的设计图样、进度等,他都抓得很紧。如果是重要的器物,他还会搞突击检查,中途验工。

《弘历是一是二图》,丁观鹏绘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因为是一把手亲自抓,所以乾隆朝的宫廷御用器具和藏品,处处都渗透着乾隆的个人审美。

对,就是大家熟知的“农家乐风格”和“行走的弹幕”。

但其实,这位大收藏家也有不为大众熟悉的另一面。

乾隆帝政务繁忙,但丝毫不影响他怡情乐志,在业余时间发展兴趣爱好。

他喜好把玩文物,痴迷不已。

他对那幅《富春山居图》子明卷爱得难舍难离,出巡也要带在身边,走到哪写到哪,写下五十几处题跋记录自己赏画的心路历程。直到没地儿写了,才在开卷处写下“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

《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 图虫创意©

珍宝太多,如何储存是个问题。一件件摆出来似乎有些占地,也不够艺术。于是,各种便携的“多宝格”应运而生。

匣盒内横竖不等、高低不齐、参差错落的一个个空间,刚好能放下一件件珍宝,合上时是个普通箱子,打开时就是个百宝箱,简直是“皇帝的玩具箱”。

多宝格内放置的珍品,少则几十件,多则上百件,因此,这种成套的珍玩套装又称作“百什件”。

雕紫檀蟠龙方盒百什件 | 台北故宫博物院©

“百什件”大约发源于康熙时期,在乾隆时达到了顶峰。

乾隆的顶配“收纳盒”,外观十分精致,匣盒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兼具观赏、陈设和贮藏功能。

多宝格的设计并非随意而为,而是根据被选入“百什件”的珍宝量身定制。

一般对于玉器,会按照器物轮廓挖出凹槽,使其稳定在自己的位置上,保证在移动过程中不会出现碰撞、损伤的情况。而拿起玉器把玩时,会看到凹槽处还有宫廷画师的书画作品,赏心悦目。

对于其他能够站立摆放的瓷器、玉器、钟表等,就会利用好匣盒内的空间,间隔出不同大小隔间,有时候还会“套娃”,一层又一层。

戗金描漆龙凤纹多宝格箱内层 | 图虫创意©

除了多宝格,乾隆也会给器物定制单独的匣盒,或是给较大件、适合陈设观赏的古玩定制相应的承座、屏架或木架等。乾隆“珍惜”每一个可以发表感悟的机会,木架上时常附有他的御题诗文。

玉群兽插屏 | 图虫创意©

乾隆对他的“收纳盒”要求有多高?

根据档案记载,乾隆二年(1737年)至三年(1738年)间,在一年的时间里,乾隆就对一个盛表匣的制作提出了这么多条意见:

“着做盛表匣一件,先做样呈览,准时再做。”

“此匣罩盖上画九龙,墙子上画四季花井,里面隔断,顶盖上安玻璃,扇面式墙子上画各样碎花,落‘乾隆年制’之款,再画样呈览,准时再做。”

“着将此盒安轴子处,再配一假轴子。”

“将此盒内所盛之表上钩子拆下,另换锁子,其钥匙仍按上。”

……

从设计样式到零件搭配,他对匣盒制作的每个环节都进行了指点。看上去,他对艺术品制作工艺的认识不输专业工匠。

大概对这位资深收藏家而言,收藏珍宝的盒子,也必须是个珍品。

雕紫檀蟠龙方盒 | 台北故宫博物院©

乾隆除了对文玩的收藏很是注重,面对自己的作品,更是十倍用心。在他心里,他的作品可是要流传千古的,哪敢马虎。

作为写诗狂魔,留诗四万多首,诗稿无处安放?那必须定制几个御稿箱才行。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曾出现一件雕漆御稿箱。全箱覆有红漆,而漆层厚度达120层,雕刻技术极其精湛,祥云威龙生动地跃于眼前。

大概只有这样好看的箱子,乾隆才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诗。

康乾盛世,瓷器的制作得到了新发展,不仅瓷器品类丰富,烧制技术也十分高超,尤以彩瓷中的粉彩瓷器和珐琅彩瓷器最为典型。

提起乾隆爷的瓷器,不少人又要吐槽“吵到了我的眼睛”。

粉彩百鹿尊 | 摄图网©

而那个让乾隆骄傲的各种釉彩大瓶,尽管集齐17种烧制工艺,集历代瓷器制作技术之大成,还是有不少人直呼get不到。

但是,乾隆眼皮子底下的瓷器,风格都这么红红火火吗?

实际上,雍正时期也生产色彩鲜艳的瓷器,放在一起看,似乎父子二人“半斤八两”。乾隆只是比他爹做得多些,就被世人打上了“农家乐”烙印。

清雍正珐琅彩牡丹纹碗 | 图虫创意©

同样的,雍正时期十分戳中现代人的极简风格,乾隆时也并不是没有。

乾隆时期生产的单色釉瓷器,也可以把色彩玩得很“高级”。

白釉暗花缠枝莲纹高足碗 | 图虫创意©

天蓝釉螭耳椭圆洗 | 图虫创意©

仿松石绿釉凸花蕃莲纹椭圆盘 | 图虫创意©

祭红釉直口瓶 | 图虫创意©

天青釉三管葫芦瓶 | 图虫创意©

窑变花釉双耳瓶 | 图虫创意©

乾隆爷,也有一颗粉色少女心。

芙蓉石蟠螭耳盖炉 | 图虫创意©

而那些今人认为“花里胡哨”的彩瓷,真的都很难以接受吗?

康乾年间,海禁政策有所缓解,西方传教士把精美的珐琅器带入中国。于统治者而言,富贵华丽的艺术风格十分适合表现王朝的盛世气象,珐琅彩遂逐渐在中国兴起。

与此同时,西洋绘画理念和技术也随着传教士一并传入中国,对中国画师以及上层审美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乾隆时期,最著名的传教士、西洋画师便是为王室留下100多幅珍品的郎世宁。

《弘历观画图》,郎世宁绘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欧洲人素来喜爱中国瓷器,热度经久不衰。在上层社会中,精致的中国瓷器早已是贵族夸耀财富的手段。在18世纪,瓷器贸易是清朝一项重要的国家收入及外交行为,因此,迎合欧洲人的喜好,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瓷器风格。

为迎合欧洲人,作为中国传统瓷器,粉彩受到了当时风靡欧洲的洛可可风格的影响,开始往繁复、华丽的风格上走。最明显的特征是,瓷器上大量运用连绵的缠枝纹,形成连绵不断、复杂繁琐的曲线。

粉彩婴戏纹双耳尊 | 图虫创意©

乾隆年间那些中西合璧的瓷器,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绝佳见证,尤以“外销瓷”为典型。它们既体现了乾隆博采众长的文化态度,也揭示了他在展示大国风貌这件事上的思考。

金胎内填画珐琅西洋仕女执壶、杯、盘 | 图虫创意©

17-18世纪的中国外销瓷 | 图虫创意©

喜好创新的乾隆,对瓷器造型也很有想法。在他的设计欲望推动下,当时出现了双圆扁瓶、转心瓶、多连瓶等造型奇特的瓷器。

霁青描金粉彩游鱼转心瓶 | 图虫创意©

这些瓷器,显然与我们刻板印象中的乾隆风格有点不一样。

乾隆六十年(1795年),这一年,乾隆即将要离开他坐了60年的太和殿宝座。在太和殿的办公桌上,常年放置着两件白玉撇口碗。

某日,乾隆命太监鄂鲁里将这两口碗取来。

他拿在手上,仔细摩挲、端详着。玉碗洁白纯净、温润莹泽,不禁让人陷入了回忆。

几十年来,他在太和殿办公,每次都是用这两口玉碗喝奶茶。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似乎都凝聚在了手中这两口小碗上,让人万分不舍。

于是,他令人传旨造办处:

“将无盖玉碗一件,用交出素金碗盖,按口大小毁做嵌松石盖碗一件。”

“玉碗二件配巴达马座、紫檀木五面诗堂罩盖匣,做样呈览。钦此。”

几经调整,造办处终于把玉碗整体打造、装饰得更加精致。乾隆心满意足,“交茶房备用。钦此”。往后的日子,这对玉碗将继续陪伴着年迈的他。

他喝的不是奶茶,是岁月。

乾隆御用玉碗 | 图虫创意©

乾隆爱玉的程度,堪称历朝历代君主之最。乾隆朝玉器工艺的发展,随着乾隆在位生涯里最重要的军事行动而达到巅峰——平定准噶尔和“回部”,奠定清王朝的版图。

自边疆战役胜利,来自新疆地区的玉石供应比以往稳定得多,这为乾隆构建自己的玉器帝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原料。

玉器在乾隆的生活中,随处可见。

当他在筵席上用膳,那碗那杯那碟,无不是温润的玉器。

玉双人耳盂 | 图虫创意©

当他在书房中作诗作画,使用的多是成套的玉文房用品,一般由五到七件组成,包括笔杆、笔筒、水盂、墨床、镇纸和笔架等。

作为马背民族的后代,乾隆不忘本色,有时间就行围狩猎。出门在外,玉柄匕首也随身携带。

信仰,更是不能忘却。他继承父亲的信仰,对藏传佛教尊崇不已。因此,他对观音佛像的研究也很深,对观音像的承座、背光等艺术范式了解得一清二楚。

对着一尊失修的旧像,很快就能反应过来:“白玉观音不必配龛,着配莲花座,上安独扇屏风背光。先画样呈览,准时再做。”

玉如意、鼻烟壶、山子等都是乾隆经常把玩的玉器。

碧玉鳌鱼花插 | 图虫创意©

在众多不同用料的玉器当中,经由新疆进呈的痕都斯坦玉,制作精美,马上引起了乾隆的关注:“赏收一二,略作收藏。”纪晓岚也曾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评价:“今琢玉之巧,以痕都斯坦为第一。”

翡翠嵌珠宝鱼式盒 | 图虫创意©

痕都斯坦今位于克什米尔以西,即巴基斯坦境内,古籍记载该地与叶羌尔相通。痕都斯坦玉器纹饰丰富,嵌有宝石,异域风格明显。乾隆平定新疆“回部”后,中亚、西亚的玉器便有机会通过新疆官员呈献。

白玉贴金花式碗 | 图虫创意©

乾隆博学多才,是毋庸置疑的。

在位60年,勤政独断,事必躬亲,而书画、鉴宝、围猎等兴趣爱好也依旧一样不落。语言能力超群,熟悉满语、汉语、蒙古语、藏语和维吾尔语,可见其学习能力极强。

他收藏、把玩的艺术品囊括了玉器、书画、漆器、瓷器、盆景和织绣等各种类型。看看清宫档案中的御旨,就知道他监管造办处那颗操碎了的心。

白玉嵌宝石描金碗 | 图虫创意©

正如诗人波德莱尔所说:“美总是古怪的。”

无论如何,乾隆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出了各种艺术尝试,为后世留下了盛世之下才有条件生产的器物,这也算是他的一大贡献。也许,那些为大多数人所不能理解的作品,很能戳中另一群人的内心呢?

但话说回来,乾隆喜欢在藏品上题字,可真不是个好习惯,得亏他宠爱多年《富春山居图》是幅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