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谈人民币国际化:经济不是决定货币排名的唯一因素
财经

王永利谈人民币国际化:经济不是决定货币排名的唯一因素

2021年06月22日 11:41:24
来源:凤凰网财经

今年3月,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下调100bp至0%-0.25%,并启动7000亿美元的QE计划。一剂“猛药”过后,中国资本市场会受到哪些影响?这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不是一个机会?

在“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暨天籁思享荟”上,凤凰网财经围绕这些问题,专访了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本次峰会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东风日产天籁为战略合作伙伴。

关于人民币的国际化,王永利首先讲解了为何各国都在促进本国货币的国际化,他表示,货币的国际化一方面可以规避汇率风险,另一方面,清算成本比较低。

而一个国家的货币能不能国际化,取决于货币能否被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接受,所使用。王永利说,“这不是交易量大、经济实力强,别人就一定用你。”王永利以人民币为例,指出了人们普遍的一个误解,“,我们现在人民币在国际支付清算和国际储备份额到现在也就是2%左右,这跟中国成为一个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好像差距太大了,好多人认为我们的人民币就应该成为世界老二了,这个是对我们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缺乏初步的认知。”

他表示,货币排名的决定因素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这里面不仅包含经济,还包含教育、科研、军事、法律甚至人生观。“这也是我们中国为什么要讲究碳达峰、碳综合。”

至于,美联储大放水是否会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好时机。王永利认为这需要看美联储放水对美国是否有利。他还表示,美联储资产规模扩张不代表社会上货币总量也随着增加,央行扩表针对的是金融机构,而不是面向社会公众直接投放。因此央行放水后,能否进入市场,还要看金融机构是否愿意把这些钱外贷,但是由于经济下行,外贷风险很大,金融机构因为担心收不回本金,因此即便0利率也不见得负债外放。

自动播放

以下是采访部分摘录(有删改):

凤凰网财经:美联储大放水,是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机会?

王永利:第一呢,这个,一个国家的货币,能不能国际化,取决于就是你的货币能不能被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所接受,所使用,这个不是一个政府的问题,是这个交易的企业、个人啊,他们愿不愿意用你的货币。

所以这里面就是,大家要去衡量,就是你每个国家的货币在流动性、安全性、营利性这几个因素里面综合排,就是哪个更好一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问题。比如我们两个国家,发生交易,首先就面临一个问题,我们用什么货币来计价和清算,那么从安全性、流通性、营利性的角度来讲,第一个就是用我自己的货币可以规避汇率风险,我没有兑换的问题;第二呢,我可能直接用我自己的清算体系,我清算成本也很低,当然首选都是用自己的,但你愿意用你的,我就愿意用我的,最后用谁的呢?没有货币的确定的话就没有清算,没有清算交易就落不了,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后就是博弈的结果,就看在这笔交易里边,咱们俩到底谁的话语权更强。如果这个东西我卖给你的话,是个供不应求的产品,是卖方说了算的话,我可能就起决定性作用,我说必须用我的,那你最后也就接受,反过来,如果是个买方市场,可能你就说,那不行,我得用我的,那你就用你的,但其实我们两个,单独就是我们俩做交易也可以。

但是我们可能要跟世界上很多国家做交易,我们每个都这样去谈的话就带来一个问题,我把我的货币给了你,你只能跟我打交道的话,你就再想一想,我储不储备这种货币,最后想一想,不行,因为我拿了货币我可能要跟世界很多人去做交易,所以我选那个流动性最强的货币。这样才排下来,就是各个国家的货币在这个国际上,谁在交易和这个在支付清算里头的份额最高,谁的储备量最高,储备的份额最高,那他就成了一个世界的头号的货币。

第二也不是说你交易量大,他就一定用你。比如很多人说,我们现在人民币在国际支付清算和国际储备份额到现在也就是2%左右,这个跟中国成为一个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个地位好像差距太大了,好多人认为我们的人民币就应该成为世界老二了。这个是对我们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缺乏初步的认知,因为经济,这个不是决定你这个货币世界排名的唯一的因素,它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

综合国力里边不仅仅是经济实力,经济里边更不仅仅是一个当年新增产值的GDP的概念,因为我们讲第一大、第二大经济体,它指的是当年新增产值,就是GDP的概念,那你当年排在老二了,但是不代表你历史积累的财富已经也到了老二。而且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力还不仅仅取决于你经济的实力,还取决于你的教育、你的科研、你的军事、你的法律,甚至你的人生观,包括甚至你跟自然的关系,我们中国为什么我们要讲究碳达峰、碳综合。就是你跟更广泛的人,还有开放,就是你亿经济体量很大,但是你是个封闭的国家,你的货币不一定在国外流通啊,就是我们晚清的时候,我们的经济体可能也是世界三分之一,占三分之一的量,但是因为你是封闭的,你的影响力远远比不上,什么西班牙、葡萄牙、什么荷兰、比利时、英国,因为他们是全球在做交易的,所以这个是一定要注意的一个问题,这个货币是不是能够成为国际货币,它是一个非常综合的问题。

好的我们回到你刚才这个,现在美国大放水,是不是人民币的一个好时机,这个取决于一个国家货币政策,包括财政政策、总体政策也好,就美国这个大放水,对美国,对它的经济、社会稳定的发展到底是正效益还是负效益,如果这个结果出来,对美国是不利的,而中国我们没有这样,最后的结果是,我们整个综合实力比他更强,那一定是对人民币是有利的,如果这个放水,对他的稳定,对他的世界影响力不是削弱是增强的,那不一定,所以这个不是说简单的;

第二呢,这个放水还有一个问题要讲清楚,很多人讲美联储大放水指的是美联储的资产规模快速地扩张,所以从这个2020年3月之后,美联储的资产规模确实是快速地增长,这个从四万亿左右现在已经突破八万亿了,但是央行扩表它主要对的是金融机构,我们讲这个在信用货币体系下,央行都是、各个国家都是双层运营机构,央行是是不面向社会公众直接去做投放的,它是要有金融机构,银行去做,所以他主要是向金融机构里边去放水,那么通过流动性的释放以后呢,控制金融市场的利率,不让它往上涨,让它往下降,逼着你更多地往外放贷款,但是你投放出来了,金融机构愿不愿意把这些贷给,再往外贷,因为这个时候央行之所以压你往外贷是因为经济在快速下行,这个投资的风险是很大的,企业个人,企业和家庭都在收缩,它不愿意去负债去往外放了,说我零利率你还不要吗?那个借款人说我投出去,我本金能不能收回来我都不知道,你零利率给我,你最好是本金也不要了,那我当然要了但如果你说,本金也不要了,我们这个货币体系就完全是崩溃了,所以是绝对不可以的,它一个最底线就是本金一定得回,当然也会有一些不良资产,不良资产如果你判断失误,你金融机构马上就要核销,就要把它消除,那么这是一个我们管理上的一个基本要求;当这个企业和家庭都不愿意去投放的时候,你银行一定要投吗?它也害怕啊,说我投出去,我本金可能都收不回来啊,所以它也不愿意。

所以你会去看到一个结果,就是美联储的资产规模在扩张,但是这是货币,这是流动性是不是都真的投到了社会上呢?不是的,实际上银行在美联储的存款也是随着越来越大,就是他不敢往外投,所以这是个一定要准确地、全面地判断,美联储的扩张不代表他的货币总量也随着同比例地、甚至更多地增加。你会去看,美国的货币总量的增长,远远没达到它央行扩表的那个增长的速度,所以在这些方面的话,我们还要看一看,就是美国这一次的这个应对危机、应对这个疫情,他财政的大量的投放,央行的大量的扩表,它对整个经济社会的稳定,甚至对全球经济社会的稳定是利好还是利差,如果它是利好,不一定它的美元就会贬值,甚至它还可能还会反弹;那么第二个就是,如果它是不好,那它那就会受到影响,所以这个要,它是两个互相比较的问题。

经济发展的“新局”在哪里?林郑月娥携多位重磅嘉宾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