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值即正义:长得好看 凭什么更容易被原谅?

颜值即正义:长得好看 凭什么更容易被原谅?

2021年07月23日 16:00:14
来源:新周刊

吴姓流量小生,最近备受关注。今晚,公安部门公布了调查结果,证实吴某工作室以面试MV女主角为名,约都某到吴某家参加聚会,两人随后发生性关系。消息一出,舆论又是一片哗然。

在这之前,他频繁地更换伴侣,却被解释为“好看的人有更多选择权”,是别人拈花惹草导致他被美色迷惑;他情商低说错话,是因为性格耿直不绕弯,被得罪的人应该体恤、理解和包容;他个人实力不佳,却被称为是颜面担当,直呼靠脸吃饭也是一种别人羡慕不来的能力。

现在,粉丝该怎么评价他?纵然人设崩塌,依然有人在为他辩护。难道,是长相影响我们对本质的判断?又或是我们潜意识里对“好看”的人有着无限的包容?

01

“实锤又怎样?

他就是好看到惹人爱怜!”

当帅哥成为反派时,为他伸张正义,说他只是在追求梦想;当丑角成为反派时我们诅咒他不得好死,丑人多做怪。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坏事是一张美丽脸庞不能消化的。

再大的瓜,再恶劣的行为也会有追捧者在下面洗白:“哥哥加油!” “哥哥你最棒,我们相信你是无辜的!”

我们在很多时候从内心就否认了容貌姣好的人犯下的过错:“你看看这张脸,这么好看的人怎么可能犯错呢?”

以出轨为例,万千男性表示自己在虎扑女神半藏森林(小三)和微博红人阿沁(原配)的这场纠纷里,力挺破坏感情的一方。

他们称没有男人能抵御得住初恋脸和又纯又欲的诱惑。甚至许多人声称换做是自己也会做出一些的选择。

看到了吗,在这场关乎外貌的对决里,理智和道德并不占先锋。而现实生活中,容貌支持者的数量也远比你想的多。

Cameron Herrin(卡梅隆·赫林)是一名21岁的男子,在2018年因为超速杀害了一位24岁的母亲Jessica Reisinger Raubenolt 和她年仅21个月大的女儿Lillia Raubenolt。

赫林肇事后火遍全网 / 图片来源 :视频网站截图

据调查,赫林撞到母女时,时速超过160迈(约每小时100公里)。于2021年6月被法院判处由初始6年增至24年有期徒刑。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案件发生后的3年中,赫林得到了非常多网友的同情。

并非因为案情有冤,而是因为他的外表。大多数人对赫林表示同情,并声称他不应该被判处长达24年的有期徒刑,他们对裁决的说法是“对于事故来说,这太过分了“。

案件进入公众视野后,与赫林相关的话题在tiktok上的流量高达1600万,许多女粉丝更是对着这样的肇事杀人犯呼喊着“老公”。仅仅因为他长相英俊又“无辜”,网络上就引来大批颜粉对这名犯罪分子的无理由支持。

粉丝们在网络平台为赫林伸冤 / 图片来源:Ria

他的支持者在各大平台上为他的行为辩护并称超速只是一场意外。从法律上看,在街上寻刺激超速的本质根本不能被认同为非故意行为。哪怕从常识的角度我们也知道,当以非法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驾驶汽车时,驾驶者还是极容易撞上汽车或他人并造成致命伤害。

无奈的是在网络世界里,许多人并不在意肇事者昔日的错误,不愿意了解受害者的伤痛。他们在意的,只有屏幕背后疯狂的点击量和花痴少女随之带来的流量。

Cameron Herrin的案例证明,面对这类事件,人们倾向于选择同情罪犯,而不是将这种同情指向那些失去家人或亲密朋友的人,同时也没有换位思考因事故而永远失去亲人而产生的悲痛。

这些支持者的同情只来源于肇事者容貌上的“无辜”,而忘记了一个人的容颜永远不会让你违反法律却不受惩罚。

02

为什么我们能容忍好看的渣男?

即便我们内心承认一个人的过错,容貌依旧会使大多数人群本末倒置。

抛开较为严重的法律错误,我们可以举出许多利用容貌优势避嫌的案例。而说起容貌和地位最有影响力的明星人物,我们不得不提起红极整个演艺圈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演技突出,确实不可否认。但是倘若不是他的容颜,万千女性也不会对“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深深痴迷。事到如今,人们看待他还会用他的颜值巅峰去定位这个人。冲着昔日美颜,莱昂纳多仍是万千超模的不二之选。在他的百度百科搜索词条里,现今依旧挂着他年轻时的帅气脸庞。

图片来源:豆瓣

在这45年中,小李子与吉赛尔邦辰等顶级超模高调交往,也曾传闻与蕾哈娜谈恋爱。他的约会数据也往往不言自明:通常为更年轻、金发碧眼的女性,大部分参加过维秘的时装秀。现在的他,正在与 23 岁的模特兼女演员卡米拉·莫罗 (Camila Morrone) 约会。面对高达23任伴侣的变更,大部分人只会关注他伴侣的面貌和居心,而不去指责其渣男本性。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容貌影响力就好像是一颗永远散发出耀眼光芒的星星,而我们观众做的是不断赋予他受人追捧的能力。

出轨案例里,我们总会指责容貌不佳的一方,认定是因为该对象没有好好打理自己从而失去了性吸引力。更加严重的是把闯入感情的一方和受害者进行条件或是外观上的对比。

那么,这种心理活动,是如何构成的呢?

其实,我们对身体吸引力时常有着刻板印象,默认美丽的总是美好的,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晕轮效应”。

物理外观通常是晕轮效应的主要形成因素。被认为有吸引力的人往往在其他积极特征上的评价也相对更高。

然而,这种影响力不仅会改变我们根据个人吸引力产生的潜在看法,它还可能包含其他特征。例如,善于交际或善良的人也会被视为更讨人喜欢和更聪明的人。晕轮效应做的,是使得人们用一种品质的看法关联到我们对他人其余品质产生更为偏见的判断。

当你通过晕轮效应的光环看待某人时,你会把他们的行为举止投射在你所设想的框架里。拿我们在择偶时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来说,我只想找帅的/美的。这样一来,只要盯着那张脸,不管他/她做错什么事情我们都不会生气,这就是最典型和普遍的晕轮效应带来的容貌原谅。

小到日常交际,大到职场婚姻,好看的人总是更有潜力。

罗森塔尔和雅各布森在1968年进行的一项研究里发现,教师通常结合学校成绩和学生外表来对学生产生固有期望。在实验中,老师们获得了学生的照片作为客观信息。结果表明,教师对学生学业前途的期望值与孩子们的容貌息息相关。

另一项研究里比较了吸引力对大学课程评分的影响,其中教师可以选择是否观察学生的外表(Hernandez-Julian & Peters,2017)。结果表明,外观的确会对传统课堂的评分造成影响,吸引力水平较高的人在不露脸的网络课堂的得分往往低于线下课堂老师对他们的评分。(实验内容摘自simplypsychology.org)

03

社会环境助长“颜值即正义”

图片来源:豆瓣

孩提时,我们所接触到最直观的文化来源于童话和动画。这其中,不乏经典的迪士尼作品:白雪公主,美女与野兽… … 白雪公主的后妈这类的恶角色被大人刻画成佝偻丑陋的恶婆婆;改邪归正,人心向善的野兽转化为帅气又多金的王子。像这样的文化输出数不胜数。

与此同时,坏角色近乎总是落到长相丑恶的人手里。就连负面角色在故事里的改邪归正往往也附带着容貌改变,仿佛增添美德在他们变好的过程里附带了形象优化这一属性。

以电影《保姆麦克菲》为例,里面描述了男主雇佣保姆麦克菲照顾他的七个脾气暴躁孩子的故事。由于家教不严,这些孩子赶走了以前所有的保姆。值得让人注意的是,在电影里,保姆麦克菲的初期面容和结尾家庭团结后的容貌大相径庭。

保姆麦克菲前后对比 / 图片来源:豆瓣

这似乎在告诉观众,当人心地善良时,自然就会变美。

在当今社会里许多人大言不惭地告诉自己的孩子,要是做了坏事就会变得和某一个负面形象一样丑陋。这对于接纳信息的幼儿来说,他/她分辨不出所有行为的好坏,但当他/她遇到长相丑恶凶残的人时,就算对方没有实际行为的伤害,他/她也会害怕。我们潜意识里都已被灌输了丑陋的人心地不善良。哪怕长大后我们反复告诉自己人不可貌相,也无法有太多的改观。

说到底,一个人行为的恶劣无关于物理表象的好坏。道德评判的基准,本就应建立于人的品性而非容貌之上。一个屡教不改的人,哪怕面容艳压群芳也会因为犯下的过错而变得丑陋。

这世上没有天生就懂得歧视他人容貌的人,只有后天被文化影响而改变的人。今天我们对“颜值即正义”的过分包容,就相当于默许了下一个罪犯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