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关于东京奥运,你可能想知道的几个问题

开幕!关于东京奥运,你可能想知道的几个问题

2021年07月23日 21:50:25
来源:凤凰卫视

△当地时间7月23日晚,日本东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举行。由于疫情关系,今天的开幕式现场采用无观众的形式,现场的奥运相关人员削减至950人左右。

万众瞩目的东京奥运会终于在今晚开幕。然而,不同于往届的奥运开幕式,从主办方到运动员,再到电视机前的观众,没有人可以无所顾忌地为奥林匹克喝彩。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节目表演

△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出场,旗手是女子排球运动员朱婷、男子跆拳道运动员赵帅。本届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总人数为777人,其中运动员431人(女运动员298人、男运动员133人),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境外参赛规模最大的一届奥运会。

事实上,远不同于奥运会去年被宣布延期时人们的期待,如今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东京等地原定7月11号结束的紧急事态已进一步延长到8月22日,而与奥运相关的感染个案已增至106宗。

△奥运会开幕前一周,奥运村中发现了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摆脱不掉疫情的阴霾,日本为何一定要举办奥运会?

日本原本对于这场奥运会有着怎样的希冀,还能实现吗?

曾三次成功申办奥运会,日本的奥林匹克情结又是怎样的?

7月24日晚21:40,凤凰卫视中文台《皇牌大放送》,将为您全面解析疫情之下的东京奥运会——

逆风圣火

——东京奥运政经总观察

奥运会举办或延期,谁有最终决定权?

自东京奥运会决定延期一年举行,日本就在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中举步维艰。面对持续扩散的疫情,有人提出疑惑,东京奥运会为何不在一年前就干脆取消?

其实,早在2013年9月7日,当东京击败伊斯坦布尔、马德里,成为第32届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城市之时,这座城市的命运就已经不只被自己左右。

△2013年国际奥委会宣布东京成为第32届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城市

每年的奥运会,国际奥委会都会与举办城市签署一个合同,而这场奥运会举办的所有事宜都要按照这个合同的条款来严格执行。在国际奥委会和东京都及日本的奥林匹克委员会签订的《举办都市合同》中,并没有规定东京都在出现地震、战争和恐袭等不可抗拒力量的场合,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如果取消,决定这个选项的权力只给了国际奥委会,而没有给主办城市。

当然,《举办都市合同》以外,奥运延期一年更在于日本政府对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考量。

△第125届国际奥委会大会现场

东京奥运会,原本承载了前首相安倍晋三怎样的政治期待?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的东京八分钟,安倍晋三变身安倍马利欧,从一根巨大的绿色排水管里冒出来,在彰显日本发达的动漫文化的同时也惊艳了世界。愿意颠覆自己以往稳重的形象造势,这一届东京奥运会对于安倍晋三的意义可想而知。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东京八分钟,安倍晋三变身安倍马利欧

日文中的“花道”除指歌舞伎演员等上下舞台的通道,及插花技艺外,在政治、体育、演艺界,则有某位知名人物在巅峰时期,以重大成就“下台”的意思。对于安倍来说,奥运本可以成为他政治生涯的“花道梦”。然而,因为健康原因,安倍提前请辞,无缘在任内亲历他的奥运复兴大计的完成。

△安倍晋三

在史无前例的奥运延期面前,安倍的继任者菅义伟如履薄冰。由于应对疫情不力,日本民怨沸腾。今年6月,日本民众反对奥运举办的比例曾高达83%。面临今年日本国会众议院选举所带来的政治压力,如何举办这一届东京奥运会,对于菅义伟政府便格外关键。

△日本民众抗议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

菅义伟政府是如何就奥运事务做出政治决策的,又是如何处理奥运背后复杂的国际关系呢?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日本首相菅义伟

奥运延期 ,给日本的经济造成了怎样的打击?

随着安倍“奥运花道梦”一同破碎的还有日本的经济复苏梦。东京奥运会,被视为是安倍晋三刺激日本经济的第四支箭,可以令低迷的日本经济重新抬头。日本政府曾估计,由奥运申办成功到7年后举办奥运,过程中将可为国家带来2.96万亿日圆,即约合1800亿人民币的经济收益,并创造15万个就业职位。

△2020东京奥运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

然而,从筹建阶段开始,东京奥运就屡出状况,预算一再超支。而随着这一体育盛事的延后,所涉及的门票收入、转播费用、赞助交易等一系列经济账不仅困扰着日本奥委会和日本政府,还意味着他们需追加2940亿日元的费用,用于支付场馆建设、奥运村维护及防疫措施。无观众举办的情况更让奥运经济效果直接减少1468亿日元。

△因为延期,需要重新安排的奥运场馆和设施

疫情之下,延期一年举办东京奥运会,日本的经济还蒙受了怎样意想不到的打击?除了全盘接受,日本又是否采取了一些对策,为下一代留下积极正面的遗产呢?

曾三次申办奥运会,日本对奥运寄托了怎样的情结?

安倍晋三的“左右手”财相麻生太郎曾在参议院公开形容东京奥运是“被诅咒的奥运”。这样的说法固然过于悲观,却包含了日本对于奥运复杂的情愫。

△麻生太郎

早在80年前,日本便第一次成功申办到了第12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然而,由于发动侵华战争,日本奥委会迫于军方压力,宣布为了纪念神武纪元2600年,要在1940年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无法举行奥运会。于是,这场原定于1940年9月21日至10月6日举行的奥运会改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最后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停办。

△1940年奥运会海报

也正是曾经有过举办奥运的机会,对于二战后在废墟中重建国家的日本人而言,1964年举办的第18届的东京奥运意义非凡。对比之下,这场奥运会成为了日本重拾自信,迈向现代化改革的象征,承载了这个国家经济飞速恢复、政治和平转型的重要国家记忆。

△1964年东京奥运会

而东京大学副校长吉见俊哉更指出,奥运带有日本社会中贯彻下来的祭祀主义——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是出于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后帝都复兴的构想;1964年的奥运会承载了日本人1945年东京再次成为废墟之后重建家园的愿望;同样,202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也被认为是311大地震之后的复苏活动。

面对本届奥运会,日本国民究竟有着怎样的心理活动?这一届东京奥运会又是否可以完成对日本的祝福呢?疫情之下的奥林匹克,又能带给人类什么样的指引?

本期《皇牌大放送》将带您回顾东京奥运会从筹办到举办的艰难过程,并以此为视角,全面解析推迟一年的奥运给日本政府以及运动员的影响,再从他们与奥运的互动中重新思考奥林匹克在当下时代的含义。

本周六晚21:40,凤凰卫视中文台《皇牌大放送》特别呈现 《逆风圣火——东京奥运政经总观察》。

编辑:王婉晨、王二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