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程生活破产调查:长三角最大果品集散市场水果商被“收割”
财经

同程生活破产调查:长三角最大果品集散市场水果商被“收割”

2021年07月23日 22:00:1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火热的社区团购市场,正迎来重要节点。在蜂拥入局之后,也有玩家不得不离场,还拖累了供应商。

“某通果业亏的得有上百万,再有一个就是进口区,那边亏得多。”

在嘉兴水果市场内,某通果业的亏损早已传开,但是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此并不愿意多提,而在进口区,仅记者联系到的富叶果业与悦好果品,两家被拖欠货款都达到了六七十万。这里是长三角地区交易规模最大的果品集散中心市场,交易辐射江浙沪及周边省市,也曾是同程生活的重要货源批发地之一。

7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市场采访十多家商铺发现,从几千元到近百万元,这儿与同程生活合作过的数十名供货商,仍然还没有拿到货款。他们曾经也去其苏州总部要账,还款合同也签过。按照合同约定,自合同签订15日以内,他们会收到第一笔30%的货款,30日以内收到第二笔30%的货款,剩余40%货款自动放弃。

即便这个条款显然不公平,但是为了尽可能挽回损失,大多数供货商只能签约。截至7月23日,两名供货商透露收到了第一笔货款,其他的大多数还在焦急等待中。

这是一家曾被资本看好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11月至今的近三年时间里,同程生活先后获得同程资本、百果园、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的八轮投资,总金额超过3亿美元。

可以说,同程生活的破产,给当前火热的市场泼了一盆冷水。同时,也给行业未来的发展加上了一道紧箍咒。“暂时我们不跟电商合作了,即使合作,账期也不能超过一个星期,绝对不能再拖。”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嘉兴水果市场内的多名商家如今对线上平台充满了警惕。

当清场时刻开启,社区团购的下一步怎么走?

两次被卷入漩涡的人

施涂做了四十年的水果生意,呆萝卜破产,10万货款没拿到,各种官司也打了,也打赢了,但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一分钱。

2019年,施涂便与同程生活开始合作,账期从一个星期到半个月,最后到一个月,施涂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而且,因为和采购人员关系处的不错,采购人员提到尽量把这个钱要回来,施涂揣测其中含义,可能是采购人员对公司的情况有所了解。“公司出现了问题。”施涂向21世纪经济报道回忆了当初的猜测。

作为最早入局社区团购的平台,同程生活也曾经历过快速的发展。同程生活创始人兼CEO何鹏宇在公开信中表示,在2018年1月公司成立,至2020年年中,同程生活已实现前端履约打平,进入良性发展阶段,期间也备受资本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其最大的一笔是2020年6月获得的2亿美元C轮融资。2020年9月,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社区团购行业后,烧钱抢夺市场成为常态,而同程生活在步入价格战时代之后,再未获得任何融资。

这在兴盛优选、十荟团相继获得巨额融资后,其处境更加艰难。据了解,2021年6月底,同程生活还在试图通过加大营销力度拿到更好的业务数据,进而寻求并购。

在此之前,2019年,出现资金链问题的呆萝卜可谓是最早的生鲜新零售平台之一,其采用的“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的方式,三年时间里,线下门店数达到数千家,并先后获得了千万级美元的天使轮融资,以及6.3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

疯狂的扩张烧钱,使得呆萝卜在A轮融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出现资金链问题。两家平台的倒下,都殃及了嘉兴水果市场的诸多批发商,施涂只是其中之一。

今年6月,同程生活想要从施涂这里拿货,施涂给会计打了电话,会计表示同程生活的钱很难要回来,施涂便没有再向同程生活供货。直到7月,同程生活的供应商集中催收货款,最终导致其资金链断裂。

如今,施涂同程生活拖欠的货款还有18.8万元。回想起来,施涂仍然心有余悸,“如果没有及时终止合作,损失是不可想象的。”

被损害的大多数

施涂坦言,现在一半以上的供货量是面向电商平台,如果不做电商,不做社区团购,业务量就势必要缩小。但是,几乎所有的电商平台都是延期货款。“虽然有风险,但是要维持经营就必须冒着风险去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方面,社区团购目前仍在培育市场,亏损成为常态。另一方面,在没有盈利曙光和资本加持的情况下,同程生活将资金链的压力压在了供应商的身上。

另一名水果供应商吕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在2019年就和同程生活合作,对于不断拖延的货款问题,同程生活给出的解释是财务外出旅游休假。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真正的原因是同程生活内部出现了资金问题,更没有想到同程生活会如此迅速地走向破产。就在7月份,他们还在给同程生活正常供货,目前还有六七十万的货款没有收回。

吕先生很无奈,“跟同程生活的合同都是白纸黑字签好的,最后不还是破产,你拿它有什么办法,都是合法程序,也还是拿不到钱。”

在进口区的火龙果交易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的四家摊位表示,未曾与同程生活合作,有摊主表示,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有同程生活的采购人员来谈合作,但是因为一个月的账期太久,本身自己的资金周转就比较紧张,拒绝了合作。

坏账,并不只来自电商。水果批发商车晨介绍,现在是水果市场淡季,好几个伙计都外出要账了,外面的账总共加起来也要上百万,多是一些个体经营户欠的。早些时候,同程生活一名叫成龙的小主管找到车晨谈合作,她向记者展示了聊天记录,显示时间是5月26日,但当时车晨表示自己周转比较紧张拒绝了。

成龙信誓旦旦向她表示,可以把货款缩短到一个星期,但是由于之前坏账问题太多,出于谨慎,车晨最终并未与同程生活进行合作,回想起来车晨很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因为之前我们家也碰到了很多烂账,呆萝卜我们也合作过,但是呆萝卜没有欠我们的钱。以前像所有的超市我们都是敞开口子的,后来觉得现在生意这么难做,我们就慢慢在缩小(业务范围)了,对于好多欠账的也就不接受了。”

敏感的电商信用

由于几次的倒闭风波,嘉兴水果市场内的商户们,对于延期货款的敏感度越来越高。尤其是档口较小的国产水果批发商,绝大多数不允许货款超过七天,对于信用良好的老客户以及大型商超,货款可以允许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但是,对于电商的货款期限要求极高。

海广兴市场属于嘉兴水果市场的进口区,沈庭负责其中一个档口的经营,同程生活公告申请破产时,沈庭42万的货款还没有拿到。

他也曾跟呆萝卜有过合作,但当时察觉到账期逐渐变长,早早地把钱收回来结束了与呆萝卜的合作,后来呆萝卜破产,他也得以躲过一劫。不曾想这次同样的套路,当沈庭发觉事态不对的时候,账目上已经欠了42万。

沈庭解释反应迟钝的原因,一是,自去年四五月份跟同程生活合作,合作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开始的时候账期都还是很好的,二是看同程生活背后有同程艺龙,没有料到它会突然破产。

档口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货款单,上面显示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有6万和36万两笔货款记录,并且那笔6万的货款已经超过了一个月。沈庭回忆,在此之前每周一都会和同程生活对账,但是对方一直声称财务要走流程,沈庭在7月2号发了最后一笔货,7月3号还在催货,到了7月5号才突然知道同程生活出事了,连忙跑到苏州去要账。

“有的档口六月份中旬就不做了,一部分一部分地把账收回来就停了(跟同程生活的合作),我就不知道,做到七月初,六月底我都将近供了十几万给它。”沈庭反思自己没有盯好账。

档口是老板的,在自己经营期间出了这么大一笔坏账,让他背负了巨大的压力。损失已经无法避免,他最关心的是怎么把损失降到最低。

目前,在这个市场内,鲜有社区团购的合作。据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平台采取的是供应商入驻的模式,没有直接与商家签署合约。多多买菜供应商申请办理入驻多多买菜平台后,应收款在交易的下一个工作日以内到账,交易后的第二个工作日之内便可提现。

即便如此,多名商家还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眼下只做现金生意,面向小商贩及商超等渠道供货。

目前,施涂主要是和叮咚买菜合作,每个月有五百万左右的交易额,小一些的平台如民康汇也有合作,主要是看在这些平台账期比较稳定,一个星期以内都能拿到货款,并且有实体店铺支撑,风险会低一些。

“谈到社区团购这一块,我们谨慎又谨慎,宁可不做,账期也不能超过一个礼拜。同程(生活)和呆萝卜对我们市场的打击力很大。”施涂说。

最后一根稻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同城生活全国维权的供应商建了三个大群,人数近千名。

7月6日凌晨三点,何鹏宇公开信表示,公司面临最困难的时刻,社区团购行业已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未来进行战略调整,并且有信心东山再起,期望合作伙伴再给予一段时间。

当天,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同程生活”更名为“蜜橙生活”,同时宣布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端投入,进行战略转移调整,从C端业务转向小B端,由给消费者供货转为向团长端供给。

不过,距离宣布更名并调整业务仅仅一天,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即“同程生活”)便宣布申请破产。背后发生的原因,不得而知,但是投资人不愿意再出钱接盘,可能是压倒平台的最后一根稻草。

7月8日,何鹏宇公开信表示,破产原因是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并表示会积极还款。

同程生活的供应商们,没想到它会突然以“死亡”的方式结束,几天时间里,同程生活给出的偿还方案多次变更,最终给出赔付60%货款等一系列方案,供货商们才纷纷离去。

虽然极其不情愿,但是他们还是签了合同。沈庭的担心是破产清算,一方面同程生活是轻资产公司,可以用来偿还债务的资产本就少的可怜,另一面供应商和员工工资又有几个亿的欠款,到时候自己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

“之前签的30%的合同他们(同程生活)说作废了,后来又签60%的合同。当时主要是因为催账的供应商太多,他才拿出来这么个方案,签这60%货款的合同,到时候能不能拿到钱谁也不知道。”沈庭认为,如果能拿回60%货款,亏损的40%也无所谓了,合作的三年里面自己也把这次亏掉的钱挣回来了,但是如果拿不到,还是要去苏州协调。

在水果市场中的一家小档口里,财务人员任业跟记者表示,同程生活拖欠了档口五万的货款,7月初档口也有安排人去苏州总部,虽然最后所签的合同上所说还60%货款,但就算拿不到这笔货款,也不可能再去要了,档口的生意的还要做。

他表示,自家档口货品多,单一货品体量并不大,不论是社区团购平台还是天猫京东,进货的工作一般是交给第三方,现在电商供货的比例接近20%,同程生活的事情出来以后,对货款催的更紧了,“我们现在也很谨慎,基本上都是五天或者七天就要打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进口区的菠萝蜜档口,档口负责人表示他们与同程生活合作是通过担保人进行的,所以虽然同程生活出了事,档口也没有什么损失,记者联系了这位担保商,但得到的均是否定的回复。

截至7月23日,包括任业在内的几家水果供应商,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收到第一笔30%的货款,沈庭7月10号签的合同,虽然目前还没有收到货款,但对于他而言,这也是仅存的一点朦朦胧胧的积极信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