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摩,简直是快手的“都美竹” 业内:没见过这种操作
财经

大摩,简直是快手的“都美竹” 业内:没见过这种操作

2021年07月29日 20:41:01
来源: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1

如果能看见摩根士丹利对快手做的事,牛夫人一定会很羞愧,自己竟然指责至尊宝薄情。

隔了那么多年,至尊宝才整出一副咱俩不熟、公事公办的样子,把小甜甜的称呼降成了牛夫人。

今年2月,摩根士丹利(下称大摩)作为联席保荐人,把快手送到香港上市。

上市十天后,快手股价一度冲到417港元/股,公司最高市值达1.738万亿港元。

高光之后,当然就要开始但是了。

但是,快手的股价带来的并不是熟悉的月满则缺的剧情,而是月全食。

在月全食的最初,摩根士丹利还是把快手当自己的小甜甜对待的。

3月11号,面对开始下行的股价,摩根士丹利扔出了一个报告,给了快手一个超配评级,目标价350港元。说考虑到快手短视频娱乐生态系统的加速变现能力,能够驱动2020-2023年的收入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40%。

在这份报告里,大摩还预计快手的月活跃用户人数和日活跃用户人数到2023年将分别达到7亿和4亿,带来公司收入和盈利结构的转型,并将驱动业绩和估值倍数上涨。广告和电子商务是关键的价值驱动力,预计快手线上广告收入份额将从2020年3%的低基数,在2023年达到超过7%。

总结起来一句话,看哪儿都很顺眼啊!

这一天,快手的股价上涨了10%,收在了307港元/股。但很快,快手就继续回去忙自己的月全食了。

2

月全食进程到5月24日,快手发布了一季报。

这是一份数据在上涨,却让市场看出悲观的财报。

比如增速放缓——2021年Q1,快手的日活数为2.95亿。而根据QuestMobile数据,2020年春节期间快手的日活数为2.82亿。

比如获客成本攀升——快手在2021年一季度的营销费用为116.6亿元,占快手总营收的68.5%,而公司这一期间的新增日活是2400万人。这就意味着,每个新增日活的成本是485.8元。而2020年同期,快手新增日活达4700万,单个新增日活的成本只有172.3元。

快手当然可以用,2020年数据是受疫情影响来解释一切。但数据在不屈不挠地表示,用户数的增长变慢了,一切都变贵了。

公司股价下跌到腰斩的6月下旬,快手创始人宿华在一次对外演讲中发布了一种新的计量口径,“快手全球月活跃用户达到10亿”。

Excuse me?一个月前发的Q1财报里不是说,月活用户才达到5.1亿吗?

有业内人士推测,快手很可能重复计算了快手APP、快手极速版和快手微信小程序的用户。

这种公司为自己新创统计指标的行为,让人不禁想起两年前瑞幸咖啡说,剥离营销费用后,其线下门店已经盈利了。

3

一个让人分外迷惑的行为出现了。

在3月那份给予快手350港元/股目标价的研报里,大摩预测快手在2023年,月活用户数可以达到7亿。

按照宿华的说法,月活10亿的快手已经提前两年,超额完成了大摩预测的用户数打卡。

然鹅,在宿华演讲后两周,大摩扔出了一份新的研报,将快手目标价由300港元/股下调至130港元/股,评级由“超配”下调为“低配”。

在报告里,大摩又一次点出了增长放慢的问题,横向拉出抖音来对比——快手2021年第二季度的环比增速较抖音低14个百分点,是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差距。考虑到中国短视频娱乐的用户基础已经饱和,摩根士丹利认为快手股价将持续调整。

划重点“公司股价将持续调整”

当作为联席保荐人的大摩都出来唱空快手,给市场的震撼,无异于都美竹出面指出吴签的真相——

“你实则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

你凭什么那么自信?是你靠天价营销费才能勉强获得的用户增长吗?是你自己算出来的10亿月活吗?

上市前你说一句,‘我的市值很大,你忍一下’,这台词的剧本是你写的吗?写它的时候,你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上市一个月就开始往下跌,中信那种还爱你的券商,为了保护你,还要说,‘你真的很厉害’。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大概率,就像你想挖鼻屎……”

4

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拿下奥运会转播权的快手,股价大跌10.75%,收在129.5港元/股。

7月26日,署名“GPLP犀牛财经”今日快讯的报道说,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目标价由300港元/股下调至50港元/股,评级由“超配”下调为“抛售”。

快手股价应声下跌至114港元/股,跌破了115港元的发行价。

快手官方在十几个小时后辟谣说,经与摩根士丹利方面核实,分析师确认上述所谓研报报道内容“完全失实”,并已与大量受此错误消息干扰的投资者们进行了沟通与澄清。

事实上,大摩当天po出的研报,只是将快手的股价下调至120港元/股。

这份假研报却照亮了几个真问题,比如这是谁造的假;比如为什么“大量受此信息干扰的投资者”,竟然认为50港元/股的快手估值是合理的?而快手究竟值多少钱?

以及,让大家相信他能干出这种事儿的大摩,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一个做投行的朋友说,“没见过大摩这种操作。金融这个行业,本质上就是要全方位跪舔金主爸爸。客户都是要靠抢的,你不做自然有人做。至于发研报的研究团队,是要靠其他部门养着的。你这么发研报,别人拉不来客户,你活着还有毛用”。

一种导致大摩自杀性研报袭击的猜测,是这是一场玩脱了的游戏。

在快手上市之初,虎嗅旗下的妙投APP曾发布《快手敲钟,1.3万亿港元市值是不是泡沫?》,指出快手IPO,资本市场操作之嫌极大——

快手总股本为41亿股,但是最初只在香港公开发售913万股,造成高达千倍超额认购的场面,打新一手中签率仅4%,就算后续按相关规则调整后,香港公开发行2191万股,也只占总股本的0.5%。但是一般情况下,香港主板公司公众持股最低15%(市值大的公司有所豁免),以此计算,公众本应该持有快手6.3亿流通股。

因此预计快手后续还会在股价升至高位后有增发,或者股东减持的现象,以达成“合规”。总之快手IPO,资本市场操作之嫌极大。

如果这是一场合谋,那么是游戏的最初,没带作为联席保荐人的大摩玩?还是玩脱了线?又或者,玩的太大,大摩已经不敢往下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