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满大街跑的三轮摩托车为何几乎销声匿迹了?
热文

曾经满大街跑的三轮摩托车为何几乎销声匿迹了?

2021年11月20日 15:15:27
来源:燃烧的岛群

NO.1445 - 军用摩托车为何消失

作者:铁塔猫 / 编辑:冷小军

上世纪90年代后,212吉普、长江750「侉子」和「解放」牌卡车的身影越来越少见,新世纪后几乎完全消失,父辈记忆里的三大件也只能存在于记忆里了。随着「禁摩」的力度悄然增大,曾经风靡全国的长江750越发难见,连军用摩托车似乎都已经被取代。反观全球,军用摩托车的装备量也不似从前那么大。

追溯到一战前:军用摩托车首秀

一战前,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让现代摩托车的实用化成为可能。内燃机的出现使得早已诞生却采用了蒸汽机的摩托车更新换代:动力系统的体积并不大,其能输出的功率却大幅度上升。1898年,在英国诞生的摩托车生产厂开始量产,法国、意大利、德国和美国紧跟其后,开始了自己的摩托车量产之路。

宝马摩托车极早期的产品,相当简陋

相比于四轮汽车,摩托车的生产门槛并不低,所占用的资源虽然较少,但是制造工艺复杂。只不过从国家宏观层面来看它是有利于提高军队机械化程度的新兴事物,毕竟摩托车可比马匹快太多了。从后勤角度看,摩托车只需要更换零部件和汽油,并不需要兽医、草料饲料和专门管理的骡马场。

一战时期的汽车还相当原始

一战时期,美军率先投入了大量的军用摩托车。整个一战期间,美军一共向国内印第安、哈雷戴维森等厂商递交了8万辆摩托车的巨额订单。其次是购买了5万辆摩托车的英国:英美两国有大量的摩托车提供到俄国。

总体来说,此时仍是摩托车发展的黄金时期。对于英美等国而言,军队「骡马化」早已经实现,正在迈向机械化——大规模的骡马难以伺候也是出了名的,在汽车还未能大量普及的一战,使用摩托车来承担相对次要的任务、减少骡马的饲养数量是相当明智的选择。

一战时期投入战场的摩托车

一战中的摩托车一般承担着侦察任务:侦察兵一人便可以通过摩托车高速机动到指定区域进行侦察;个别国家还会给摩托车固定上机枪,骑手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射击,充当着机动火力平台使用。此时无线电设备没能普及,摩托车也替代了马匹作为通信员的机动车辆使用。

哈雷:随二战风靡全球

在摩托车玩家的脑海中,说到复古摩托车必然会想起「哈雷戴维森」。1903年诞生的哈雷,确实是摩托车界的「老祖宗」。1908年,加拿大军队一名上士在一辆哈雷摩托车的基础上增设了一个简易的边斗,边斗摩托车自此诞生。这是摩托「武装化」的首次尝试:在此之后,一战期间各国的摩托车便开始了武装化。

哈雷仰仗着在一战中的优异表现,在战后进入了公司发展的黄金时期。哈雷公司仍然为美军生产摩托车。美军挑选了哈雷WLA摩托车,组建了携带汤姆逊冲锋枪机动作战的「哈雷骑兵」——美军中哈雷骑兵的规模并不大,装备却是最精良的。

他们通常执行通信、执法等相对次要的任务,骑上哈雷却是每个美军士兵的梦想:这是属于男人的浪漫!震撼的声浪载着美军士兵奔赴军营各处亦或是战场上各个阵地,可谓是喧嚣一时。

二战前美军组建的摩托车骑兵

二战期间,哈雷公司只生产了9万辆WLA军用摩托车。相比于总产量高达60万的威利斯JEEP吉普车显然不足一提。但是尽管美军装备得不多,哈雷摩托却随着美军的脚步来到了西欧战场、东南亚战场,先后提供给了中国、法国......可谓是随着二战风靡全球。

军用摩托车去哪了?

二战时期的军用摩托车远不只有哈雷、印第安,还有宝马R-71、R-75等等著名型号。日本的「陆王」边斗摩托车,也是在电视剧、电影荧幕上作为臭名卓著的「大佐专车」。宝马R-71在被苏军缴获后,还仿制出了M-72型摩托;战后,M-72型摩托来到中国,又变成了「长江750」......当然,那是后话。

苏军的M72摩托车,后被中国仿制出长江750

曾几何时,长江750驰骋在中国大地上,甚至在17个生产厂家的厂房中衍生出多达84个子型号。长期缺乏机动平台的解放军在1964年装备了长江750摩托车后如同久旱逢甘霖,长江750的边斗上从来没缺过机枪。

从最早的DP-28到后面国产的56式班用机枪、81式班用机枪,几乎哪款轻机枪都能出现在长江750身上。后来,长江750的边斗上甚至还搭载过82mm无坐力炮,可以算得上是火力最强的边斗摩托车了。

早期中国公安装备的警用摩托

然而近几年,解放军使用摩托车的画面可以称之为CCTV-7频道里的 「大熊猫」了。不光是解放军,在其它国家军队里摩托车似乎也变得销声匿迹,世界各大摩托厂商对于军用摩托车的研制几乎也停滞不前。此前喧嚣一时的军用摩托车去哪了?为什么越来越罕见?

全地形车辆异军突起,军用摩托车进退两难

其实,军用摩托车确确实实少多了。战后各国研发的军用摩托车虽然说是以双轮摩托车为主且强化了各个部位使之更能适应实战需要,比如抑制噪音、强化发动机及油箱的防护能力、提高各零部件的坚固程度等等,这却都不足以令军用摩托车继续大量存在于现代军队中。

中国武警驾驶JH600B

先举个例子。侦察兵用摩托车执行侦察任务。原本侦察兵装备摩托车,旨在利用摩托车机动性、通过性较军用汽车强、隐蔽性强的优势进行侦察。

这种侦察方式却早已经受限于其手段而不得已沦为次要。轻型全地形车辆的通过性其实不输摩托车,前者却能搭载车载机枪等自卫武器,并利用光电侦察设备、红外侦察设备等侦察敌军装备,并能及时地通过车载无线电、数据链等回传信息。

这种全地形突击车通过性、机动性同样很强

而轻型全地形车辆拥有比摩托车更全面的装甲防护,通过性、机动性虽说较摩托车稍差但也不至于到无法使用的地步;侦察、通信设备相当全面且改装空间极大,这样一来摩托车用于侦察也就变得鸡肋:携带的侦察设备少、局限性大,对于骑手来说还相当危险。

再举个例子:通信。一、二战时期通信兵采用摩托车往来通信,最主要还是受限于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只能通过电话线、电报和书面形式下达命令。此时,轻便灵活的摩托车无论是架设电话线、电报天线还是传送纸质文件都是相当适合的。

二战美军摩托车

只不过如今信息技术格外发达,除了电台、电报以外,还有相当多的加密通话方式可以使用:卫星电话更是已经能覆盖全球各个角落。通过书面形式下达命令的方式近乎被摈弃。更何况如今各国军队的机械化能力都大幅度上升,无论哪种轮式车辆都具有极高的通过性和机动性,这更是让军用摩托车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种「奢侈」的火力是摩托车做不到的

如今,无论是困难度极高的丛林、高原作战,还是环境特殊的特种作战,直升机、轮式、履带式车辆等一系列载具都能够胜任。它们还能给予全方面的防护和一定的火力支援,这是摩托车几乎无法实现的。摩托车唯有的轻便灵活的优势,也正在被全地形突击车逐渐追平。

川崎KLR650军用摩托车,在美军中服役了超30年

目前,各国军队仍然保留着一定的军用摩托车,也是用于应对极端的情况,比如特种作战:利用摩托车优势,连人带车通过直升机投送到距敌人数十公里的位置,特战队员驾驶摩托车进行渗透。这些极端情况下使用的摩托车也大概率不会公然出现在新闻频道上,所以目前的军用摩托车几乎不可能在媒体上见到它们的身影。

总体说来,军用摩托车近乎销声匿迹,最主要的仍然是其本身的优势逐渐随科技的进步而变得平平无奇,因此也不再是军队追求机械化而重点发展的机动平台,所以,军用摩托车正在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