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百强房企倒下:董事长被法院重金千万悬赏,多项目曝交付问题
财经

又一百强房企倒下:董事长被法院重金千万悬赏,多项目曝交付问题

2021年09月15日 10:54:58
来源:时代周报

“提供财产线索者,最高得悬赏金10%,最高1000万元。”近日,山东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的一则悬赏通告备受关注。

据悬赏公告,由于被执行人陈建铭及相关法人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盛宏业”)等拒不履行1亿元债务、利息及违约金,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征集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按实际到位执行款的10%支付悬赏金,即最高1000万元。

WechatIMG1439.png

被悬赏的陈建铭,不仅是上市公司中昌数据(现“ST中昌”,600242.SH)实控人,同时也是曾经的百强房企——上海三盛宏业的董事长及实控人。2019年10月,陈建铭因一张“公司暴雷,各方讨钱,董事长在哭”的照片刷爆朋友圈。

2021年1月,三盛宏业向法院申请破产。但到了4月,法院又准许该公司撤回了破产重整的申请。一系列操作让外界倍感疑惑,负债累累的三盛宏业,渡过难关了吗?

多个项目陷交付问题

9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三盛宏业位于浦东周浦的明天华城项目,发现原本应于8月31日交付的56#、57#两幢楼房四周杂草密布,并用围挡与已经交付的三期小区隔开,附近建筑工地则人去楼空。

屏幕快照 2021-09-14 下午5.53.14.png

(楼房四周杂草密布 时代周报记者摄)

附近一个仓库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就在几天前,有不少业主因开发商无法按时交付集体前来此处工地投诉。

凤凰网房产上海站报道,9月8日,在交房现场,三盛宏业相关负责人曾短暂出现,并回答业主问题。该名负责人表示,“公司去年通过努力凑了点钱把水电煤做好了,现在正在想办法,争取一个月之内凑钱让工地运转起来”。至于何时可以交房,该负责人表示无法确定。

早在2019年,三盛宏业曾将旗下部分资产抵押给东方资管;同年,东方资管控股94.9%上海荣惠置业有限公司股权,成为明天华城名义上的开发商。2019年7月2日,明天华城最后两栋住宅楼即56#、57#,总计108套房源开盘,均价46747元/平方米,当天所有房源基本售罄,总货值超4.6亿元。

但在此之后,由于三盛宏业因资金链紧张无力偿还偿还债务,东方资管便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案件号:(2019)沪74民初3441号),要求行使抵押权,拍卖明天华城56#、57#幢两栋期房,由于东方资管不配合撤押,如今两栋期房的100多户业主无法办理贷款,交房无望。

针对上述问题,9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上海荣惠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后拨通了三盛宏业上海总部的电话,对方以没有接受采访的人为由挂断电话。

除了明天华城项目三期的两栋期房外,三盛宏业在上海浦东的另一个楼盘颐盛御中环也面临交付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2020年12月20日原是颐盛御中环二期业主收房日,但开发商海东房地产公司受母公司三盛宏业牵连,资金被冻结,仅剩收尾工作的颐盛御中环二期遭遇烂尾,因此未能如期交房,198户业主家庭的期盼和高额期房房款也在这天搁浅。

危机早有预兆

据时代周报记者多方了解,目前位于浦东康桥的颐盛御中环一期虽已经交付入住,但业主办理不了产证。二期、三期由金科代建,停工许久的二期缓慢复工,工地偶有声响传出;三期地基已经打好,工地热火朝天。

三盛宏业位于浦东万祥镇的颐景园·江南院项目也由金科负责代建。今年3月2日,三盛宏业、渤海银行及金科地产等多方达成协议,并表示会尽快复工复产,在4月底交付。但直到7月,金科依然“不能确认竣工时间,无法承诺”,并拒绝与业主进一步沟通。

屏幕快照 2021-09-14 下午5.53.22.png

9月12日,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向时代周报分析表示,几个楼盘同时出现产证或交付问题,说明开发商当前确实面临资金压力。其中又涉及代建方,较为复杂,代建方或许也缺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积极性。

严跃进指出,近年来,由于开发商资金紧张,与银行的债权债务关系没处理好等,项目烂尾或延期交付现象时有发生。购房者可以积极收集证据,向监管部门投诉,争取让主管部门介入。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律师则认为,如果所涉房屋已经被押给银行等金融机构,且开发商可能资金链存在问题,纵然购房者通过诉讼途径获得了胜诉裁判文书,房产商也很可能无力履行裁判文书。

事实上,三盛宏业的危机早有预兆。2015年,三盛宏业净利润为4.39亿元,但到了2018年,净利润仅为1.43亿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甚至大幅转负,亏损达6.75亿元,此后三盛宏业便再也没有发布过财报。

2018年,三盛宏业在“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中位列54名,同年,三盛宏业高管对外表示要围绕集团“三年千亿”的战略目标,深耕地产板块。当时,陈建铭还曾表示三盛宏业不做“风口上的猪”,而要做“风口上的鹰”。

这家曾经的百强房企,如今却从“风口”跌落。

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人民法院公告网递交破产文书的房地产企业累计就已经达到了203家,其中绝大多数为地方性房企。

9月1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销售放缓、利润降低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头部房企中有些都不能幸免于难,部分小房企更是生存堪忧。预计随着房地产政策调控愈加常态化,中小房企所受到的冲击也将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