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彩色画报记录的抗日战争
热文

意大利彩色画报记录的抗日战争

2021年09月18日 17:58:41
来源:西洋镜Mook

《周日邮报》 1928年5月20日 发行第30年 第21期

不平静的中国的一件奇事

日本上尉佐佐木(Sasaki)和蒋介石谈判后拿到了通行许可证。然而归途中,一伙爱国的中国士兵把上尉从车里揪出来,拖到墙边,准备开枪打死他。蒋介石派去营救上尉的军官赶到现场时,中国士兵已经举枪瞄准佐佐木了。

日本上尉佐佐木的惊险经历。贝尔特拉梅绘制。

《晨间画报》 1932年1月11—18日 发行第9年 第2期

毫无恐惧!

图中战壕里的中国军队本该誓死保卫锦州城,却主动撤军,将城市让给日本人。东北地区的战争看来可以结束了。

锦州的中国军队。手工上色照片。

《人民画报》 1932年2月14日 发行第12年 第7期

国联呼吁中日双方停战

经过14个小时的轰炸,日本海军陆战队

占领上海闸北。阿尔多·莫利纳里绘制。

《周日邮报》 1932年2月14日 发行第34年 第7期

日军轰炸上海

日军轰炸上海。贝尔特拉梅绘制。

《周日邮报》 1932年3月6日 发行第34年 第10期

上海激战

日军运用各种现代手段,试图攻破中国军队的防线。在一处弹坑,一辆运送武器的车翻了,远处一个村庄着火了。

日军运用各种现代手段,试图攻破中国军队的防线。

贝尔特拉梅绘制。

中日上海血战的场景

①鸟瞰上海黄浦江。黄浦江把中国居民区和租界分割开来。时至今日,一些强国为了保护本国同胞仍派战舰停在黄浦江。

②日军在中国居民区放火。

③最受欢迎的中国将军之一——冯玉祥。他既是一名普通的基督教教徒,也是一个统领

三万名士兵的将军。这三万名士兵是冯玉祥的私人武装。

④日军轰炸下的中国闸北战壕。

⑤身着制服的现代中国士兵。

《人民画报》 1932年3月6日 发行第12年 第10 期

海上悲剧:黄浦江上的上海难民

在上海战场,上海闸北区遭到日本陆空联军的多次轰炸,整片区域几乎只剩断壁残垣。日军长时间轰炸引发的火灾几乎烧毁了上海的整个市郊。上海居民纷纷渡黄浦江逃难,然而危险却如附骨之疽,紧随而至。下页彩画描绘的场景并不少见:人们紧紧抓住已经翻了的小船。

海上悲剧:黄浦江上的上海难民。

阿尔多·莫利纳里绘制。

《周日邮报》 1933年1月15日 发行第35年 第3期

中日双方在北京的长城附近展开激战

日本人炮轰山海关,从炸开的城墙缺口处冲向山海关城内,迫使中国人撤退。

中日双方在北京的长城附近展开激战。

贝尔特拉梅绘制。

壮丽的中国长城,全长数千公里,

之前用于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如今这条有

两千年历史的防御屏障正面临日军入侵的威胁。

据中国方面的消息,日军正逼近北京。

北京军民两用的马车。

马车被一个大帘子仔细地遮盖,帘子从马首盖到车辕。

为了遮挡阳光,马车一侧备有伞。

《周日邮报》 1933年6月4日 发行第35年 第23期

中国的悲剧

伴随着日本先遣部队的侦察飞行,

北京居民大批逃亡。

贝尔特拉梅绘制。

《周日邮报》 1937年8月8日 发行第39年 第32期

日本侵华战争

日军与南京国民政府军在北京不断爆发冲突。日军在廊坊发动突然袭击,迅速消灭了中国一个营。

日军与南京国民政府军廊坊之战。贝尔特拉梅绘制。

《晨间画报》 1937年8月30日—9月6日 发行第14年 第35期

上海可怕的轰炸场面

中国战机疯狂轰炸日本军营及其部队。执行这次任务的可能是在中国军队中服役的苏联飞行员。

中国战机轰炸上海侵华日军的场面。

乌高·马塔尼亚绘制。

《晨间画报》 1937年9月6—13日 发行第14年 第36期

中国的抗战

交战区手无寸铁的难民试图躲避

恐怖的屠杀。合成照片,手工上色照片。

《周日邮报》 1937年9月26日 发行第39年 第39期

攻打吴淞要塞

吴淞要塞配备有火力强劲的机关枪,四周环绕着壕沟,中国守军多次击溃日军的进攻。为了激励同伴,12 名日军士兵赤手空拳游过壕沟,用身体堵住要塞的机关枪。几分钟后,日军发动猛攻,占领了这个地方。

攻打吴淞要塞。贝尔特拉梅绘制。

《周日邮报》 1937年10月4—11日 发行第14年 第40期

日本步兵进军保定

不断地向保定推进的日本步兵,在渡过大清(Tatse)河时遭到中国飞机的猛烈轰炸。与此同时,日本空军也在攻击广州。

不断地向保定推进的日本步兵,

在渡过大清河时遭到中国飞机的猛烈轰炸。

乌高·马塔尼亚绘制。

《周日邮报》 1937年10月17日 发行第39年 第42期

中日战争:上海一处日军军营夜间发生激战

上海一处日军军营夜间发生激战。贝尔特拉梅绘制。

《周日邮报》 1937年10月24日 发行第39年 第43期

在中国不断推进的日军

中国空军猛烈的轰炸并没能阻止日本步兵的推进。夜间,他们通过工程兵修建的四条通道跨越了萍乡(Pingsciang)的滹沱(Huto)河。

在中国不断推进的日军。贝尔特拉梅绘制。

《晨间画报》 1937年10月25日—11月1日 发行第14年 第43期

淞沪会战

三天三夜,上海城都笼罩在刀光剑影下、枪林弹雨中。日本军队开始向前推进。然而,阵地上、河堤下、地道里,不计其数的中国人挥舞着锋利的大刀迎向他们。

淞沪会战。乌高·马塔尼亚绘制。

《周日邮报》 1937年11月7日 发行第39年 第45期

中日两国军队在上海周围的稻田进行惨烈的战斗

尽管中国军队躲在每一条沟渠后用机枪怒射,但日军仍不断地前进,在泥泞中奋力推动大炮。双方均有数百人倒在淤泥中。

中日两国军队在上海周围的稻田进

行惨烈的战斗。莱蒙迪(A. Raimondi)绘制。

《晨间画报》 1937年11月1—8日 发行第14年 第44期

战争中的中国孤儿

硝烟弥漫的中国大地上,在最偏远的地区,修女们虔诚地守护着信仰,因战争而流离失所、举目无亲的中国儿童从她们那里得到了安抚和礼物。

修女们和战争中流离失所的中国孤儿。

手工上色照片。

《晨间画报》 1937年11月8—15日 发行第14年 第45期

上海闸北工业区, 几支日军

巡逻搜查队小心地经过一片废墟

上海闸北工业区,几支日军巡逻搜查队小心地经过一片废墟。当地驻军俨然已把这里改造成一处巨大的防御工事,硝烟弥漫的瓦砾之间到处都有埋伏。

上海闸北工业区,

几支日军巡逻搜查队小心地经过一片废墟。手工上色照片。

《周日邮报》 1937年11月28日 发行第39年 第48期

溃败的中国军队

守卫上海的中国军队被日军击溃,慌忙退却,途中惨遭狂轰滥炸、围追堵截,数千死者被弃之不顾。

溃败的中国军队。贝尔特拉梅绘制。

上海不打仗的时候街头卖米饭的小贩

《晨间画报》 1937年11月22—29日 发行第14年 第47期

上海的中国难民

淞沪会战爆发时逃离家园的人们部分回到他们用稻草和泥巴搭建的屋子里。当中大多为老人、妇女和儿童。死里逃生的他们,在日军占领区,被迫拿着日本的国旗低声下气地乞求生存。

被迫向日本兵乞求生存的中国人。手工上色照片。

《晨间画报》1937年11月29日—12月6日 发行第14年 第48期

戴着防毒面具的日本兵小心地向上海市区行进

戴着防毒面具的日本兵小心地向上海市区行进。他们不放过一处房屋、一条街道,全力追击战场上溃败逃亡的中国残兵。

日军在上海大学城里搜捕藏在校园场馆里的中国人。

戴着防毒面具的日本兵小心地向上海市区行进。手工上色照片。

《周日邮报》 1937年12月19日 发行第39年 第51期

攻击南京城的日军

日军向中国的首都南京发起冲锋。与此同时,炸弹在城内多处爆炸,燃起熊熊大火。

攻击南京城的日军。贝尔特拉梅绘制。

《晨间画报》 1937年12月13—20日 发行第14年 第50期

中国的战争

一枚炸弹炸毁了京汉铁路干线上的一座桥梁,正在桥上通行的一列军用火车坠入下面的河流中。

京汉铁路上,一列军用火车坠入河流中。手工上色照片。

占领丹阳的日军在攀登附近一个小镇的城墙。

进出天津英法租界的人在接受日军检查。刊于《周日邮报》,发行第41年。

《周日邮报》 1938年6月19日 发行第40年 第25期

运输骨灰的船只抵达日本港口

1280名日本士兵的骨灰由船运回国内。他们都将暂时安置在集体墓地,随后会被送往各自的家乡。

运输骨灰的船只抵达日本港口。贝尔特拉梅绘制。

《周日邮报》 1938年7月10日 发行第40年 第28期

中国的暗杀活动

日军占领上海后,许多与日本人交好的中国要员经常遭到大胆刺客的袭击。尤飒番(Jeusapan)在一家餐馆吃午饭时被两名刺客击毙。

亲日官员尤飒番在一家餐馆吃午饭时被击毙。

贝尔特拉梅绘制。

《晨间画报》 1938年10月31日—11月7日 发行第15年 第44期

日军攻占广州

日军到达前几小时,珠江岸边一片慌乱。撤退的国民党军队在广州烧杀抢掠,大量难民想要登船逃往对面被欧洲人租借的沙面岛(Shameen)。

日军到达前几小时,珠江岸边的慌乱场面。乌高·马塔尼亚绘制。

《周日邮报》 1938年11月6日 发行第40年 第45期

将广州拱手让与日军前,

溃退的国民党军队肆意地进行破坏

将广州拱手让与日军前,溃退的国民党军队肆意地进行破坏。他们焚烧大楼,抢劫商店,所过之处皆遭灾祸。

溃退的国民党军队肆意地进行破坏。莱蒙迪绘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