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用归化?国足送命题
体育

用,不用归化?国足送命题

2021年10月13日 21:28:13
来源:体育大生意

文| 张坦

体育大生意记者

10月13日凌晨结束的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中,中国队做客2-3不敌沙特队。在首发名单中,中国队仅有1名归化球员(蒋光太)登场。上半场0-2落后沙特后,李铁先后换上了洛国富、阿兰、艾克森,一度改变了场上的被动局面,但最终仍以2-3遗憾告负,4轮3分,位列小组第5,国足出线基本无望。

中国队本场首发名单

中国队上下半场的表现判若两队,让归化球员的使用问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前国足40强赛和12强赛的比赛中,舆论就曾多次质疑,国足对归化球员的使用并未发挥其最大作用,尤其是阿兰和洛国富缺乏表现机会。

客场对阵沙特,已经是第4场12强赛的比赛。直到0-2落后,四大归化球员才首次同时登场,并迅速改变了场上局面。这更让开场不上归化前锋,消极防守的策略,显得不明智。中国队因为消极防守,葬送了原本可以拥有的机会。

洛国富世界波

对阵沙特的下半场,正是洛国富依靠个人能力,登场20秒便取得进球,吹响了中国队反击的号角,这也是洛国富在中国国家队的处子球。赛后洛国富表示,这是自己职业生涯中取得的最开心的一粒进球,再次俘获中国球迷的心。

事实证明,从目前国家队的人员组成来说,归化球员的实力仍非常重要,在重大比赛中也能够起到关键的作用。如果能更早激发归化球员的潜力,发挥其作用,或许国足本能在12强赛取得更好的局面。

《体坛周报》总编辑骆明评李铁对归化前锋的使用

《体坛周报》总编辑骆明就认为,打强队龟缩防守不可取。而归化攻击手虽然没必要全上,但也不应该一个都不首发。

“李铁下课”刷屏国足比赛

不过,目前国足阵中的归化球员,也存在着“头重脚轻”的问题。入选国家队的归化球员,位置普遍集中在锋线,加上武磊、张玉宁的状态都不错,让李铁在排兵布阵时在前场有了“幸福的烦恼”。

但也有观点认为,现代足球中,专职防守人员的使用已经越来越少,而多名前锋同时登场,也能用更有效的进攻去压制对手的进攻,前场逼抢就地断球打反击,也是如今现代足球的重要的方式。从这一点来说,李铁或许可以考虑同时上多名归化前场球员,让他们的进攻更具化学反应。

国足归化,批评声如影随形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队目前阵中的归化球员,已并不年轻。艾克森已经32岁,洛国富33岁,阿兰32岁。在未来的大赛中,他们很难持续作为中坚力量。以国家队现有人员储备来说,本届世预赛已经拿出了近年来最强的阵容。

坎坷的国足归化之路,从一开始就饱受争议。一方面,中国并非移民国家,在2019年之前,也没有归化的先例。但另一方面从技战术角度,中国国家队的确需要归化球员来补强阵容。

在世界足坛,越来越多的国家进行了归化球员的尝试。 相比日本、西亚国家、东南亚国家更早的实现了球员归化,中国男足从2019年才开启了归化球员的大门。

李可是首位为国足登场的归化球员

2019年,李可、侯永永先后拿到中国身份证,同年5月,李可入选国家队,成为首名归化国脚,6月7日,李可完成国家队首秀。

2019年8月16日,艾克森取得中国身份证,8月29日获得国际足联认可的国家队参赛资格,成为国足首名非血缘归化球员。再加上洛国富(阿洛伊西奥)、费南多(费尔南多)、高拉特、阿兰、蒋光太(布朗宁)等人,大大充实了国家队选人名单。

艾克森归化后成为国家队重要一员

归化球员中除了蒋光太、李可、侯永永等有中国血统的球员外,还有艾克森、阿兰、洛国富等非血缘归化。非血缘归化曾一度受到球迷质疑,但通过比赛证明,归化球员的拼劲和职业精神,都值得上中国球迷的掌声。

中国国家队批量归化球员的初衷,就是通过“转会补强”球队阵容,来短期内提高球队成绩。

国足基本无缘卡塔尔世界杯,意味着批量归化的初衷并未实现,也暂时未能通过国家队成绩的飞跃,间接推动整个足球产业的发展。

归化成为日本、卡塔尔等亚洲国家崛起跳板

与欧洲足球的归化经常来源于自然的人口流动不同,亚洲足球的归化,从一开始就普遍带有更强的目的性。

如今发展出色的日本足球在起步阶段,也曾经仰仗归化。拉莫斯-琉伟(鲁伊-拉莫斯)出生于巴西,20岁到日本踢球,在经历了初期的各种不适应与困难后,逐渐成长为联赛最佳射手,随后被日本归化,成为日本队的大腿级人物。

拉莫斯-琉伟是1992年日本队广岛亚洲杯夺冠不可或缺的成员

1990年北京亚运会,拉莫斯-琉伟首次代表日本队出战。1992年广岛亚洲杯,身披10号战袍的拉莫斯作为日本国家队绝对主力球员,成功率队创造历史,拿下了日本足球史上的第一座洲际大赛冠军。

三都主-阿莱克斯

世纪之交前后,三都主-阿莱克斯、田中斗笠王等人,也作为日本归化球员,对日本队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随着日本青训和联赛的发展积淀,本土球员的水平逐渐提升,如今的日本队已经不再仰仗归化,拥有了自己的“留欧帮”。

2019年,卡塔尔在阿联酋夺得了亚洲杯冠军。7战全胜,轰进19球,仅在决赛面对日本队丢1球的成绩,夺冠实至名归。卡塔尔足球的成功,离不开青训的持续耕耘,但卡塔尔的青训与归化密不可分。

近年来,卡塔尔的阿斯拜尔青训营已经成为了中东地区最久负盛名的青训营之一。卡塔尔的青训,从一开始就效仿法甲克莱方丹、西甲拉玛西亚的模式,投入了高达200亿美元,并聘请了欧洲足球专业人士。

但由于卡塔尔本身国土面积狭小,人口先天不足,选材上只能从西亚、非洲甚至南美挖角天才少年,进行二次培养。这些海外球员成名后,就归化入籍卡塔尔,充实了卡塔尔国家队的实力。

卡塔尔获得亚洲杯冠军,离不开阿斯拜尔青训营

根据当地规定,年满12周岁后的足球少年可以到多哈学习,父母也可以跟随到多哈定居,由卡塔尔政府提供生活保障,经过长期培养后还有机会入籍卡塔尔,代表卡塔尔参加各级别赛事。

卡塔尔最早开始归化球员,是在21世纪初。起初因为归化球员过多,不仅曾被海湾邻居嘲讽,埃尔顿的归化更是到了国际足联的重罚。但卡塔尔并未停止归化的脚步,反而从更年轻的球员开始入手,成为近些年来亚洲国家队归化的主力军。

2006年,西班牙人桑切斯来到阿斯拜尔青训营执教梯队。2010年卡塔尔拿到世界杯举办权的时候,国家队还较为羸弱,2014年,桑切斯带领卡塔尔U19获得U19亚青赛冠军。2019年,桑切斯带领的卡塔尔成年队已经贵为亚洲杯冠军。

阿斯拜尔青训营

重金投入、归化式青训,卡塔尔曾引发了较大争议。但从青训效果来看,卡塔尔胜在稳定,坚持风格。 如今的卡塔尔国脚中,超过半数出自阿斯拜尔青训体系。这个稳定运转了十几年的青训学院,已经逐渐开花结果。从海外挖掘的优秀青年才俊,也为卡塔尔国家队的发展提供了足够的有生力量。

虽然中东多国曾对卡塔尔的归化策略嗤之以鼻,但随后也都走上了同样的道路。比如阿联酋球星奥马尔出生在也门,卡塔尔射手阿里出生在苏丹,沙特的卡马拉来自塞拉利昂。

菲律宾队的“归化军团”

而菲律宾队如今更是几乎“全员归化”,队中多人曾入选过欧洲国家的青年国家队。此外,新加坡、乌兹别克斯坦也都依靠归化球员增强实力。

在亚洲足球的层面,归化已经非常常见。虽然青训实力出色的一些国家并不依赖归化,但归化也是实力较弱的国家迅速提升即战力的方式。

归化潮退后,国足的其他前进路径?

中国国家队近两年的“批量归化”, 背后离不开联赛投资人的努力。为帮助国家队归化球员,恒大、国安等俱乐部为归化球员花费了不菲的代价。如今,千疮百孔的联赛已无力继续烧钱。由俱乐部花钱归化外援,在未来恐将难以延续。

本土足球在国际上并不处于领先地位,学习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和理念,是中国足球发展的必经之路。除了归化以外,近些年球迷们寄予厚望的另一条路就是留洋。

武磊是目前中国球员留洋的代表

目前效力于西班牙人的武磊,是中国球员留洋的代表性人物,回到国家队后,武磊的提升也非常明显,是国足在前场的“大腿”,在40强赛和12强赛中,多次为国足打进关键进球。

但对比日韩的“旅欧军团”,武磊显得太过孤单。武磊本人也曾感慨如今中国球员留洋与日本差距巨大。

武磊感慨中国队目前与亚洲强队差距大

疫情的影响,让出国踢球变得更加困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足协启动了3男4女的“留洋计划”,试图帮助本土优秀球员前往欧洲接受锻炼。

沈梦露加盟葡萄牙体育

今年7月12日,葡萄牙体育官宣年仅19岁的沈梦露加盟球队,成为中国足协最新“球员留洋计划”中落地的第一人。当时报道称,计划名单中的其他人,还包括了男足的郭田雨、张玉宁、段刘愚,女足的王霜、唐佳丽、沈梦雨。

如今,唐佳丽也已加盟了托特纳姆热刺,沈梦雨也已经成功加盟了苏超凯尔特人。而男足方面,考虑到国家队赛事和中超尚未结束,名单中球员的留洋仍未有实际动作。

不过从长远考虑,除了国家队集中输送留洋,中国足球同样需要打好本土青训和联赛的根基,才能从根本上改变选材面窄、可用之材少的窘境,真正的提升中国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