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华为齐名的国产手机“复活”了 放言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
科技

曾与华为齐名的国产手机“复活”了 放言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

2021年10月17日 08:15:5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沉寂已久的酷派手机以“新酷派”的身份回归公众视野。

“新酷派的‘新’体现在,新团队、新资本以及新战略。”酷派集团(02369,HK)董事长陈家俊在日前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说道。

曾几何时,苹果、三星代表了海外手机品牌,国产则以“中华酷联”为翘楚。2012年至2013年,“中华酷联”加在一起大概占据近半市场份额,而当时vivo占据的市场份额还属于“其他”,OPPO和小米也刚起步不久。2013年,酷派首次跻身全球前五,出货量一度高于诺基亚和黑莓等手机品牌。然而,伴随运营商定制补贴的大幅缩水,占据国产手机市场半壁江山的四大品牌格局被改写。

近年来,持续亏损的酷派积极展开自救,但收效甚微。今年以来,酷派在国内市场更是动作频频,希望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找到复兴机会。“现在市场机会很大,我们的目标是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陈家俊说道。但令外界好奇的是,酷派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中推进新战略?如今,酷派还有希望吗?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553887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553887

以新身份重回国内市场

根据各大机构此前统计的数据,尽管其他厂商在过去的几个月努力抢占华为留下的市场份额,但截至目前,尚未出现公认的“华为继承者”,中国手机企业的规模分层逐渐透明,头部公司切走了大部分蛋糕。

IDC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7810万台,同比下降11.0%。其中,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81.9%的市场份额,而去年同期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占据了66.5%的市场份额,手机行业的“马太效应”十分明显。

在这样的时机下重返国内市场似乎要面临更大的挑战。陈家俊却认为,目前行业存在一些深层的机遇。“首先,硬件迭代放缓,单纯靠硬件,很难做出差异化。在这个背景下,新品牌有机会在硬件方面追赶头部品牌,特别是在系统和服务方面赶超头部品牌;其次,供应链风险上升。2021年,整个手机行业的预测销售量激增,加上供应端的芯片短缺,囤货、投机行为盛行。与此同时,需求端的增长不及预期,这种供需之间的落差,可能会带来供应链波动风险。而酷派轻装上阵,拥有更大的调节空间。第三,存量萎缩会带来渠道变革的机会。”

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争夺一席之地,酷派在新团队,新资本,新战略三个方面做了准备。

日前,酷派集团发布的高级管理人员委任公告显示,自2021年10月8日起,秦涛获委任为集团高级副总裁,胡行、李宇靖和司马云瑞同获委任为集团副总裁。从酷派集团公开的四人履历来看,四位高管在加入酷派集团前,均有小米工作背景。

其中,李宇靖为酷派集团的副总裁及硬件产品中心总裁,负责产品规划、硬件研发、供应链及质量管理,其拥有逾15年通讯行业产品研发及供应链管理经验,他曾于2016年9月至2020年12月,先后担任小米集团手机部产品总监及集团参谋部总监,负责Redmi手机产品线规划、硬件产品体系战略规划等业务,业内有红米“小金刚之父”的称号。

酷派还引入了新资本。10月4日,酷派集团公告称,已签署8.33亿港元股份认购协议。本次融资由国际知名投资机构SIG领投,宏晖投资有限公司等机构与个人跟投。其中,宏晖投资认购股份8亿股,由陈家俊间接全资拥有。“从去年底开始,酷派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超过21亿港元的规模。”据陈家俊介绍,“SIG认购完成及认股权证完成后,这些资金也会用于酷派建立新业务渠道、扩展线上线下业务渠道,以及手机业务的销售和营销。”

将如何争得一席之地?

伴随着新酷派回归,公司的新战略也浮出水面。按照酷派的规划,公司将从渠道、供应链以及系统创新等三方面着手。

渠道方面,酷派采用的并不是业内常见的分销渠道模式,而是数字化渠道管理模式。陈家俊认为,二十年前建立的分销渠道模式需要经过层层代理,成本高、效率低。并且,单纯依靠硬件销售赚取差价的方式也难以为继,数字化渠道管理可以改变这些痛点。“我们的渠道模式可以对广大的服务站进行大数据管理,效率高、成本低,并且开创性地和渠道分享互联网收益,让合作伙伴获取更稳定、更长期的回报。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基于整个区域内的活跃用户来给服务站站长分享互联网收益和政策激励的,解决了困扰行业数十年的串货问题。”陈家俊说道。

记者注意到,酷派加大了对下沉市场的探索。据陈家俊介绍,“从2021年6月,酷派的乡镇服务站渠道建设开始启动,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400家的服务站建成。”下沉市场的开拓背后,体现出酷派手机如今的定位。今年5月,酷派发布了回归后的第一款手机酷派COOL 20,价格仅699元起。

在酷派手机回归的初期,供应链方面的支持至关重要,尤其在缺芯问题席卷全球的大背景下。“凡是有国产元器件的,我们优先都采用国产。我们的手机已经实现80%~90%元器件国产化。”李宇靖认为,当前芯片存在几个趋势和机会点。“二代半导体会向三代半导体切换。以氮化镓、碳化硅为代表的第三代半导体已经进入大家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未来要布局的一个重要领域。”

据了解,目前酷派正在尝试一种新的供应链合作模型和共研模型。比如,在手机背面摄像头处写上国产手机相机操作系统供应商的名字。酷派高级副总裁秦涛称,“我们希望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产业链背后的幕后英雄,大家只知道手机品牌,对供应链来讲是不公平的。”

在手机系统层面,酷派的方向是引领下一代的操作系统。“过去大概六个月的时间,我们的Linux kernel核心分支代码贡献已经跻身中国手机品牌TOP2。”秦涛表示,未来酷派将在操作系统上继续坚定不移的投入研发。

值得注意的是,当谈及酷派的发展目标,陈家俊直言:“我们的目标是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可以看出,曾在全球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酷派,此次回归国内市场可谓是野心勃勃,但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市场验证。

本月初至10月15日,酷派集团涨幅约为26.47%。截至10月15日收盘,酷派集团报收0.43港元/股,跌幅为7.53%,总市值为46.45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