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粮食,靠东北了
热文

日本粮食,靠东北了

2021年11月22日 13:02:25
来源:地球知识局

提起北海道,人们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苍茫静谧的雪国。事实上,北海道不仅以雪景著称,更是日本的大粮仓

啥?俺居然是日本的大粮仓?

——2003冬季的北海道及重要交通节点▼

北海道是日本重要的农垦区之一。自1984年以来,北海道的农业总产出一直保持在1万亿日元(约562.8亿人民币)以上,2018年更是超过了1.25万亿日元(约703.6亿人民币),占到了全日本农业总产出的13.8%。

话说回来,如此寒冷的日本“北大疆”是如何变为“北大仓”的?让我们一探究竟。

冰雪,从来就不是这片土地惟一的主色调

——北国之春

从“北大疆”到“北大仓”

占日本约四分之一耕地面积的北海道,有高达204%的粮食自给率。近年来,小麦、水稻、马铃薯、牛肉和乳制品等产量也均居日本第一,是目前全日本不折不扣的产粮基地。

真的,有点羡慕

不但可以牧牛,还可以牧熊

此外,北海道的农产品也不断输出海外,如作为纤维生产原料的亚麻就出口到很多国家。不过,如今丰饶的物产背后,隐藏着一段拓荒往事

北海道是日本除本州岛以外最大的岛屿,占到国土总面积的22%。但较高的纬度造成了光照不足、气温较低以及土壤情况不佳等劣势,让北海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被忽视的蛮荒冻土。

日本的一级行政单位分为:都、道、府、县

北海道是其中面积最大的一个

也是日本历史上最晚并入日本的大岛屿

——下图标明各县仅部分示例,并非全部

北海道,旧称“虾夷地”阿伊努人(阿伊努语:aynu)是这片岛屿上的原住民,而“虾夷”一词形容的是这个族群毛发长如虾须的未开化状态。

“虾夷”一词,本质上是一种歧视性的称谓

是自诩“文明开化”的大和王廷,对阿伊努人的蔑称

如果你们的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野蛮的骄傲……

——图:《阿伊努之森》剧照▼

阿伊努人从亚洲北部的西伯利亚、堪察加半岛和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等地而来。他们长期处在氏族社会,迁徙北海道后,依靠狩猎采集为生,农业水平不高,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

在日本人看来,北海道已经很冷了

但在西伯利亚和俄国看来,北海道相当温暖的土地

阿伊努人和更北方的亲戚相比过得是很舒服的▼

江户时期,来自本州的移民打破了阿伊努人的生活。为了垦殖北海道,德川幕府下令让一部分日本人移民到北海道南部的松前地区(今松前町)生活。这群移民后来成为了北海道第一批开垦者。

幕府政体下的将军官职全称叫“征夷大将军”

历史上,蚕食阿伊努人的土地是日本的既定国策

这批移民更倾向于传统农耕和贸易买卖。他们会在自家附近种植水果蔬菜,也会通过海白菜的贸易往来获得收入来源。

为了吃上大米饭,这些移民还从家乡带来了水稻种子。但北海道寒冷的气候条件无法为水稻正常生长提供保障,所以在这一时期,水稻等作物并没有在北海道进行大面积种植。

农业技术托突飞猛进,是很后来的事

在此之前,人类基本上拗不过大自然

——1900年的日本农民▼

从明治年间到昭和年间,为了改变北海道地广人稀的状况,日本政府持续招徕移民到北海道开荒。从1869年到1936年,大约有300万人移民到北海道定居,其中有一半都是农民出身。

与此同时,北海道开发委员会还邀请美国农业专家为这片土地的发展出谋划策。到19世纪末期,北海道的作物种植逐渐丰富了起来。在此之后,这片沉寂的土地迎来了大拓荒时代。

一半是农民,而另一半里有不少是士兵

他们是被明治政府强行安置到北海道的

——屯田兵户

这些大头兵,有很多人是旧萨摩藩士

他们曾跟随西乡隆盛推翻了德川幕府

——还供起来了

二战后,由于粮食短缺的问题,粮食生产中心和海外归来者迁居地的北海道,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日本政府于1950年成立北海道振兴厅,以期通过资源开采,农业种植等方式来盘活这片土地。

经过不懈努力,如今的北海道已能承担起日本粮库的重任。而成为的背后,是北海道因地制宜发展的良好农业生产模式。

从幕末到战后,北海道农业逐渐成熟

上世纪50-60年代,札幌附近的水稻田

——美军镜头下的田野

如今札幌附近的田野

因地制宜的农业发展

北海道农户的人均耕地面积是日本其他县的13倍。北海道地势中部高,四周低,其中央是大雪山山脉的主峰旭岳(2291米),也是这片岛屿上的最高峰。

在卫星图上比较北海道和关东平原

有种比较我国北大荒和江南水乡的感觉

——上:北海道东北部,下:东京周边▼

另外,北海道的沿岸也分布有较平整的石狩平原、勇拂平原和十胜平原等平坦地形。山地、平原、丘陵等多样的地形条件,赋予了这里多样的农业种植模式。简单来说,北海道的农业种植分为中部、南部、东部和北部四大片区。

虽然日本全国(包括北海道)都是山地众多

但北海道相比其他几个大岛,平原的比例更大

北海道的中部地区以水稻种植业为主,零星片区也会种植蔬菜或是饲养牲畜。南部地区则以温室大棚、园艺蔬果种植、旱地农场的集约种植为基础。

而在北海道东部和北部地区,分布有两种种植模式。一些地区利用广阔的高山草甸或是草原进行奶牛和肉牛养殖,而另一些地区则以大规模的机械化农业为主,进行旱地作物的种植。

要是浮世绘巨匠葛饰北斋穿越到如今

见此情景,估计又要有传世名作诞生

——《北海道三十六景の拖拉机》

《北海道三十六景の马吃草》

北海道大部分地区属温带季风气候,温度相对较低。8月份的平均气温只有约22℃,1月的平均气温一般在-12℃至-4℃,年平均温也仅有11℃左右。

除了气温较低,北海道的降水量也不高。据统计,北海道的年降水量约1100毫米,低于全日本1611毫米的平均值。其中,位于北海道东部的北见市年降水量仅为700毫米,是日本降雨量最低的地区之一。

基于这样的气候条件,发展旱地农业对北海道来说更有优势。北海道农业实验站于1920年正式开始培育小麦,先后培育出多个能适应当地寒冷环境条件的高产抗逆小麦品种。

北国之香、梦之力、春之恋、北穗波

这些小麦名,承载着人们赋予的美好寓意

——沉甸甸

在北海道,小麦种植分为春冬两季,每年9月至来年8月种植冬小麦,4月至第二年8月种植春小麦。虽然地广人稀,但凭借较高的机械化水平,北海道小麦种植的生产效率极高,成为世界上最北部的小麦种植区之一。

资料显示,北海道地区的小麦谷壳产量可达到每公顷5.7吨,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每公顷2.5吨。

冬天,既象征万物凋零,也意味万物初始

这个季节里,来年的希望已在土中悄然酝酿

——冬种后

除了提升产量,研究人员也致力于小麦质量的进一步提升,力求将其中直链淀粉和蛋白质含量调整至最佳值,增强食用口感。虽然小麦、土豆等旱地作物更适合北海道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但移民们还是更偏向于吃米。

嗯,稻食民族是这样的,一天不吃想的慌

——干饭要紧

在很久以前,为满足自己味蕾的日本吃货们,就想尽法子在这片土地上进行水稻种植。1873年,移民Kyuzou Nakayama从日本东北部地区引种耐寒的“Akage”的水稻并推广种植。1892年,北海道金融部门负责人Tuneaki Sako继续扩大水稻在北海道的种植,并为此提供财政支持。

之后,北海道农业实验站的设立,大大加快了对水稻优良遗传特性的选育。2017年,北海道的水稻种植面积约10.4万公顷,总产量达到58.2万吨,占到了当年日本水稻产量的7%。

稻田里的哥斯拉——

除了主要的粮食作物,园艺种植也在北海道发展得不错。早期北海道地区的本土园艺植物不多且产量较低,从美国进口的一些树苗是这里园艺作物种植的开端。经过研究人员的努力,如今北海道西部的温室大棚已能为日本全境提供草莓、葡萄等多样蔬果。

水果,是大自然对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犒劳

北海道产的南瓜、葡萄,几十年来享有盛誉

矮化品种的选育,温室大棚的构建等,让北海道逐渐形成了高效的产业链经营模式。这里特有的“Hacnine”苹果品种,93%经过产业链分销全国,剩下的7%也制作成果汁和果酱等远销海内外。

园艺植物的种植不仅丰富和优化了民众的饮食结构,也为当地的旅游业做出了贡献。比如位于富良野的紫色薰衣草花海,每年都能吸引众多游人的目光,掀起乡村旅游的热潮。

彩色的时间染上空白,是你流的泪晕开~♪♪

——横屏观赏最佳

畜牧业的发展

相比于荷兰、澳大利亚等畜牧业较为发达的国家,日本这个岛国并不占什么优势。虽然在北海道的可耕地面积中有45%都是草地,能为畜牧业发展提供一定的场地需求。但是较低的气温和并不充足的牧草饲料,都制约着畜牧业在这里的发展。

为此,日本政府很早就聘请了国外畜牧业方面的专业人士,力求得到技术上的支持。

1873年,美国农业学家埃德温·邓(Edwin Dun)漂洋过海来到日本。他在北海道传播牛肉养殖和乳制品加工等技术,引进来自美国的高产奶牛和达勒姆肉牛,为北海道的畜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如今,被称为“北海道乳业之父”的埃德温·邓的纪念馆,仍矗立在札幌市。

随他渡海而来的,还有近200只品种牛羊

对日本畜牧业来说,这是一件跨时代的事

——埃德温一家

他改变了日本乳业……

——纪念馆

二战之后,日本对奶制品的需求日增。1956年,在日本政府和世界银行(WB)的共同支持下,北海道开始了试点农场项目,使用大型机械设备开发草原。

如今,北海道的草原总面积已超过5000平方千米,占北海道总面积的约6%。草场面积的不断扩大,引进艾尔郡奶牛、荷斯坦奶牛等高产品种,也进一步加快了日本商品性畜牧业的发展。

北海道的畜牧业能有今天,也得益于这所学校

明治年间,札幌农学校从海外引进不少生产设备

——牛奶曲奇,吃过的来讲讲?

此外,2018年北海道的肉牛产量位居日本国内第二,占全日本占有率的13.7%。猪肉、鸡肉等供给量也均居日本各地前列。

时光流转,虽然全球化的浪潮不断冲击农牧业生产,降低成本已成为商家的必要选择。但面对国际消费竞争的持续加剧,北海道的畜牧养殖仍坚持以放牧和草饲为基础的养殖方式,让动物们能尽量按照自身情况快乐生长,实现土地-草-动物三者的可持续循环发展。

归因于精心喂养,来自北海道的乳制品以营养丰富、脂肪含量高著称,成为日本很多大型食品加工公司原材料的奶源地。

优雅不体现于外表,而在神情姿态

这奶牛的小日子,过得属实滋润

——徜徉草海

今年五月,首家北海道牛奶软糖店在美国西雅图开业。据店铺创始人小林圭佑介绍,他们店铺使用的乳料就是来自家乡北海道荷斯坦牛的牛奶,这些高品质牛乳是制作软冰淇淋和奶糖的必需品,深受消费者喜爱。

有道是:菜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

雪糕也一样,含牛乳量不达标充其量叫冰棍

——比恋爱还甜?

先保质再保量,不以牺牲自然为代价换取一时发展,是北海道人对一代代开荒者所做努力最大的尊敬,也是对这片不易开垦土地的最好回馈。